2016年12月16日

 

墨寶 - 陳偉霖
高山流水,非知音不能聽

2012年12月31日
   

 

大家常期盼的2012末日,雖然遲了10天,但今天都總算到了,起碼遲到好過無到。我活了三十年,到2012末日,我仍然不知道甚麼是「朋友」。
有人說:「朋友是指人際關係已經發展到沒有血緣關係,但又十分友好的人。」至於朋友的類型就更多元化,當中包括「點頭之交」、「普通朋友」、「益友」、「損友」、「炮友」、「道友」等等幾十種類型,但試問「損友」為何能成為朋友的類型呢?損害你的人就是對你好的人?到底是樂觀主義者還是現今世界的說法常常自相矛盾?每當聽到別人說我是他的朋友,心裡總會有點不安,到底我在他心中是損友還是道友呢?跟我心靈交往的人都知道,我從不敢將一段關係定性為朋友,因為朋友這兩字比特首政綱更空泛,在我未將「朋友」定性之前稱呼他人,是對我認識的人不敬,亦因為我這個看法,其實得罪了很多視我為朋友的人,至今我跟他們的relationship status仍然係「絕交中」呀。
黃偉文也曾寫過:「朋友,我當你一世朋友。」他也不敢肯定有一世朋友的存在,我相信他這樣說的原因,是他早已看透世事。「今日最親明日陌生」,沒人能看透天下事,是不是朋友,重要嗎?是不是敵人,重要嗎?志同又好,道不同又好,互相尊重是成為人類的最基本條件,好像抱抱精神話齋「放低自己.抱抱隔籬」我相信抱著這個信念的人,就已經是對我好的人,到時候稱不稱他為朋友再不重要。 天生與皮膚癌同生共死,生前已寫好遺書,辦好葬禮,深信擁抱死亡才能活在當下。williamoutcast@gmail.com/周一、三刊登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/40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