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讓廢柴燒

2016年10月06日
全部 > 特寫
  • 讓廢柴燒

  • 讓廢柴燒

  • 去年舉辦的香港區比賽,Kit Man以火山造型的機械人參賽。

    去年舉辦的香港區比賽,Kit Man以火山造型的機械人參賽。

  • 日本舉行的全球爭霸戰中,有參賽者將樂器及電子用品改裝成機械人。

    日本舉行的全球爭霸戰中,有參賽者將樂器及電子用品改裝成機械人。

  • 在日本舉行的廢柴機械人比賽中,有參賽者利用情趣用品改裝成機械人而引起熱話。

    在日本舉行的廢柴機械人比賽中,有參賽者利用情趣用品改裝成機械人而引起熱話。

  • 歷屆比賽中均有人改裝Barbie成為機械人,事關它的長腿是甚具「殺傷力」的武器。

    歷屆比賽中均有人改裝Barbie成為機械人,事關它的長腿是甚具「殺傷力」的武器。

  • Ricky花300元及5天時間製作的「Robot Controlled Controllor Robit」,由舊模型底板、兩個摩打、數十元的天線及亞加力膠板等組成。(咁即係邊個先係機械人?)

    Ricky花300元及5天時間製作的「Robot Controlled Controllor Robit」,由舊模型底板、兩個摩打、數十元的天線及亞加力膠板等組成。(咁即係邊個先係機械人?)

  • 跟Ricky的低成本製作相比,使用遠距離控制遙控器的「反枱大叔」便昂貴得多,Kit Man為了作品日後可供收藏,不惜使用貴價摩打及AB膠等較昂貴的材料製作,共花三千多元。

    跟Ricky的低成本製作相比,使用遠距離控制遙控器的「反枱大叔」便昂貴得多,Kit Man為了作品日後可供收藏,不惜使用貴價摩打及AB膠等較昂貴的材料製作,共花三千多元。

  • Kit Man的另一作品火山造型的機械人,設計概念跟反枱大叔相似。

    Kit Man的另一作品火山造型的機械人,設計概念跟反枱大叔相似。

  • 香港區比賽負責人Tree和Lucas,早前亦有帶同他們的「打不到的空氣人」機械人到東京參加比賽,靈感來自《洛克人》角色空氣人,其裝備包括中間的芭蕉扇及左手上會發出二氧化碳攻擊的空氣炮,但攻擊力跟名字一樣──打不到人。

    香港區比賽負責人Tree和Lucas,早前亦有帶同他們的「打不到的空氣人」機械人到東京參加比賽,靈感來自《洛克人》角色空氣人,其裝備包括中間的芭蕉扇及左手上會發出二氧化碳攻擊的空氣炮,但攻擊力跟名字一樣──打不到人。

   

 

廢青、廢物、廢柴……跟「廢」有關的字眼,或者可以理解成由「廢物」演變過來的形容詞,從Google得來的解釋:「一種社會現象,表面上很廢,其實很有才,總有被燃燒的一天。」自雨傘運動後,本地年輕人紛紛自認廢青,甚至以此身份為榮;沒有最廢,只有更廢,早前有多位自認low-tech友,自製機械人到日本東京參加「廢柴機械人全球爭霸戰」(Hebocon)並獲得多項大獎,成為廢中之冠。
文:Wing  圖:莊振邦


「14年時在YouTube看到有段很好笑的機械人格鬥片,個比賽叫Hebocon,後來跟日本方面聯絡後,便成功將這比賽帶來香港。」Hebocon香港區比賽負責人Lucas和Tree說。這項機械人比賽,中文譯名非常貼地,名為「廢柴機械人大賽」,由日本人石川大樹於2014年創立,志在號召「低技術」機械發燒友,以自製機械人互相格鬥。「其實石川非常歡迎各國有興趣人士找他合作,在世界各地舉行這比賽,讓它遍地開花。」「廢」這個字,對本地不同年代的人有著不同意思,不過,無論你如何解讀這項比賽的意義,又或者是否認同「鬥廢」的競賽,首屆香港區「廢柴機械人大賽」還是於去年中順利舉行。「當時我們在Facebook上宣傳,製作了申請表讓大眾報名,不用繳交報名費。賽前的報名人數接近1,000人,但當我們致電他們作最後確認時,很多人都甩底,最後只有約300人參加。」同年11月,香港區再次舉辦第二屆比賽,不過報名及有到場的參賽者,人數均大不如首屆,「畢竟香港人都貪新鮮,當然也可能因舉辦時間相隔太近,第二次比賽只有不足60人參加。其實比賽很易玩,不論是香港抑或日本,模式都跟相撲比賽相似,比賽場地長1米,闊半米,機械人不能超過半米乘半米大,不可超過1kg重,只要將對方推出界便為之勝出。」

