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品讀馮淬帆

2011年07月04日
全部 > 特寫
  • 品讀馮淬帆

  • 品讀馮淬帆

  • 品讀馮淬帆

  • 《癲佬正傳》

    《癲佬正傳》

  • 《精裝追女仔》

    《精裝追女仔》

  • 《意外》

    《意外》

  • 《每當變幻時》

    《每當變幻時》

  • 《夢斷情天》

    《夢斷情天》

  • 《奇謀妙計五福星》

    《奇謀妙計五福星》

   

 

被影迷親切稱為「帆叔」的馮淬帆,他給人印象最深刻的形象,多為搞笑逗趣的諧角:可以是整蠱人於無形的鬍子大叔,也能幻化為冥界人士,或乾脆轉身成吝嗇刻薄的老闆。已過耳順之年的他,同時是個自由遊走於大小螢幕的導演,以其角色推測他的個性,應是喜劇感十足而隨和,但現實中卻是嚴謹、慎思、稜角分明,對於表演和導戲有著獨特的見解,因為這樣被謠傳針對許多導演,其實他只是闡發對電影多年堅守的理念。他以這樣的理念支撐走向「幕後的幕後」,去電視台做行政、做客座教授,又去台灣做「金馬獎」的評審委員,也踐行一個演藝人員的操守。
從武俠到喜劇、從香港到內地,馮淬帆至今仍然氣宇軒昂,其個人發展線索恰好暗合了香港電影發展的歷程,可以當作一部港影編年史,細細品讀。
文字、圖片來源:《香港電影》
(更多精彩內容,請留意2011年6月號《香港電影》雜誌)
 

表演緣起兩種劇
馮淬帆出生於戲劇世家,對演戲是天賦異稟,跟隨父親接觸戲曲也就對表演「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」。他的演藝事業行至今日,完全證明年輕時的執著,當日一往無前想法是正確的。我們都要慶幸他當年沒有因為經濟問題,遠離藝術而讓觀眾失去一個天才演員。

我父親是粵劇演員,小時候看過父親演戲,我覺得好像有一點是遺傳,所以我很小很小就喜歡演戲了。我小時候看父親演戲會很緊張,怕他會出錯。當時我還在香港唸書,他也在香港待過,所以我記得我從下課開始,家人就會把我直接從學校帶到戲院。我母親她以前也是粵劇演員,跟我爸結婚以後,就沒有演了。她到我出生以後,就知道我很喜歡這個,但是那時候我家很窮,我大學都沒有唸完,因為家裡經濟問題,但是她從來沒有跟我提過,她希望我畢業以後做甚麽。在表演方面和父親交流,可能是在我初中時,他主動教我,我爸他很希望我能去唱粵劇,可是那個時候粵劇已經有點沒落了。所以我記得我母親非常反對,常常罵我爸爸,說你不要讓小孩唱戲。但我知道爸心裡面是很希望的。大概唸中學時,因為學校很重視課餘活動,甚麽演講、戲劇啊、話劇,我就開始在裡面演話劇,記得有一次得了一個全香港校際話劇演出的最佳男主角,所以我就覺得我應該走這樣的路。
我在學校演話劇時,有一個陳老師,他對我來說非常重要,在我演話劇的時候就認識,他說我演得很好,所以我畢業後就找他,因為我知道他一直有做業餘話劇,我反正爭取演出的機會,所以千方百計的找他,我跟他糾纏了很久。他就帶我到了他們的劇團,當年叫「香港業餘話劇社」,除了演舞台劇外,還在亞視前身,每個月大概有兩個時段,就在電視台裡面演話劇,他就帶我進去他們這個劇團,我在我第一趟演出的時候還是跑龍套,我記得當時是演一個送外賣。演了幾部以後,電視台本身的節目也找我去演,那個是算職業了,有錢的,不過很少很少的錢,一個月也沒多少,但是總算是拿薪水,這個算是我真正的入行。

 

