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揸的士 食花生

2016年09月29日
全部 > 特寫
   

 

每天刻板營役的工作,
你又曾經有多少次想過辭職出走?
有書唔教走去揸的士,
在不少人心中是個很傻的決定。
他卻自得其樂,
笑言:「好過癮㗎!日日都食花生。」
他相信一份令自己快樂的工作,比薪金多少來得更重要。

文:Phoebe Yuen    圖:蘇文傑


花生每日食
「揸咗半年的士,睇咗好多嘢,簡直係大開眼界。」未滿三十的「紅的哥」,放棄任職5年的教席,搖身一變成為「的士佬」,更將所見所聞分享到社交網絡,於Facebook開設「我的你的紅的」專頁。「教書唔係唔好,我都教得好開心,不過太多人事問題太複雜。揸的士就唔同喇,我就係老闆,鍾意開工就開工,冇mood就休息。」紅的哥一星期工作兩天,租車一更12小時,計埋油費雜項大約600元,好彩的話,3小時便能回本。「當然,絕對係多勞多得啦!如果太攰或者冇mood咪早啲收工囉,自由度好高㗎。」對他來說,錢只要夠用就可,其餘時間,便寫下心情,紀錄生活。紅的哥有鋪儲車牌癮,除了起重機操作員的牌照,大部分的駕駛執照他早已考獲。「裸辭後喺度諗,既然有個的士牌,不如租架的士揸下四圍去。」
沒想到揸的士帶給他的,除了是時間和自由,更讓他眼界大開,花生日日食。「初時只係just for fun,一圓揸的士嘅夢,但我見嘅人、接觸嘅階層,我敢講絕對比立法會參選人多,絕對更貼地。」任何人都會有機會搭的士,只要趕時間,經濟能力似乎不在乘客的考慮因素之內,即使多富有,私人司機未能及時趕抵,還是要伸手截的士。辦公室的是非、朋友間的杯葛排擠、師奶們的八卦、太太的湊仔經,甚至男士的性需要等話題,紅的哥也聽過不少,彷彿是個透明人般,被乘客忽視。當然,也有不少人跳上的士,為的只是找個傾聽對象。認識本地不同社會階層的人和發生的小故事,令他的的士生涯過得更有趣。不過,他並沒有視此為終生職業。「我當自己過緊working holiday,不過人哋出國,我留喺香港咁解。揸多一年半載啦,睇夠歎夠我就會搵番份長工喇。」


司機 VS 乘客
「你做初一我做十五」,有惡司機,當然也有「惡啃」乘客,這可說是「有雞先或是有蛋先」定律。不論誰是誰非,大家似乎早已先入為主,認定港客一定是諸多要求又無禮;而司機一定是拒載又繞路,長期處於對立關係。「的確有部分司機會揀客同拒載,但都係嗰句啦,樹大有枯枝嘛!」他教路,根據法例,只要在非的士站的範圍,不論司機有否放上「暫停載客」的牌,司機都有權不理會伸手截車的乘客;然而,當司機停下接載,乘客上車後,司機再表示拒載,便屬犯法行為。因此,不想再被拒載的話,下次不妨先上車,再告訴司機目的地吧!「我自己都係乘客,遇唔少拒載,依家咪學精咗囉!」
另一樣較多引起爭議的地方,是行李收費的標準。「某些司機唔收取放置行李嘅費用,係佢大方,佢好人,但唔代表乘客唔使俾。」放置於車尾廂的行李,當然要按規定收費,每件$5;而放置於車廂內的行李,只要長、闊和高總和超過140厘米,同樣要支付每件$5的行李費用。」而來回過海隧道的收費,亦清晰列印於車門的當眼位置,只要細心閱讀,便不會引起誤會。折扣優惠(不論是折或提供折扣)、拒載、行李收費等爭辯,對雙方而言都是習慣成自然的行為,甚至有機會觸犯法例。紅的哥自言盡量避免爭吵,唔明講到佢明為止。「避免摩擦啦!開心又一日,唔開心又一日,開開心心咁載客咪大家happy囉!」


樹大有枯枝
各行各業總有壞分子,的士業界當然不例外。提供乘車優惠以提高競爭力,近年成了「老馮」之事,彷彿不提供折扣便是不入流。對乘客來說,有優惠當然是好事,但對於某部分不參與的司機而言,這種犯法行為,變相鼓勵乘客的「老馮」行為。一跳上車便問有否折扣,沒有折扣不是黑面,就是直接下車,認定有折才是正常。「呢啲思想行為完全係扭曲、頂爛市,唔係好明點解啲行家會做啲嘢去影響自己個行業生態。」不過,紅的哥亦直言,面對Uber及其他載客服務的競爭,他亦理解頂爛市的需要。「每程雖然賺少咗,但多咗人call車,走多兩轉,計番條數其實賺更多。」不過,此風確不可長。


你是如此的難以忘記
雖然只是短短半年時間,但他遇過的人和事,多得可以輯錄成書。「大部分都係牽涉土地問題。」一跳上車就慾火焚身、上下其手、做盡情侶間的行為,你以為這些已經很離譜?其實只是每天上演的小戲碼。他不時把遇到的事在Facebook分享,其中一個故事曾引起不少迴響,亦有傳媒爭相報道。上月他曾經接載一位在職媽媽,上車後只吩咐他在無目的地下漫遊半小時,好讓她在車上揼奶。「好多留言都話香港母乳哺育嘅配套設施並唔足夠,政策嘅配合亦唔完善。」藉著分享這故事,他希望更多人了解母乳哺育配套不足的逼切性。「自己權益自己推廣,靠政府?莫講話揼人奶,奶粉你都無得買!」
他亦驚訝,原來香港的色情事業如此興旺。他曾糾正某女乘客,旺角登打士街並沒有百佳超級市場,反而被她大喝:「百佳酒店呀哥!」又經常接載穿著性感的女生從A酒店前往B酒店,更笑說:「嚟嚟去去都係嗰班人,嗰幾間酒店。」難忘的事,還有從澳門回港的賭客,「佢一臉憔悴,勸我做人見好就收,千祈咪貪心,賭到一鋪清袋。我當堂打咗個突,心諗呢程車費點算?點知佢即刻一副得戚樣,話佢一早袋定的士錢,叫我放心,仲話:輸極都要留個錢搭的士返屋企!」看似難以置信的人和事,其實只是每天發生的平常事。


想輕鬆下笑下,去Facebook睇下佢嘅故事啦:我的你的紅的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56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