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班尼狄甘巴貝治×泰達史雲頓×史葛迪歷克遜
魔法師之煉成

2016年10月21日
全部 > 特寫
  • 班尼狄甘巴貝治×泰達史雲頓×史葛迪歷克遜
    魔法師之煉成

  • 班尼狄甘巴貝治×泰達史雲頓× 史葛迪歷克遜

    班尼狄甘巴貝治×泰達史雲頓× 史葛迪歷克遜

  • 班尼狄甘巴貝治

    班尼狄甘巴貝治

  • 班尼狄甘巴貝治×泰達史雲頓×史葛迪歷克遜
    魔法師之煉成

  • BC和Tilda都認為一邊念魔咒一邊施法術,難度甚高。

    BC和Tilda都認為一邊念魔咒一邊施法術,難度甚高。

  • Tilda主動提議以光頭Look示人。

    Tilda主動提議以光頭Look示人。

  • 史傳奇身上的懸浮斗篷,是有獨立意志的角色,猶如他的隊友,為了讓BC穿上斗篷仍活動自如,服務設計團隊預備了18件斗篷,以應付不同場面及動作需要。

    史傳奇身上的懸浮斗篷,是有獨立意志的角色,猶如他的隊友,為了讓BC穿上斗篷仍活動自如,服務設計團隊預備了18件斗篷,以應付不同場面及動作需要。

  • Tilda飾演啟蒙者The Ancient One,她形容任務是引領史傳奇作出「信心之躍」。

    Tilda飾演啟蒙者The Ancient One,她形容任務是引領史傳奇作出「信心之躍」。

  • 雖然原著漫畫沒有提及香港,但導演Scott對香港情有獨鍾,故特別加入香港街景部分。

    雖然原著漫畫沒有提及香港,但導演Scott對香港情有獨鍾,故特別加入香港街景部分。

  • 班尼狄甘巴貝治×泰達史雲頓×史葛迪歷克遜
    魔法師之煉成

   

 

荷李活的超級英雄電影,向來長拍長有,成功討得觀眾歡心,漫畫英雄無論單挑或組隊,固然續集密密拍,而排隊等著一登大銀幕的「新丁」也不少,今年壓軸上場的《奇異博士》(Doctor Strange,下稱《奇》),以香港作為全球宣傳之旅的首站,英國型男班尼狄甘巴貝治(Benedict Cumberbatch,下稱BC)與型格女星泰達史雲頓(Tilda Swinton,下稱Tilda),上星期聯同導演史葛迪歷克遜(Scott Derrickson,下稱Scott)及監製奇雲費治(Kevin Feige)旋風式襲港,「奇異」英雄大施親民魔法,召喚一班忠實信眾,朝聖過後,既然要等到下周四才有戲睇,不如先看看男女主角的真身訪問,止止渴吧!
文:許惠敏    圖:莊振邦


BC:我是個Family man
憑英劇《新福爾摩斯》(Sherlock)奠定男神地位的BC,不算典型的靚仔,亦不是逼爆衫的肌肉男,憑著一把沉厚的磁性聲線,配合別具性格的精湛演技,風靡全球;難得是貴成荷李活一線男星,BC毫無架子,以一身休閒服飾接受傳媒圍訪時,主動跟記者逐一握手及詢問名字,態度認真又不失幽默,散發英倫紳士魅力。

 
 
難忘13歲的菠蘿包
今次來港,BC吃過點心、街頭小食又去大排檔,原來早於少年時代,他已鍾情香港美食,「我很記得那些食物……特別是菠蘿包!」果然識食,多得27年前跟他結伴遊香港的同學仔,「我在寄宿學校讀書,很多同學都會趁長假期回家,有位同學邀請我陪他返香港,我便在這裡度過13歲的生日。記得當時有帆船和美麗的海岸,我曾經在泳灘游水。」談對香港的印象,除了美食和海港,當然還有電影,BC自言很喜歡香港電影,「最喜愛王家衛導演的戲,也很欣賞武術電影。」電影公司拉大隊來港宣傳,皆因香港在《奇》片裡,有吃重的戲份,媲美倫敦和紐約,怎麼不見演員來拍戲?查實,只有劇組人員來港取景,戲裡的「香港」是倫敦Longcross Studios內的570呎廠景,共有35間店舖,全是依據取得的街景搭建,包括餐廳、小食攤、洗衣舖、車房、錶行、肉檔和中醫店等,店舖雖被改頭換面,但仍沿用繁體字招牌,港人看來不失親切感。而BC最渴望擁有的魔法能力,正是與香港的戲份有關,為免不適當的劇透,他欲言又止,先問問已看過小部分片段的記者們,「關於香港的戲份,你們看到甚麼?」記者答:「時間逆轉。」BC笑說:「若能擁有這種能力,是件很奇妙的事。」由於這部分要呈現景物的拆毀與重建,涉及複雜的特技和打鬥,亦成為BC最辛苦難忘的拍攝經驗。


