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VOTE FOR CREATIVE

2016年11月03日
全部 > 特寫
  • VOTE FOR CREATIVE

  • VOTE FOR CREATIVE

  • VOTE FOR CREATIVE

  • ▼Fairey近日首次來港舉辦展覽,更在港九各區街頭創作壁畫,圖為位於中環善慶街的作品。

    ▼Fairey近日首次來港舉辦展覽,更在港九各區街頭創作壁畫,圖為位於中環善慶街的作品。

  • Fairey08年憑個人作品《HOPE》一炮而紅,更獲奧巴馬邀請參與選舉宣傳工作。

    Fairey08年憑個人作品《HOPE》一炮而紅,更獲奧巴馬邀請參與選舉宣傳工作。

  • ▼年初為獨立美國眾議員Bernie Sanders創作的海報。

    ▼年初為獨立美國眾議員Bernie Sanders創作的海報。

  • ▼Fairey今年以特朗普為主角的創作《Demagogue》,不但有諷刺意味,更找來樂團為這海報創作主題曲。

    ▼Fairey今年以特朗普為主角的創作《Demagogue》,不但有諷刺意味,更找來樂團為這海報創作主題曲。

  • ▼Fairey的作品幾乎都印有他創立的品牌「OBEY」的logo「Obey Giant」。

    ▼Fairey的作品幾乎都印有他創立的品牌「OBEY」的logo「Obey Giant」。

  • ▼被譽為美國最重要的街頭海報藝術家Robbie Conal,其舊作《Contra Diction》目的在於諷刺美國前總統列根。

    ▼被譽為美國最重要的街頭海報藝術家Robbie Conal,其舊作《Contra Diction》目的在於諷刺美國前總統列根。

  • ▼Robbie Conal作為美國的社會藝術家,當然有加入笑爆特朗普的創作陣營。

    ▼Robbie Conal作為美國的社會藝術家,當然有加入笑爆特朗普的創作陣營。

  • ▼有網友將《HOPE》二次創作,嘲諷應屆大熱候選人希拉莉。

    ▼有網友將《HOPE》二次創作,嘲諷應屆大熱候選人希拉莉。

  • ▼克里夫蘭藝術家Ginger的作品《The Emperor Has No Balls》。

    ▼克里夫蘭藝術家Ginger的作品《The Emperor Has No Balls》。

  • 《Visual Disobedience》展覽
時間:即日至本月27日
         (逢周一及二休館) 
         中午12時至晚上8時
地點:The Pulse(淺水灣海灘道28號B104號舖及305號舖)

    《Visual Disobedience》展覽
    時間:即日至本月27日
    (逢周一及二休館)
    中午12時至晚上8時
    地點:The Pulse(淺水灣海灘道28號B104號舖及305號舖)

   

 

美國總統大選將於(香港時間)下周二展開,每屆選舉,焦點均在於政黨與候選人的競爭,然而,核心外圍卻有另一場藝術較技正在爆發。時值08年,奧巴馬以「美利堅新希望」姿態競逐總統,一幅以紅藍白三色為主調的奧巴馬頭像海報《HOPE》在網絡瘋傳,至選舉結束,奧巴馬大熱當選。這場選舉,場內的勝利固然屬於黑人和民主黨,而場外的winner則是街頭藝術,前者功臣是奧巴馬,那後者呢?正是《HOPE》的創作者——美國街頭藝術家Shepard Fairey。
文:Wing
 圖:蘇文傑、部分由藝術家提供


「希拉莉定特朗普?」首次見面被問及政治取態,大概美國普遍選民只能支吾以對,尤其是游離票選民,事關他們大部分都是投票當日或進入票站前才作出選擇。「近兩屆會投票的美國公民,在我來看,數量是近年最多,所以跟選舉相關的藝術品或宣傳品變得相當重要,它們的受眾不再只有兩黨支持者,而是全美人民,尤其是候選人的官方海報一直沒多大影響力,藝術家或網絡上的二次創作更能影響選民意向。」既是街頭藝術家,亦是服飾品牌OBEY創辦人的Fairey,89年展開了一場「The OBEY campaign」,自製「Obey Giant」icon貼紙到處張貼,宣傳社會藝術理念。Obey Giant意指「服從巨人」,不少經典文學作品都曾以巨人比喻國家當權者,顯而易見,OBEY campaign正是一場社會運動,但手法卻比傳統政客的語言「偽」術更技高一籌,「大部分競選海報都以『Vote for xxx』的文字為主圖,這是最安全的做法,因為許多候選人都無法想像其實可以用圖像,或者以沒有牽涉政綱的語句去設計,這是完全脫離傳統政客的思維。」

