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I am who I am
導演:自己 編劇:自己 演出:自己

2016年08月25日
全部 > 特寫
  • I am who I am 
導演:自己 編劇:自己 演出:自己

  • Beatrice

    Beatrice

  • 阿仔

    阿仔

  • 人生是一個board game,即使有機會節節敗退,但只要能繼續擲骰子,就可以繼續用自己的方法享受其中。

    人生是一個board game,即使有機會節節敗退,但只要能繼續擲骰子,就可以繼續用自己的方法享受其中。

  • 人嘅未來係為生存而繼續,換句話嚟講,只要人一直生存,就要為未來繼續努力前進!唔好再停喺度,為自己做有意義嘅事,就算全世界睇唔起自己,都要活出自己最精彩嘅一生!

    人嘅未來係為生存而繼續,換句話嚟講,只要人一直生存,就要為未來繼續努力前進!唔好再停喺度,為自己做有意義嘅事,就算全世界睇唔起自己,都要活出自己最精彩嘅一生!

  • ▼「其實在看不出我是男是女時,我已經是一個少女BB。」

    ▼「其實在看不出我是男是女時,我已經是一個少女BB。」

  • ▼「 開始發育,開始長大,開始不照鏡,開始不開心。」

    ▼「 開始發育,開始長大,開始不照鏡,開始不開心。」

  • ▲「成人證件相,黑暗的背景反映了當時的內心世界──頹頹的活著。」

    ▲「成人證件相,黑暗的背景反映了當時的內心世界──頹頹的活著。」

  • ▲「甜蜜的笑容擄走了幾顆少女心,但我沒有真心愛過,對不起!」

    ▲「甜蜜的笑容擄走了幾顆少女心,但我沒有真心愛過,對不起!」

  • ▼16歲的他,一頭金毛,即使被喚作「MK仔」,至少大家看得出他是「仔」。

    ▼16歲的他,一頭金毛,即使被喚作「MK仔」,至少大家看得出他是「仔」。

  • ▲沒仔細檢查喉核,誰也看不出是他還是她。

    ▲沒仔細檢查喉核,誰也看不出是他還是她。

  • ▼22歲那年,開始入紙到威爾斯親王醫院排期約見精神科。

    ▼22歲那年,開始入紙到威爾斯親王醫院排期約見精神科。

  • ▼一臉帥氣,曾經迷倒過不少女生。

    ▼一臉帥氣,曾經迷倒過不少女生。

  • 透過真人圖書館,Beatrice(中)和阿仔一一解答大家的疑惑。「慶幸沒有遇到先入為主、心存憎惡的『讀者』。」Beatrice笑說。

    透過真人圖書館,Beatrice(中)和阿仔一一解答大家的疑惑。「慶幸沒有遇到先入為主、心存憎惡的『讀者』。」Beatrice笑說。

   

 

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,世界上絕不會有第二個你。即使是孖生兄弟姊妹,外貌多相似也好,性格各異,就是不同的人。我們有權去決定怎樣度過一生,不需要受控於任何人,也無需取悅別人。你就是你,you are who you are. 文:Phoebe Yuen 圖:朱古力、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


身份認同
穿上一襲連身白色長裙,飄著長長秀髮,畫上清秀的眉毛,櫻桃小嘴上塗抹著淡雅的粉色唇膏,舉手投足散發著嫵媚的女人味,怎料到從前的她,卻是男兒身。Beatrice從小喜歡穿裙子,愛作女性化的打扮,對她來說,自己的身體被錯配到男生身上,令她感到痛苦又可悲。一方面,要抑制自己的慾望,盡量不要在大眾面前表現真我;另一方面,卻又痛恨自己本是男兒身。終於,在去年8月,Beatrice完成了長達8個月的性別重置手術(俗稱變性手術),真真正正做回自己,做個不折不扣的女生。
另一位同樣是跨性別人士的阿仔,卻沒Beatrice好運,還正在等候安排接受手術。仍是女兒身的他,看起來根本跟男生沒半點分別,連說話的聲線和動作,也顯得豪邁爽朗。手臂的紋身,為他增添一份男人味。平日有健身的他,更練得一身結實的肌肉,令不少女生為他著迷。「我很討厭當女生,中學時期被迫穿校裙上學,覺得自己很噁心,索性每天遲到,11點才上學去,避開上班上學的人潮。」然而,當時老師並沒有真正了解他,只把他視作反叛的學生處理,逼令他穿上校裙,屢勸不果,後來更把他逐出校門。自此,他便放棄學業,豁然作自己喜歡的男生打扮。他於兩年前開始注射荷爾蒙,身體亦產生微妙變化,令他漸漸覺得,自己終於像個男生。