了然武俠歲月
風光無限、俠骨柔情,這是外人看武俠片得出的特質。從武俠中成長的演員,完全不同於立在螢幕之外的觀眾,擁有第一手記憶,能和名噪一時大導演接觸合作。年輕時就參演武俠片的馮淬帆,有很多零零碎碎的經歷,不為觀眾所知,回憶起當年,印象最深處是與兩位大導演的合作。

入行就和楚原導演合作,拍了一個《紅花大盜》。當時他找我,是他在電視上看到我,我那時已經在電視台工作差不多有一年,他沒說過是甚麽原因,這個其實很正常,比如有時候我可能也會看電影,看到某個女孩不錯,就想找她拍戲,或者叫人幫我找。現在回想起來當時很興奮,最主要是熱愛這個行業,因為本來是演電視,跳到後來去演電影,好像再高一層,當然很高興也很緊張,而且那個戲有動作,當時甚麽都不懂,因為年輕,就很拼命,所以很辛苦。拍了第一部以後,就繼續有人找我拍,也可能那個年代人才比較少,我入行的時候香港電影最紅的應該就是謝賢,他演男一號,我算是男二號吧,就沒有幾個人。楚原是後來我拍了他兩部的時候,我和他很談得來,他比我大八、九歲,他跟我就變成了好朋友,應該說是好兄弟,他常常吃飯都帶著我。
之後還演了張徹的《雙俠》。楚原拍的武俠片和張徹拍的武俠片風格完全不一樣。而張徹在邵氏可以說是隻手遮天,是最大一個導演,他脾氣全世界都知道的,在片場會莫名其妙發脾氣,他的脾氣不是普通的發脾氣,他的脾氣大到可以把戲棚拆了那麼厲害,而且無緣無故,然後任何人都被他罵。相對來說楚原是一個比較有風度的導演,其實他是我老師,後來我就跟著他了。及後嘉禾電影公司成立了,羅維導演一樣是拍武俠電影的,所以嘉禾請了我之後,我想張徹導演也不太會找我了,可能他想這個人已經去嘉禾拍了。

 

銀屏的探路
在電影和電視圈沉浮多年的馮淬帆,從未提及自己多成功,說起更多的是對行業的思考,和對過去的總結。年輕時為了一時的生計而從不挑戲,不知倦怠的熬夜,到頭來自己被定形為喜劇演員,覺得甚是殘酷。

七十年代以後,入行也有一段時間,有一定經驗,當然也比原來成熟一點,那個時候接片比較密集了。因為本身我還與無綫有合約,原則就是我在外面接電影,不能影響我在無綫的工作,所以我就變成很忙,人家請我拍電影也知道,必須要先遷就無綫,無綫的通告不能耽誤的。而我和剛入行時一樣,有戲就拍從來沒有挑過戲。幾年之前,就是老了以後反而開始挑,因為覺得快要演了一輩子。其實因為我後期慢慢到了八十年代,拍的都是喜劇,但其實我是不愛那種搞笑的喜劇,但每個人都找我拍喜劇,我不是不會演別的戲,但主要是因為你給觀眾一個印象,他就會覺得這個角色,找別人來演就沒有認同度了,最後變成不是拍喜劇的公司就不來找我,因為他們就覺得馮淬帆是演喜劇的,這個我就覺得很殘酷。

 

台前幕後轉角色
先是一時貪玩,然後師承楚原。馮淬帆在做導演的過程,充斥思考,在他講述中明確提及須懂得鏡頭的運作,從而有系統地去處理一部電影,不是盲目地去操控演員演戲。正是這樣認真細緻的人,支撐起了港片的探索歷程。
       
