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難在心不盲 甄子丹

2016年12月09日
全部 > 娛樂
  • 難在心不盲 甄子丹

  • 難在心不盲 甄子丹

  • 難在心不盲 甄子丹

  • 為了突出雙目失明的效果,甄子丹需要配戴特製的隱形眼鏡演出,是最大挑戰。

    為了突出雙目失明的效果,甄子丹需要配戴特製的隱形眼鏡演出,是最大挑戰。

  • 智刃嚴獨力對付Stormtroopers,令人聯想宇宙葉問以一打十。

    智刃嚴獨力對付Stormtroopers,令人聯想宇宙葉問以一打十。

  • 甄子丹和姜文同演勇武革命軍,戲分不少。

    甄子丹和姜文同演勇武革命軍,戲分不少。

  • 効力帝國的「黑兵Death Troopers」是全新角色。

    効力帝國的「黑兵Death Troopers」是全新角色。

  • 帝國軍的武器之一AT-AT,會在外傳登場。

    帝國軍的武器之一AT-AT,會在外傳登場。

   

 

自1977年面世以來,《星球大戰》系列已經拍到第七集,還有第八及第九集排住隊出場,按著兩年拍一集的進度,新一集預計在明年公映,電影公司為了安撫一大班等到頸都長的「星戰粉」,順道為《星戰》系列邁向40年造勢,開拍外傳是快靚正的選擇,即將於下周四上映的《俠盜一號:星球大戰外傳》(Rogue One: A star Wars Story),找來了「宇宙最強」甄子丹加入對抗帝國的革命軍,從地球回歸宇宙,丹爺隆重其事,向導演獻計化身盲俠,他解釋:「當你看不到時,便要用心感受,很貼近星戰精神,而且打功夫也是要心身合一。」在惡勢力張牙舞爪的亂世,開眼而心盲的人,比比皆是,最難,是心不盲。
文:許惠敏  圖:林俊源


「角色仍會有我的影子,但也會迎合星戰精神,我沒有刻意去界定這是甚麼門派,大概是Jedha門派吧。」
原力與武術 全賴心法

《星戰》系列的原創者佐治魯卡斯(George Lucas),早在拍首三部曲的時候,首齣《星戰》(即第四集)人物及故事的創作概念,是向日本名導黑澤明的《戰國英豪》取經,日本武士是整個電影系列一個重要身份,自幼習武的丹爺認為,《星戰》是個很有東方色彩的世界,原力與中國的武術是互通的概念,「據我理解,George Lucas創作《星戰》故事角色,深受東方文化、歷史和哲學影響,很明顯易見,尤其是原力這概念,跟中國武術相連,試想想,在《星戰》出現的武打,很多都是源自中國武術。」功夫招式從來不是只靠蠻力的動作演繹,心法才是關鍵,「當你出招時,是一個人整體(心和身)去表達點到點的行動,今次演盲人的過程裡,無意中也會迎合星戰精神。」從《殺破狼》、《導火線》的綜合格鬥(MMA),到《葉問》系列的詠春,丹爺慣於為自己擔演的武打角色設計招式,注入適切的武術元素,今次也不例外,「角色仍會有我的影子,但也會迎合星戰精神,我沒有刻意去界定這是甚麼門派,大概是Jedha門派吧。」丹爺半說笑道,他應該是全場功夫最勁的一個,製作團隊幾乎每次拍攝武打場面,都會諮詢意見。對於猶如兼任武術指導,他一臉認真地說:「現在演員和導演的關係,已不像以往般專制,而是團隊的合作,演員和導演也可表達意見,尋求共識。」


接拍《星戰》因the force with him
《星戰》系列是橫跨40年的經典,能夠參演一角,該是演員夢寐以求的機會,然而,「宇宙最強」落入凡間,是廿四孝爸爸,「考慮了幾個月才答應,因為要留在倫敦拍攝,不想離開自己的小朋友太久。」作為華人演員,獲邀參演《星戰》,丹爺固然開心,卻又略帶猶豫,「當他們找我演這角色時,我也問得很坦白,這角色是一個很實在的角色,還是純為商業或市場考慮?」經監製導演解說,丹爺知道所演角色是對原力深信不疑的高僧,並與「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」這句經典對白有關,也就放心接拍,「作為香港演員,又是中國演員,能擔演如此重角,又與整個系列的精神(原力the force)有關,當然很有成就感。」後來,他知道有機會跟姜文(演霸煞馬斯Baze Malbus)繼《關雲長》後再合作,更是期待。