 
 
面對家人 面對自己
對他們來說,面對家人,比面對群眾的壓力更大。「小時候趁媽媽在廚房煮飯,便會偷偷穿上她的裙子。」Beatrice憶述。媽媽第一次發現的時候,甚麼也沒說,只跟Beatrice四目交投,時間彷彿瞬間凝住了。「她覺得我只是好奇,就沒再追問,事件亦暫告一段落。」於是,她便想其他辦法來滿足變成女生的慾望,例如用毛巾包裹著自己,扮作穿著裙子。她又直言,小時候愛作女性打扮,部分原因是為了滿足性慾,每次穿起裙子,也抵不住性興奮。「直至大學畢業後,感覺終於長大了,能夠獨立自主,便決定不再閃閃縮縮,做個真正的女人。」她慶幸有個體貼的媽媽,一直默默地給予支持。6年前開始,Beatrice已經作女性打扮,同事朋友早已接受這樣的她。唯獨和家人見面時,才盡量作中性打扮,以免他們接受不來。「媽媽開始在猜想我對性別的認同,直至我們認真坐下來慢慢討論、溝通,她的反應亦很正面,接受本來的我。」由於在香港接受變性手術前,相關醫療部門會建議當事人在父母陪同下與醫生會面,以便了解手術內容及風險,同時對子女的決定有更深認識。為表支持,Beatrice的媽媽亦有陪同她見醫生,從而學習如何過渡心理上的關口。「她是接受的,只是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接受。」
至於性格較內向的阿仔,一向像個獨行俠般,我行我素。即使中學時被逐出校,父母也沒多過問。直至他第一次見精神科醫生後,得知需邀請父母同行,他才鼓起勇氣向媽媽坦白。也許從小到大的男性化打扮,父母早就心裡有數。但同時因為他沉默寡言,自小甚少跟父母交談,因此亦用了不少時間說服家人接受自己的決定和取向。「仔大仔世界,媽媽知道改變不了,便得接受。」評估初期,只有媽媽陪伴左右。「爸爸比較『古老石山』,怕他一時接受不了,便先隱瞞著,找個適當時候再說。」不過,紙又怎能包得住火呢?其實醒目的爸爸早已察覺端倪,但為了雙方好接受,爸爸不揭穿,只裝作「好奇」問長問短。這樣的舉動,猶如無形的支持,令阿仔更有信心面對手術後的變化。「現在也是由媽媽幫忙注射賀爾蒙補充劑。」二十多年來,阿仔跟父母也沒多兩句,豈料這次手術,重建了阿仔的身體,給他一個真正的男兒身之餘,亦意外增進了跟父母的感情。「這絕對是一個bonus。」

 
 
真人圖書館
大眾對於跨性別人士一直有很多疑問,「變態」、「易服癖」、「心理不平衡」……等等的負面標籤,彷彿與他們掛鈎。《WMA大師攝影獎》(前身為WYNG大師攝影獎)早前舉行了真人圖書館活動,邀得Beatrice和阿仔擔任「真人圖書」,供大眾「借閱」,以互動的方式讓大家盡情發問,解開心中的疑惑。Beatrice指:「大家最好奇是我們怎會有變性的念頭。」Man爆的阿仔答道:「人人都有夢想,只是出發點各有不同。只說不做,只代表你沒有大志,那請你不要看小我。」「連對住自己都覺得不舒服、不安,又怎能好好活下去呢?」Beatrice補充。活在不該屬於自己的身體內,並非他們的錯。假如能夠改變一切,在心理和身體上變回原始慾望裡的自己,有何不可?
將於11月跟外科醫生會面的阿仔,排期後便可接受手術,將整個子宮摘除後,女性的性徵會漸漸消失,之後需要長期服用或注射賀爾蒙補充劑。終生吃藥或打針,聽起來像是苦事,有人會問:「何苦攞苦嚟辛?」不過,對於阿仔或其他跨性別人士來說,是男是女不一定是與生俱來的,男兒身,女兒心,抑或女兒身,男兒心,在他們而言都是苦不堪言的事。既然現今醫學能夠改變這一切,何不豁達地做自己喜歡的事呢?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48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