 
平民
有say 
「我試過用icon貼紙或海報等方式去呈現時事主題,圖像的確能淡化作品的政治色彩,大眾能跳出嚴肅氛圍去思考政治,甚至可為年輕選民開一扇政治之門,讓他們對候選人有概括的了解或印象。這些圖像可能跟政治沒有關係,但觀者能感覺到跟選舉有關,以及對海報中的候選人產生一種感覺,為選民塑造候選人形象。」Fairey強調,無論用於任何範疇,海報都是軟性的宣傳手法,就如植入式廣告一樣,「尤其是用於選舉,更要以感性說服選民,圖像能有效牽動受眾情感,當然文字都可以,例如一些激勵人心的口號或語錄。08年的《HOPE》引起網民討論,因為他們都為這海報而對奧巴馬有些感受,亦有些對他不了解的人,想進一步認識他,而他的形象到後來的確愈來愈好,支持度亦相對增加。」《HOPE》獲得大眾關注,他坦言是意料之外,更慶幸當日選擇以此方式跟美國選民「對話」,「《HOPE》的成功其實是街頭藝術的功勞,在總統選舉裡,許多美國人自覺是旁觀者,食花生睇大龍鳳,認為自己人微言輕,冇能力影響社會,但我所做的事,正正跟他們的想法背道而馳,例如低成本策劃社會運動,用(一直被視為非主流的)街頭藝術表達政見,而且我跟觀眾有著相同的政治經驗(指投票),跟他們看政治的視野相近,所以大家都能透過作品跟我連繫。」
 


笑爆
特朗普
今屆美國總統大選是民主黨希拉莉(Hillary Clinton)與共和黨特朗普(Donald J. Trump)之爭,希拉莉之勢顯然比特朗普強(即使爆出電郵風波),隨時成位首位美國女總統。「女性力量」成為希拉莉的必殺口號,其宣傳品自然極受女性歡迎,然而,街頭藝術創作上卻是特朗普的天下,「兩個多月前,在美國多個城市快閃出現的雕塑《The Emperor Has No Balls》很有趣,由來自克里夫蘭的藝術家Ginger創作,他把一個擁有迷你性器官、沒有睪丸的男性裸體雕塑,冠上特朗普模樣的頭部;畫作方面則喜歡社會藝術家Robbie Conal的作品《Trump Can’t even》,他在畫上寫了特朗普去年的歧視墨西哥人言論,以偉人語錄的方式反諷他。Robbie過去亦曾以前美國總統列根作為畫作主角,他的作品《Contra Diction》亦是言簡意賅地諷刺列根在愛爾蘭問題上的矛盾,當時我在洛杉磯看到這作品後,啟發我後來創作《HOPE》。」一場選舉中,候選人各有支持者,自然也各有Haters,希拉莉支持度再高,依然不乏反諷她的藝術創作,「網上有一系列以《HOPE》海報為藍本的希拉莉海報,網民將HOPE改成其他字眼,例如NOPE等,我相信這些改圖是公開的藝術作品,但當然沒有找到真正的創作者。」Fairey表示,不論是原創抑或二次創作,他都樂見大眾透過藝術表達個人看法,更鼓勵他們以個人署名公開作品。



如果
我撐你
總統選舉在美國是藝術界盛事,候選人成了藝術家的繆斯,不過,社會藝術內容廣泛,因此,作品亦不一定以人為主角,「其實政治的重點不是個人形象,任何題目都好,內容是最重要,今年我為現任獨立美國眾議員Bernie Sanders創作了一系列作品,就是從其想法和理念去創作,當中沒有Bernie的樣貌。」Fairey今年以特朗普為題,創作了海報《Demagogue》,畫中的特朗普不見其招牌髮型,只見其嘴部表情,「我想呈現特朗普很憤怒的模樣,想他看起來像劇集《Big Brother》的角色般生氣。當我支持一個人時,很想展現其理念和想法,但如果創作對象是我不支持的人,便想呈現對他的感覺。你不覺得特朗普是個很憤怒的人嗎?每次講話都是這副歪嘴的面孔,這幅圖正是他本人的面部表情。(為甚麼沒有以希拉莉為主題的作品?)我對她的感覺很混亂,我支持民主黨,但不是希拉莉的支持者,仍未有靈感或角度去創作。」


《Visual Disobedience》展覽
時間:即日至本月27日
         (逢周一及二休館) 
         中午12時至晚上8時
地點:The Pulse(淺水灣海灘道28號B104號舖及305號舖)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64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