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 

墨寶 - 陳偉霖
歧視

2012年12月10日
   

 

「嘩!你睇下佢!佢一身都係斑點,會唔會傳染㗎?佢前世係咪殺人放火呀?係咪佢阿媽生佢嘅時候食錯咗嘢呀?點解佢咁恐怖㗎?有病就唔好帶佢出街啦!」自小我就聽這些聲音直至現在,當然還有無數藏著批判性的目光。參考電視節目裡的情節,就不難發現我在他們的眼中飾演甚麼角色,我有時在飾演他們的殺父仇人,有時在飾演千年怪物,有時在飾演牛頭馬面,有時在飾演強姦犯,有時在飾演死囚等等,縱使我演得出神入化,也不配有最佳男主角的提名,因為外星人是不能被提名的。有墨的人就是小眾嗎?
不。有墨的人是大眾,只有多墨的人或無墨的人才是小眾。
政府曾經有句宣傳口號:「歧視不存在.世界更可愛」,這個口號表面上看似很和諧,但對我來說,「歧視」其實指有分歧的視線而已。連視線有分歧的都接受不了,這個世界會很可怕。為甚麼我們需要單一的視線扮和諧呢?就算是他們見識少,迫不得已把我們放在眼內也好,起碼他們仍把我們放在他們的眼內,無論他們怎評定我們的價值,他們的歧視,確實已肯定了我們的存在價值,那又何需介懷? 天生與皮膚癌同生共死,生前已寫好遺書,辦好葬禮,深信擁抱死亡才能活在當下。
 

williamoutcast@gmail.com/周一、三刊登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/52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