 
 
鬥不怕輸 鬥厚面皮
Lucas指,此項比賽嚴格執行「不能使用高科技」規則,否則便全無意義,「高科技指例如使用電路板、焊接電子零件及寫程式等。」他指參賽機械人最多只能使用四驅車用的「雞摩」,外型則跟「手作仔」無異。不論哪類型比賽,其真正意義往往只有參與者才可領會,尤其是這類玩味甚濃的「低技術」競賽,普遍人都視作兒戲(包括我),這更令人好奇,兩位早前在日本東京舉行的「廢柴機械人全球爭霸戰」中,分別獲得冠軍及最有創意大獎的本地設計師——「虎頭鍘製作」設計師Ricky及「勁揪體」字體創作者Kit Man,為何會花盡心思設計「廢柴」參賽?Kit Man說:「我覺得廢柴指的是參加者。」Lucas指,由於大部分參賽者屬非專業人士,設計過程有很多變數,如製作期間發現設計不可行,又或是缺乏相關零件,「香港區第一次舉辦時,很多報了名的人中途放棄,我相信原因是造不出機械人來,又或者,根本覺得自己做不出來,所以從沒想過做,索性不參加,這種就是真廢柴。對我而言,所謂廢柴精神是不要因為怕輸、怕瘀而不嘗試,如果你覺得自己不會成功,便不會踏出第一步,連試的機會都放棄。」

 
 
推倒重來無限loop
Kit Man早前在東京的全球爭霸戰中,其參賽機械人「反枱大叔」落場25秒即被K.O,卻獲得最有創意大獎,一項對他而言比冠軍來得更有意義的殊榮,「會不會贏出,其實我沒有想過。我只是一直想製作一個『反枱』機械人,因為我本身很躁底,加上從事廣告、設計業,時時要面對客戶,很易跟別人翻臉。其實首次參加香港比賽時,已經想造大叔這個設計,但最後改成了火山機械人。」他於兩次比賽中所造的機械人合稱為「反枱系列」,兩個均使用相同底板,「我經過了很多廢柴事才造出這個大叔啊!第一次造時,本來打算做自己個樣,豈料個頭愈造愈大,大到企唔穩,最後便改成火山,跟我報名時寫的設計概念有很大差別。這是比賽好玩的地方,構思時天馬行空,到真正要製造時才發現自己力有不逮,過程就是不斷又不斷地重新再來,如果你不放棄,最終都會造出一個可以參賽的機械人,即使它的外形和設計很低智。」

 
 
取材自日常生活
另一位在全球爭霸戰中獲獎,而且是最高殊榮得獎者——全場總冠軍的Ricky,可說是「刀仔鋸大樹」的最佳例子,事關他以「超抵價」300元製作費輕鬆勝出,「設計靈感來自《國產凌凌漆》,戲中周星馳的鞋是風筒,風筒是鬚刨,而鬚刨亦是風筒。」他的參賽機械人「Robot Controlled Controllor Robit」由兩部分組成,包括利用紙皮製成的老虎造型遙控掣,以及以亞加力膠片製成的四方型機械人,「我的目的只有一個——擾亂敵人!」Kit Man隨即說:「但你擾亂不到敵人,反而擾亂了媒體喎!」Ricky解釋:「比賽後,有記者誤將遙控器當機械人,證明我成功了!哈!其實很多參賽者都利用日常生活常見的物件作改裝,更有人隨意把數個膠樽紮在一起便來參賽,其實沒所謂的,我都是在家找紙皮來造,而且是到日本比賽前一晚才造好。」他指,其設計概念本來是「吸塑機」(塑膠熱溶機器),最後奮戰一星期終告失敗,「我起初想將家裡的吸塵機改裝成吸塑機,本來有兩星期時間慢慢造,造一個很厲害的機械人出來,但後來愈改愈low-tech,最後索性用膠片併成現在這個機械人。」雖然Ricky在比賽中奪冠,但有部分參賽者認為他的設計有犯規之嫌,「除了底部之外,其實我只用了兩個摩打令它可上下移動,及伸長天線攻擊對手,我首場比賽的對手是一架直升機,我用這條天線撩它的機葉,然後把它推出界外!明明就很low-tech,比賽後有人問,我的機械人的廢點是甚麼?我回答:我用了一個多星期砌一個造不出來的機械人,但用了5天砌出這個冠軍機械人。」
◆◆◆相關新聞片段可於am730 Facebook專頁重溫。◆◆◆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56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