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人之初

2016年11月25日
全部 > 特寫
  • 人之初

  • 作現場示範的模特兒已跟Emma合作了13年。

    作現場示範的模特兒已跟Emma合作了13年。

  • Emma最喜歡的《Utopia》系列作品,繪畫出一個人類與動物、鳥類共融的世界。

    Emma最喜歡的《Utopia》系列作品,繪畫出一個人類與動物、鳥類共融的世界。

  • 由著名化妝師兼Body painter Joanne Gair操刀的Demi Moore《Vanity Fair》封面照,啟發了Emma入行。

    由著名化妝師兼Body painter Joanne Gair操刀的Demi Moore《Vanity Fair》封面照,啟發了Emma入行。

  • 已故設計師Florence Broadhurst設計的經典Wallpaper。

    已故設計師Florence Broadhurst設計的經典Wallpaper。

  • 人之初

  • 《Body Crash》
Emma為澳洲社會組織「Motor Accident Commission」創作出代表其出生地阿德萊德的大型人體彩繪作品,她花了近18小時把17位模特兒身體繪畫成交通意外現場,說明超速駕駛的危險性和所帶來的創傷。

    《Body Crash》
    Emma為澳洲社會組織「Motor Accident Commission」創作出代表其出生地阿德萊德的大型人體彩繪作品,她花了近18小時把17位模特兒身體繪畫成交通意外現場,說明超速駕駛的危險性和所帶來的創傷。

  • 《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》
2013年為創作歌手Gotye,帶來第55屆格林美獎「年度最佳錄音」及「最佳流行組合或團體」獎項的歌曲《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》,歌曲MV已累積逾8億次點擊率,片中的人體彩繪設計是Emma的成名作之一。

    《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》
    2013年為創作歌手Gotye,帶來第55屆格林美獎「年度最佳錄音」及「最佳流行組合或團體」獎項的歌曲《Somebody That I Used to Know》,歌曲MV已累積逾8億次點擊率,片中的人體彩繪設計是Emma的成名作之一。

  • 《Evolution Crocodile》
以澳洲野生動物為主題的《Evolution》系列,Emma選取了瀕臨絕種的負鼠、烏龜、橫紋長鬣蜥及鱷魚為主角,與模特兒一同隱藏在畫中,寓意人類正侵佔野生動物家園。

    《Evolution Crocodile》
    以澳洲野生動物為主題的《Evolution》系列,Emma選取了瀕臨絕種的負鼠、烏龜、橫紋長鬣蜥及鱷魚為主角,與模特兒一同隱藏在畫中,寓意人類正侵佔野生動物家園。

  • 《Royal Hanging Garden》
首次使用透鏡及3D技術完成的人體彩繪藝術作品,營造出花朵在模特兒身上綻放的一刻。

    《Royal Hanging Garden》
    首次使用透鏡及3D技術完成的人體彩繪藝術作品,營造出花朵在模特兒身上綻放的一刻。

  • 《陰》、《陽》
Emma最新系列作品《Chinoiserie》,名稱來自法文,意指從十七世紀起在歐洲興起的一種中國藝術風格。該系列作品《陰》和《陽》,呈現兩種既相反又有互補作用的力量關係,重點在於模特兒不同的站立位置與畫中背景的互動。

    《陰》、《陽》
    Emma最新系列作品《Chinoiserie》,名稱來自法文,意指從十七世紀起在歐洲興起的一種中國藝術風格。該系列作品《陰》和《陽》,呈現兩種既相反又有互補作用的力量關係,重點在於模特兒不同的站立位置與畫中背景的互動。

  • 人之初

  • 《Blossom Cradled Butterfly》
《Utopia》系列以淺色為主調,Emma自言非常滿意這幅《Blossom Cradled Butterfly》的視覺效果。

    《Blossom Cradled Butterfly》
    《Utopia》系列以淺色為主調,Emma自言非常滿意這幅《Blossom Cradled Butterfly》的視覺效果。

  • 《Wallpaper》系列
啟發自Florence Broadhurst的《Wallpaper》系列。

    《Wallpaper》系列
    啟發自Florence Broadhurst的《Wallpaper》系列。

   

 

自從有人類開始,地球早已有藝術的存在。在我們未被全球化前,世界各地仍保有完整而獨特的地方特色,而藝術則伴著民族特色而衍生。古時的土著會利用顏料,把圖騰繪於身上作「護身符」,甚或在臉上繪畫象徵其族群的符號,以識別身份。這些為著「生存」而來的圖畫,扣連著人的基本生存元素,民族、大自然、意識思維、肢體……今時今日,人類仍然缺一不可,但在不久的將來,當我們都變成機械人、複製人時,「人之所以為人」的憑證,大概便只有歷久不衰的人體彩繪。
文:Wing
圖:蘇文傑、部分由受訪者提供
場地:The Cat Street Gallery


