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 

大國有話兒 - 曾志豪
普通話只是Auntie

2012年05月17日
   

 

廣州冼村小學禁止學生說廣東話,校長解釋,並非針對粵語,只是為了推普,其他方言也不鼓勵使用。
不單廣州,大國很多城市,例如上海,都面臨「歧視方言」的政策。
有市民曾經寫信給上海市長韓正,投訴上海話被普通話消滅;市教育委員會居然有回應,這封信在網上能輕易查到。
「我國的基本語言政策是『推廣普通話,但不消滅方言』,構建「主體性(普通話)和多樣性(少數民族語言和漢語方言等)辯證統一的和諧語言生活。」
後面的甚麼「辯證統一」黨八股可以不理,重要的是前面兩句﹕「不消滅方言」。
為甚麼是「不消滅」,而不是「發展、傳承」?以「消滅與否」來形容對方言的態度,不正正反映出方言面臨的威脅嗎?
再看「方言的地位」﹕「公共交際場合應當使用普通話,日常生活交際領域可以使用方言。在學校中,教育教學和集體活動應當使用普通話,除此以外的場合不禁止使用方言。」
你看,方言還是處於一種「不禁止」的被動狀態,是要得到國家准許才能使用的語言;就像遊行要拿一紙「不反對通知書」,原來說母語,也是一種要「申請審批」才可的行為。你能想像政府「不禁止你呼吸」嗎?
方言是「二等公民」,普通話是出席大場合的西裝,方言是只能家中穿的睡衣。難怪上海市民不理勸喻,堅持穿睡衣出街,我的衣服,我的母語,要你「不禁止」的恩賜嗎?
如果大國打算以「推普滅方言」來「凝聚國人、消滅地方意識」,那實在抱歉,每一次的打壓都提醒國人:對啊,其實普通話只是Auntie,方言才是我們的阿媽!
 

周一、四刊登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/64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