 
解構魔法師之煉成
在《奇》片裡,他飾演的史傳奇是醫術高明的神經外科醫生,因車禍重創,為醫治雙手而遇上至尊魔法師The Ancient One(古一),成為要保護世界的超級魔法師。功夫電影看得多,BC卻鮮有參演動作電影,這次既要吊威吔應付大量跑動鏡頭,還要兼顧角色的心理變化,公認的演技派男神,直言甚具挑戰性。向來工作態度認真的BC,絕不敢怠慢,在去年演出《王子復仇記》期間,已開始為演史傳奇作準備,「早上我經常健身,身形已練得不錯,下午與演員和導演讀劇本,試造型、特技及武術排練等,而傍晚長達3小時的舞台劇演出,更是等同帶氧運動!」至於角色複雜的心理變化,曾接受正統戲劇訓練的BC,都是沿用一貫多角度的解構方法,「我不是神經外科醫生,事前要搜集相關資料,包括做腦手術應具備的技術等,要了解角色在電影的起始點。」總之,衣食住行、待人處事,甚或駕駛態度等,都不容忽視,務求從觀眾可認知的寫實層面出發,引領他們理解角色由醫生進化到可穿梭時空的複雜進程,「深入研讀劇本是基本步,最重要是要明白角色背後的動機,了解他所面對的困難和擁有的能力,雖然他重視物質享受又自大傲慢,卻甚有魅力和幽默感。」演員的責任是演繹角色,BC強調:「要抽離一點,不應該判斷角色,只需忠實地呈現。」


 
珍惜與家人一起
在觀眾眼裡,BC演繹角色入型入格,有忠粉甚至會將角色與真人混為一談,BC卻很清楚兩者的分別,「我和史傳奇不同,當我回家後,關注的不是駕駛快車、鳥瞰城市美景的寓所,我只是個快樂的family man!」電影裡的史傳奇因意外變得一無所有,問BC可會擔心在現實生活中失去甚麼?他皺皺眉說:「沒想過這黑暗的事情……家人吧,我最珍惜是與家人一起的時候。」自言是平實的住家男的BC,談到最為人熟悉角色如神探福爾摩斯、數學家圖靈、霍金和維基解密創辦人阿桑奇等,都是蓋世奇才,而史傳奇更是出眾的醫生兼超級魔法師,他卻說:「其實我不止演天才角色。」隨即介紹3個曾演繹的平凡角色,逐一解構角色面對的處境與掙扎,其中一角是在《一個葬禮四個失禮》裡的小查爾斯,BC說:「角色不是特別聰明,卻要掙扎於家庭秘密所帶來的衝擊。」另兩齣是香港沒有上映的《Third Star》和《Wreckers》,BC推介的滄海遺珠,粉絲不妨用自己的方式看看。

 
 
Tilda:我們都需要經歷「信心之躍」
在《奇》片裡,史傳奇由一名目中無人的醫生,變成具犧牲精神的超級魔法師,全賴The Ancient One的啟蒙,飾演大師傅的Tilda,外表Cool爆,實質風趣鬼馬中,流露智者風範,她與導演Scott受訪時,一唱一和,為訪談增添不少歡樂氣氛。


 
導與演 合力呈現奇幻想像
電影改編自六十年代的漫畫,故事涉及魔法及多重宇宙,要將漫畫裡的想像世界呈現於螢幕上,演員和導演都遇到不少挑戰,曾執導多齣賣座驚慄片的Scott,首次導演超級英雄電影,只因本身是粉絲,「可能我比很多讀者更熟悉這漫畫,原著漫畫是偉大的藝術,給我們一個起點去大膽嘗試,以呈現當中的極端想像和意念。」導演表示,最大的壓力非來自漫畫忠粉,而是要配合大量的CG製作,「演員經常在綠幕前演出,我要跟特技組和演員緊密溝通,確保演員作出恰當的反應,單是一個眼神的位置,差一點也不能!」旁邊的Tilda急不及待搶說:「有次導演叫我向上望,想像有很多星體正在擴展,我只有問『甚麼?』所以,導演要在特定位置貼上膠紙,作為標記!」

 
 
生命裡的Ancient One
在原著中的The Ancient One,是一位西藏男性,戲裡的設定卻是一位沒有性別的東方人,Tilda曾在《魔間行者》(Constantine)飾演無性別的天使長加百列,對於「漂白」及政治爭議,她坦言有跟導演認真討論,「我覺得最重要是要表達角色的思想哲學,The Ancient One是活了很久,看破世事,既是超然存在,便已超脫性別或種族等。」為了表達角色的與別不同,Tilda更主動提議以光頭造型示人,「造型結合傳統與現代,是為了配合角色身份,法力高強又滿有智慧。」The Ancient One是史傳奇的啟蒙老師,在現實中,Tilda可想過要擔任別人的生命導師?她半說笑道:「沒有人肯跟隨我啦,我的孩子,甚至是家裡的狗,都是我跟隨他們啦!」此時,Scott立即配合劇情:「我會跟你,收我為徒吧!」說罷,引來哄堂大笑,然後,Tilda一臉認真地說:「其實,是我生命遇上很多偉大的導師,我的祖母、91歲的爸爸,還有位剛離世的85歲好友等等,很開心能受他們的啟蒙!」

 
 
信心之躍
作為啟蒙老師,The Ancient One肩負重大責任,要讓史傳奇醫生放下自我,也要由篤信科學進入魔法世界,Tilda形容是引領史傳奇作出「信心之躍」,某程度上,這一躍也適用於凡人如你我他。首先,她談到自我,「作為演員,我頗明白甚麼是放下自我!」她認為,參與電影工作是實踐放下自我的最佳練習,簡單幾個武打鏡頭,演員必須信任導演、對手和特技人員等,才能拍成,「電影是團隊製作,無論是演員或導演,都必須互相依賴,是一種憑信心運作的機制!」Tilda笑言要劇透一下,「讓我借用The Ancient One對史傳奇的一句話作解釋,就是要明白『It’s not about you!』。」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56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