迷戀面部線條
美國人體彩繪大師Craig Tracy,01年投身人體彩繪藝術時,推出的首個系列作品名為《The Nature series》,當中最富代表性的,自然是繪於模特兒背上的豹臉圖《Leopard》。大自然的動物、花草樹木往往是Body Painter的繆斯,澳洲女藝術家兼Body Painter Emma Hack亦然,「我的作品時常跟大自然、環境有關,如花草和動物等,每幅都盛載著一個message,或者跟我成長於風景如畫的澳洲有關。」約於99年成為Body Painter的Emma,在澳洲的阿德萊德出生,她形容自己年幼時是典型的反叛少女,不愛讀書卻極愛繪畫美麗事物,不過,她當時的作品並非呈現於畫紙上,反而是繪於女孩的臉上,「我現在回想,其實我起初想當藝人,每天都可以化上漂亮的妝容。我是在化妝學校畢業的,化妝是唯一令我感興趣的事。」Emma坦言,喜歡化妝不止因「貪靚」,同時能將繪畫元素融入獨特的面部線條,繪畫出比妝容更美的「美貌」,「當時有位老師跟我說『既然喜歡獨特的線條,何不畫在身體上?』當時大約是20年前吧,我第一次在模特兒身上繪畫,鄰居們以為我瘋了,連家人都覺得我有病,不過我卻肯定自己想當一個人體彩繪師。」


人與大自然的融合
「20年前,無論是美國抑或澳洲,Body painting都不算普及,因此,沒有太多作品可參考,是92年一期《Vanity Fair》雜誌的封面啟發了我,那照片由Demi Moore擔任人體彩繪模特兒,是新西蘭化妝師兼人體彩繪師Joanne Gair的作品。」Joanne是上世紀少數的知名女性人體彩繪師,而啟發Emma的封面作品正是其成名之作,由於她經常與知名品牌或雜誌合作,因此風格相當girly,跟多位著名男性人體彩繪師如Craig Tracy及意大利的Johannes Stoetter的強烈色彩對比,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格,「在我掌握body painting的技巧後,我傾向使用柔和一點的顏色,如剛才說的,我喜歡以大自然為主題,淺色最能把人和花草、蝴蝶、小鳥等大自然背景融合。」Emma首次公開的人體彩繪作品是《Petal Collection》系列,以6種不同種類的花為主題,背景以黑色為主。「我想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05年的《Wallpaper》系列。當年,我在一間家品店看見已故澳洲設計師Florence Broadhurst設計的牆紙,那幅作品把人的臉孔藏在畫作中,它啟發我有新念頭,後來更嘗試找畫廊合作展出,但被拒絕了,於是我便在工作室實現此計劃,直至3年後,我終於找到畫廊展出。」


Florence Broadhurst超級fans
生於澳洲並成名於英國的一代時裝女王Broadhurst,在1930年代開設服飾店後,並於1959年設計出自家手繪花紋牆紙,Emma不諱言承認,其作品有意延續對方的high fashion crossover生活化的風格,而事實上,其作品的用色及圖紋,的確跟Broadhurst設計的Wallpaper花紋甚為相似,「現時世界上有很多人體彩繪師,或者我的不同之處是,我的作品是『全套服務』。一般painter在模特兒身上畫好畫後,便會找攝影師拍照,我起初都是這樣,但後來我發現畢竟是自己的作品,於是便去學攝影,更開始設計不同背景,有時會先用Photoshop起稿,然後按照草稿在牆上繪畫,因為我喜歡用圖紋連繫模特兒與背景,所以落筆要計算得很精準。」


拒用過瘦模特兒
訪問當日是Emma繼2013年後,再次在香港發布新作品並舉行個展,她在開幕日當天請來「私家」模特兒,花了5小時在畫廊內完成作品,期間,兩人如同姊妹般聊天。「你的作品為何不請名人擔任模特兒?」我問。她說:「近年我固定用2、3個模特兒。其實畫的過程不止我辛苦,模特兒也非常痛苦的,多年前我已不再用名人做model,因為他們只容許藝術家有限地使用他們的身體,而且,我的理想人選是身材適中,不需要太瘦,我想要的是真實感;而且,我希望整個過程是輕鬆、愉快的,她們不是我的員工,也不是老闆,她們是我的拍檔甚至朋友,今天來幫忙這位拍檔,我們已合作13年了,能畫出如此多美麗的作品,她也有功勞呢!」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120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