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[am故事]視障健視 二人四足 憑信協力 共享破風

2016年08月24日
全部 > 新聞
  • [am故事]視障健視 二人四足 憑信協力 共享破風

  • [am故事]視障健視 二人四足 憑信協力 共享破風

  • [am故事]視障健視 二人四足 憑信協力 共享破風

  • 視障與健視的4人透過活動熟絡了,距離拉近了。

    視障與健視的4人透過活動熟絡了,距離拉近了。

  • 秀媚(後)享受與展堂在單車上有傾有講,兩母子變得更親近。

    秀媚(後)享受與展堂在單車上有傾有講,兩母子變得更親近。

  • 漢彥(後)完全信賴澤禧,在協力車上共同進退。

    漢彥(後)完全信賴澤禧,在協力車上共同進退。

  • 協力車講求兩人的合作及信任,才能到達目的地。

    協力車講求兩人的合作及信任,才能到達目的地。

  • 黃蘊瑤在2010年亞運的場地單車記分賽中被撞倒地受傷仍負傷比賽更奪銀牌。

    黃蘊瑤在2010年亞運的場地單車記分賽中被撞倒地受傷仍負傷比賽更奪銀牌。

   

 

剛過去的奧運,一次又一次看見單車選手在賽道上跌低再爬起,奮力完成比賽,每一幕都扣人心弦、激勵人心。在人生的賽道上,亦有人藉著單車運動,帶出互助互勉、堅毅不屈的精神——想說的是視障人士在健視領航員協力下,以二人四足踏上協力車,共享「破風」之快,並將視障與健視的世界,拉至咫尺之間。
文:簡淑敏 攝:莊振邦、陳奕釗


嘗試閉上雙眼,在漆黑中踩著單車,敢嗎?一班視障人士騎上單車,同樣感受速度,他們聆聽風聲及車轆聲,雙腳一直踩著踩著,全因他們有可以信賴的領航員,一同騎著協力車,一同感受沿途的人生風景。
香港人稱的「雙人單車」,在台灣稱之為「協力車」,有兩人同心協力推動的意思;通常依靠前座控制方向,後座主要出力,踩到目的地。已經全失明的秀媚,與僅得一成視力的漢彥,由領航員帶領再次踏上單車,享受「破風」的感覺。


母子情——兒子細訴沿途風景
秀媚於出世時已有視力問題,曾接受過手術,惟廿多歲時已全失明,之前也曾嘗過踩單車的樂趣,但失明後,即使帶著兒女往踩單車,她也只是坐在旁邊,「聽著」兒女踩單車。她表示,「根本唔會同朋友或仔女去踩單人單車,一定唔會落場踩。」其17歲的兒子展堂也稱,年幼時雖曾與家人往踩單車,媽媽也是坐著的多,有時會讓媽媽坐上單車,向左向右地指揮方向,但機會都不多。
直至參加了盲人輔導會的協力車活動後,兩母子再次有機會齊齊踩單車。秀媚說,本身真的很喜歡踩單車,而協力車也容易上手,「我又信得過我個仔」,所以毋須花精神留意環境或擔心控制方向問題,只需要出力便可,更有人向她講解旁邊的風景,可以好好享受風聲、速度感。展堂表示,踩協力車與單人單車有明顯分別,「單人單車我可以唔使理身邊或後面嘅人,見到隔籬無嘢,我可以一枝箭咁踩,甚至攝車罅」,但雙人單車講求合作,要顧及後座;他續稱,有時在空曠地方,也會加速,希望媽媽聽到單車轆聲、風聲,讓她感受大自然,而兩母子邊踩邊傾,關係也變得更親近。


兄弟情——互相學習打破隔膜
除了秀媚兩母子外,僅得一成視力的漢彥,也因為協力車認識了年僅16歲的領航員澤禧。漢彥於6歲時已患有感光細胞退化,目前只看到些少光暗及影,紙張上的字已無法看清,在未有眼疾前,曾經踩過有輔助轆的單車,自此便再沒有機會了。今次再踩上單車,他表示感覺「好爽」,可享受風聲、速度帶來的感覺,更笑言領航員可以再加快速度。
至於澤禧本身是單車教練,他指與視障人士踩協力車,與自己踩單車完全不同,也多一點關顧及細心,而且在他們身上學到很多東西。澤禧表示,以前從未接觸過視障人士,以為他們會因失去視力而比較悲觀,但認識漢彥後,覺得視障朋友出入自如,面對陌生環境也能克服,十分勇敢,也十分樂觀。兩個小伙子,因為一架協力車,建立信任,漢彥對領航員完全信任,踩車前或後,一直搭著澤禧的膊頭,由對方帶領;澤禧也駕輕就熟地,拉著對方觸摸單車的每一個部件。
香港盲人輔導會將於11月舉辦「咫尺瞳行」協力車慈善行,希望透過活動推動共融,讓健視與視障人士同享踏單車之樂,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。大會更邀請著名單車運動員「鐵血女車神」黃蘊瑤及郭灝霆擔任活動大使,目前已有約100位視障人士報名參加,故該會將再招募更多領航員作配對,共同參與這具意義的活動,並同時招募贊助為往後協力車活動籌集經費。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56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