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爆發Explosion Harvy Santos

2016年10月27日
全部 > 特寫
  • 爆發Explosion Harvy Santos

  • “You wear hat because you want to.”

    “You wear hat because you want to.”

  • Harvy形容這頂《Holly》為現代版的柯德莉夏萍(Audrey Hepburn),高貴而優雅,重現經典。

    Harvy形容這頂《Holly》為現代版的柯德莉夏萍(Audrey Hepburn),高貴而優雅,重現經典。

  • 爆發Explosion Harvy Santos

  • 名為《Flee》的作品,有人看成鳥兒飛走,追逐自由;亦有人看作渴求安穩而停下棲息。

    名為《Flee》的作品,有人看成鳥兒飛走,追逐自由;亦有人看作渴求安穩而停下棲息。

  • 2014年春夏系列《Licorice & Friends》的《Bon》,完美地呈現了他經常強調的Explosion(爆發)。

    2014年春夏系列《Licorice & Friends》的《Bon》,完美地呈現了他經常強調的Explosion(爆發)。

  • 以蜻蜓為主題的《Anisoptera》系列,其中《Ipona》加入木材及有機玻璃等元素,令效果更立體生動。

    以蜻蜓為主題的《Anisoptera》系列,其中《Ipona》加入木材及有機玻璃等元素,令效果更立體生動。

  • 為香港芭蕾舞團《天鵝湖》設計的舞台服飾。

    為香港芭蕾舞團《天鵝湖》設計的舞台服飾。

  • 《Eliza》

    《Eliza》

  • Harvy Santos於馬尼拉學習芭蕾舞,並曾加入香港芭蕾舞團,參演多齣著名劇目。

    Harvy Santos於馬尼拉學習芭蕾舞,並曾加入香港芭蕾舞團,參演多齣著名劇目。

  • 《Paquita帕吉蒂》的服飾,全出自Harvy的設計。

    《Paquita帕吉蒂》的服飾,全出自Harvy的設計。

  • Harvy剛為8月於美國科羅拉多州上演的莎士比亞劇目《Antony & Cleopatra安東尼與埃及妖后》設計舞台服飾。

    Harvy剛為8月於美國科羅拉多州上演的莎士比亞劇目《Antony & Cleopatra安東尼與埃及妖后》設計舞台服飾。

   

 

情感的發洩、光的折射、水的流動、色彩的混和,
統統都是英國帽飾設計師Harvy Santos的靈感來源。
在帽飾上,是他發揮天馬行空創意的舞台。
將帽飾放到不同的人身上,
展現出不一樣的個性,
細說不一樣的故事。

文:Phoebe Yuen  圖:林俊源  場地提供:Supergiant@Mira Moon Hotel


Harvy對美學有一種情意結,他喜歡一切有活力、動感、放射式的爆發,全是他筆下的題材。這或許跟他是專業芭蕾舞者出身有關,同時激發了他對設計的熱誠。他出生於菲律賓,曾定居香港,於演藝學院進修,並在1999年加入香港芭蕾舞團。在舞團的6年間,他義務為編舞創作坊設計服飾,包括Allen Lam的劇目《Twirling Haze》及《Paquita帕吉蒂》。


無方向 有方向
Harvy深明芭蕾舞蹈員不能成為終身職業,「終有一天會老去,骨頭不再聽話,柔軟度不及年輕一輩,便得退位讓賢。」08年,他跟隨另一半定居倫敦,正好讓他重新思考到底自己想要甚麼,能否繼續跳到老,還是當個舞蹈老師,甚或投身其他工作。「我本以為倫敦城西如此多劇場,每天上演過百齣劇目,一定需要很多與舞台服飾設計相關的工作。」可惜事與願違,市場早已飽和,移居倫敦的首兩年,他完全找不到工作。本以為可從事自己喜歡的設計工作,在舞台上大展拳腳,卻頓時苦無方向。直至2010年的某天,他外出購買布匹,為萬聖節派對裝扮作準備時,偶爾發現了一本帽飾雜誌《The Hat》。「這是一本講述帽飾潮流的雜誌,每翻開一頁,雙眼就像發了光般。我像著了魔般為之著迷,決定以此作為我的終身職業。我要成為帽飾設計師!」從此,他的人生變得不一樣,亦成就了今日在帽飾設計圈中,發熱發亮的新晉設計師。
他報讀Kensington and Chelsea College的帽飾設計課程,從基礎學起;同時開設工作坊,開始設計自己的帽飾,為及後成立個人品牌做好準備。他亦積極參與各類型比賽,曾於《2013年國際帽飾設計比賽》中奪得冠軍。由於獎品之一是可以參與大型展覽會,因此他於同年成立同名品牌,每季度推出約30款帽飾,開始發展事業。「英國人熱愛配戴帽飾,他們亦欣然接受大膽而反傳統的嘗試。」Harvy堅持每款帽飾均由全人手製作,有訂單才開始做,手工仔細而認真,堅決不以機器大量生產,免得設計泛濫而變得庸俗。