「看過劇本後,覺得不如令這個角色變盲,會更特別和出眾,因為當你看不到,便要用心感受,這便與原力的概念相連。」
眼盲 心不盲
丹爺飾演的智刃嚴(Chirrut Îmwe ),是失明武僧,原來雙目失明的設定,是他的主意,「看過劇本後,覺得不如令這個角色變盲,會更特別和出眾,因為當你看不到,便要用心感受,這便與原力的概念相連。」他形容智刃嚴是個正義、愛國、有原則和義氣的俠士,「跟我有點相似!」讀者大概也能會想起葉問打到上宇宙的情景。演一個在漆黑中打鬥的失明武者,對於無論單打獨鬥或「以一打十」都應付自如的丹爺而言,本來難度不高,最難適應是要戴著特製的隱形眼鏡演出,「看得見但很模糊,比完全看不見更難!因為當你完全看不見,身體很自然會進入這狀態,但現在是看到一點點,卻要扮失明,便很容易有錯覺。」起初拍攝時,丹爺也花了幾個星期,才能摸索如何讓自己進入漆黑的環境,「通常去到片場開機拍攝前,我會合上雙眼,讓自己感受看不見的感覺,然後在正式拍攝時演繹出來。」


談香港電影
其實,甄子丹早於2000年已開始參與荷李活的製作,曾經在《挑戰者之終極爭霸》(Highlander︰Endgame)、《幽靈刺客2︰變種復活》(Blade II)等荷李活片的動作指導及幕前演出。十多年後,接連參與《星戰》之後,還有《3X反恐暴族:重返極限》(xXx: The Return of Xander Cage)兩齣荷李活大製作,他回歸香港拍王晶的《追龍》,感覺如何?他毫不猶豫地說:「更欣賞香港電影,雖然在製作各方面都不及荷李活,但我們還能拍出很多好電影,這值得繼續去珍惜和推廣!」丹爺始終視香港為家,最享受還是放工回家的感覺,「拍完戲可以返屋企,沒有甚麼比在自己的後花園拍戲更好!」話雖如此,丹爺還是語重心長地說:「荷李活的拍攝制度的確很完善,按規劃而不會臨時大變,雖然香港電影拍攝靈活,憑著一份激情,應變和執生也很快,但忽略規劃,是香港電影多年來的弊病,所以我跟晶哥合作,也會在拍攝現場分享。」對於曾擁有東方荷李活美譽的香港電影業的前景,丹爺甚表樂觀,「我不認為香港電影愈來愈差,當然還要看你如何解釋香港電影,是描述香港地道題材文化?或是香港人拍的電影?我認為若能加入中國文化的元素,前景定會愈來愈好。」


「我不認為香港電影愈來愈差,當然還要看你如何解釋香港電影,是描述香港地道題材文化?」
眼看為真?
最後,談談《俠盜一號︰星球大戰外傳》,由《哥斯拉》的英國導演加利安愛德華斯(Gareth Edwards)執導,是發生在《星球大戰》(Star Wars Episode IV︰A New Hope)之前的獨立篇章,故事講述一班反抗帝國霸權的同盟義士,合力盜取「死星」藍圖,對抗黑武士(Darth Vader)的勢力,電影公司早前已明言不會有續章,丹爺角色的生死成為關注點,對於姜文早前接受訪問時,踢爆智刃嚴會戰死?他卻反問道:「你會否聽錯了?總之不是親眼看,便不是事實。」既然丹爺大賣關子,結局還是要等電影上映才揭盅。不過,筆者倒想起《星戰》的一幕,蒙眼練劍的Luke被叮囑「不要相信眼睛,它們可以欺騙你。」在荒誕紛擾世代,眼見真能當真?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160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