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 

大國有話兒 - 曾志豪
黃岩島與汶川

2012年05月14日
   

 

那天看見有兩個自稱退役老兵的市民,「自發」打出橫額,抗議菲律賓侵佔黃岩島,並聲言「國家有需要可隨時徵召上陣作戰」,我實在沒有一絲感到驕傲自豪的地方,我只感到可悲。
這批義憤填膺的市民,為何「春江水暖鴨先知」,在大國一片高壓控制示威集會的氣氛中,敢冒險伸頭出來示威?難道我國的人民一直在等,就等何時有所謂外敵入侵,領土受損,便可以借「國家民族」為名,堂堂正正出來遊行集會?中國人如果要享受憲法保障的自由,還是要等外來勢力的入侵,這是唯一的自由突破口。這是一個可悲。
第二個可悲,就是那幅「忍無可忍」的橫額,如果那些老兵是真正的自發出來示威,我倒想問他們,中國發生這許多的事,難道他們就沒有「忍無可忍」的感覺嗎?陳光誠一個失明人被軟禁毒打,他們就能忍嗎?別的不提,就拿五一二汶川地震的事來說,四年了,死難學生的公道,仍然未能討回,死難家人,仍然不能自由表達自己的傷痛,查豆腐渣的譚作人,仍然在囚,這些退役老兵,難道就能忍嗎?這些事未能觸碰他們的底線嗎?難道我們的中國人,只對國家領土主權「忍無可忍」,對國內的不公義事情,卻是「忍得就忍」?
恕我刻薄,我真的不會稱呼那些抗議菲律賓的人是「愛國」,因為他們只是選擇性的愛國,他們充其量只是愛領土,但沒有愛領土上的人民。我是人民,我看見全國為了那露出水面的小礁石而激動得拋頭顱灑熱血,我會問︰又有誰肯為我們腳下的那方土地而憤怒?
捍衛黃岩島主權不能令中國人驕傲,如果能捍衛汶川死難者的尊嚴,這才真正讓人感到,國家的強大了。
 

周一、四刊登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/52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