 我跟楚原導演說想要拍片做導演,在這之前先做過電視台的導演,1974年就導了第一部電影《香港屋簷下》,後來當電視監製是屬於後期了。楚原老師給我很多幫助,因為在《香港屋簷下》之前跟著他,他說,你要當導演,你先跟著我當副導演,本來我參演的戲,突然他就說從明天開始,你除了是演員兼當我副導演,我教你,然後就開始。後來又跟他拍了一部、兩部的,真正的不做演員光做副導演的戲。所以我在整個導演技術方面,全都是繼承他的。
對於我來說當演員和當導演都一樣,真的沒有分別。很多人也問我到底喜歡做導演還是做演員,講真,我不那麼缺錢的話,通常也不去做演員,因為我是導演,所以我有的時候拍戲比較挑導演。因為很多導演很誇張,不會去處理一部電影,鏡頭不懂,就問攝影師怎麼拍,他拍時又會教演員演戲,而且很喜歡教演員演戲,我們做導演是不會教演員演戲的,除非是一個新的演員,其實每個演員演出來的效果可能不一樣,這個是沒有辦法教的,我是馮淬帆,他是曾志偉,他是周潤發,三個人演的就是不一樣啊,你怎麼知道哪個人演出來,你最能接受,只要不演錯就好了,演技這個不可能一樣。

 

喜劇時代甚崢嶸
現在心境開闊的「帆叔」,說起過往那段歲月,他漸有了笑聲,可以接受種種喜劇,自身依舊秉持著對喜劇深刻內涵理解,將「犀牛皮」的形象,鐫刻在最好的喜劇時代裡。

《五福星》第一部好像是1981,還是1982年的,很早了,後來1987年我導了《歡樂五人組》,有《五福星》系列的喜劇感,《五福星》系列很轟動,其實我不知道觀眾為甚麽會這樣,就像有些觀眾看到一個人就想笑,不管他演甚麽都笑,這個真的莫名其妙,現在看《五福星》系列,記得好玩的有很多,拍電影的過程其實真的好玩,尤其演員、導演熟了以後,大家變成好朋友,可以一起研究、提出意見,而且《五福星》是一個很厲害的系列,因為他的編劇很厲害,但是那個人已經不在了,他叫黃炳耀,他想出來的點子真的非常非常高,別人想不到的。他是一個鬼才,所以這樣短命。
從最早期到2004年,都有參與王晶的《追女仔》系列,看我很多訪問,都以為我針對他,其實不是,我跟他是好朋友,我也尊重他,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選擇,他拍那些也很好,因為票房好。但是我拍喜劇真的拍到有點膩了。

    

千禧後繼續歷程
在人們以為港片力量逐漸淡出的時間裡,銀幕上迎來了「帆叔」的回歸,參演《每當變幻時》等現實都市喜劇,將那樂天的香港精神傳遞下去,同時支持著要拍出電影走出華人世界去贏得一個成就感。

 2000年後,我演了《每當變幻時》,我演那段也是喜劇。還有演了《意外》,出品公司都是銀河映像,但我還和以前一樣,誰來找我我都是會接。香港這幾年很多人找我拍電影,我一問甚麽戲,說是喜劇,我想算了不演了。其實作為演員,我個人很喜歡《癲佬正傳》這部電影,我演一個社工,爾冬陞導演的,我特意提《癲佬正傳》是就是因為特別喜歡它,因為從來一直拍喜劇,突然有一部那麼正的正劇,而且那個戲拍得不錯,出來票房也好,評價也好。剛入行當演員的時候,也想過在表演上或者獎項上有所收穫,說不想拿獎那是假的,在這方面總是想有人肯定。不過你也不可以去強求,特地去拍一部為了拿獎的電影,這個不行。《意外》拿了最佳男配角提名,出來的時候人家打電話給我,我也不抱希望,因為我真的沒有抱著太大的希望。      
今後如果還出演電影,要看劇本和角色,角色沒有甚麽固定的,不過還是希望去演不是喜劇,而是正劇。比如這次過年拍《我愛香港》,那喜劇還可以,但是電影本身很香港本土,所以北方人很難懂講甚麽。我本身做導演不是很認同做本土化的電影,比如台灣拍那個《艋舺》,就不是很走得出台灣。最近沒拍片的計劃,本來有的,可是因為有些因素沒有拍,但是手頭還是有一兩個電影劇本在等我回覆。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48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