限制 無限
相比舞台服飾的設計,帽飾設計限制較少,可自由發揮。「舞台服飾代表個別演員的個性和角色,亦要配合整體的故事和表演。」由於每個演員的體形不同,需要度身訂製服飾,並要顧及演出時的動態和舞蹈,加上舞台的燈光效果,簡單如折射的光線也得考慮,因此Harvy需要和劇場導演、燈光師和演員等作個別溝通。「每一套服飾也在說出故事,創作的空間有限,因為它不只是一件配飾,而是整個造型。一片小小的珠片也能影響到整體舞台效果。」雖然Harvy憑帽飾設計打響名堂,然而他沒有放棄「老本行」──舞台服飾設計,他剛為8月於美國科羅拉多州上演的莎士比亞劇目《Antony & Cleopatra安東尼與埃及妖后》設計服飾,單是主角已需換上15個造型。整個劇目,他花了2個月時間製作共250件服裝及配飾。他直言,這遠比帽飾設計複雜得多,卻樂意接受挑戰。


個性 
設計對他來說,是“creating story to tell”。「每個人的品味都不一樣,要在時尚、設計及實用性中取得平衡,重視美感之餘,也要戴得出街才是一頂好帽。」在來年春夏季的《Fizzy pop》系列中,他最愛《Eliza》,這亦是他眾多設計中最滿意的作品。「簡單配以牛仔褲和白色tee,已經是一個型格而利落的造型;出席重要場合時,穿上貼身的長裙,亦能造出華麗而高貴的效果;甚或配以上班服,感覺更清純脫俗。要記住,戴帽無需理由,只要你喜歡便可。You wear hat because you want to.」
Harvy從不規範自己的創作,每季度的設計均有不同主題。早在成立個人品牌前,他已經在2012起,於工作室設計及量產以蜻蜓為主題的《Anisoptera》系列。他大膽使用稻草、有機玻璃,甚至木材用於帽飾設計。這種創新而前衛的嘗試,亦令他在時裝界嶄露頭角。各人對他的作品有不同解讀。以本年度春夏季的《Birdy雀鳥》系列中的《Flee》為例,有人看成鳥兒飛走;亦有人視作降落。不同人有不同見解,正是設計的魅力所在。「我想營造一種飛翔的感覺,但鳥兒沒可能真的懸浮在帽飾上,所以我要反覆試驗,如何令鳥兒能夠輕巧地飛起來。」他以膠片製作鳥兒的翅膀,質地輕身之餘,亦不易變形;而不同顏色的羽毛,便呈現出雀鳥的自然動態。


情意結
「我的設計事業由香港開始,我對這城市有著特別的情感,亦是我設計的靈感來源。」他將香港的活力、霓虹燈的美態和野性融入設計,他喜歡高聳入雲的樓宇,又喜歡潮濕薄霧的天氣,擠擁的人群,喧鬧的城市,五光十色,紙醉金迷,將我們習以為常的景致投放在設計上。「今次獲《莎莎婦女銀袋日》邀請,將我的作品用於活動上,令我能夠以另一種方式『回饋』香港。每次回來,我都有種莫名其妙的親切感。」從業餘的舞台服飾設計,到登上國際時裝舞台的著名帽飾設計師,這條路走得一點也不平坦。他曾經迷失,待業足足兩年,但他從沒有放棄設計,沒有放棄他最愛、最嚮往的工作。但在手停口停的香港社會中,在堅持理想和糊口之間,似乎沒有平衡點。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64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