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字裡人間

2016年08月18日
全部 > 特寫
  • 字裡人間

  • 任爸爸1954年6月份的糧單,職別一欄寫上「排字」。

    任爸爸1954年6月份的糧單,職別一欄寫上「排字」。

  • 攝於「光華」的華賢坊西舊舖,相中Sam哥正操作現時仍在店內的海德堡印刷機。

    攝於「光華」的華賢坊西舊舖,相中Sam哥正操作現時仍在店內的海德堡印刷機。

  • 由德利印製的1952年揭頁日曆,設計簡單精美。

    由德利印製的1952年揭頁日曆,設計簡單精美。

  • 任爸爸當年被「德利印務」裁員後,裁員信列明,若公司業務回穩,將優先考慮重新聘用。

    任爸爸當年被「德利印務」裁員後,裁員信列明,若公司業務回穩,將優先考慮重新聘用。

  • 相中的16吋「手落照鏡」印刷機,有逾半世紀歷史。

    相中的16吋「手落照鏡」印刷機,有逾半世紀歷史。

  • 這台「手搖照鏡」比16吋「手落照鏡」更原始,需全人手操作。

    這台「手搖照鏡」比16吋「手落照鏡」更原始,需全人手操作。

  • Sam哥操作這台海德堡「風喉照鏡」時手法純熟,笑言跟它是數十年的老友。

    Sam哥操作這台海德堡「風喉照鏡」時手法純熟,笑言跟它是數十年的老友。

  • 長方形的托盤「字的」不但方便搵字粒,更可避免刮花字粒表面。

    長方形的托盤「字的」不但方便搵字粒,更可避免刮花字粒表面。

  • 4家不同鑄字公司生產的字粒,惟獨「永成」的出品是空心設計。

    4家不同鑄字公司生產的字粒,惟獨「永成」的出品是空心設計。

  • 活字印刷排版時用來量字距的「瓜打」。

    活字印刷排版時用來量字距的「瓜打」。

  • 英文字粒最小的是6號字,尺寸跟電腦顯示的6pt一樣。

    英文字粒最小的是6號字,尺寸跟電腦顯示的6pt一樣。

  • 鉛字粒分為(左至右)特號、初號、大號、3號、4號、5號及6號。

    鉛字粒分為(左至右)特號、初號、大號、3號、4號、5號及6號。

  • 當年的鑄字公司如博文和達興都提供字款書目供參考。

    當年的鑄字公司如博文和達興都提供字款書目供參考。

   

 

昔日的文字與印刷業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,
但在文字未死前,現時全港唯一的活字印刷公司「光華印務」,
該有的陣陣油墨味已消失於空氣中,店舖偌大,
卻靜得只有老闆任偉生(Sam)與任太的家常話,
一台台印刷機只能一聲不吭,在旁靜靜候命。

文:Wing  圖:莊振邦


因父之名
中上環一帶曾經是本地印刷業總部,單是西街便有數十家小型印刷公司,Sam哥指,那個年代,這類小店絕大部分都能做到子承父業,衍生大量「家庭式印刷舖」紮根此區數十載。「光華印務」由任爸爸一手創立,而任家六兄妹中,排行第四的Sam哥已繼承父業多年。任爸爸原籍鶴山,五十年代從內地來港後跟叔父學習印刷並入行,Sam哥說:「當時走難嚟香港嘅鶴山人聚居中上環一帶,主要從事4個行業,包括照相、賣茶葉、賣故衣和印刷,阿爸係跟阿叔學師然後就出去打工。」他認為,印刷是一門非常繁複的工作,排版、裁紙、印製和訂裝等,工序多且複雜,而負責排版和操作印刷機的,是印刷業靈魂人物,事關工種需一定技術,而任爸爸的強項正正就是「執版」,難怪他得意地說:「阿爸當年仲係喺德利度做添㗎!」提到這家德利印務,至八十年代仍可在香港找到其蹤跡,Sam哥從抽屜拿出一個揭頁日曆說:「這是德利當年自家印製的,係大公司先印到㗎。」看來平平無奇的日曆,對當年來說絕對是成本極高的產品,事關活版印刷需人手排版,而它內藏365頁紙,即是需準備365塊已排好字粒的印刷版,「呢類日曆有時仲會送俾客,當年只有大廠捨得印,靠小訂單維持生計嘅家庭式舖頭,邊有咁嘅資本啊。」


手落照鏡 VS 風喉照鏡
1954年德利裁員,任爸爸在鴨巴甸街53號自立門戶,創立了光華印務。這家開業62年的印刷老店,先後搬遷3次,首次遷移,時為1964年,由鴨巴甸街遷往華賢坊西,而那裡亦是Sam哥與印刷初接觸的地方。他從抽屜找出一張七十年代的舊照,相中背景是當年「光華」位於華賢坊西的舖頭,而相中的Sam哥,仍是位二十多歲的大男孩,「搬去華賢坊西嗰陣我得6歲,已經落舖幫手㗎啦,同舖頭嘅印刷機一齊大,好細個已經要幫手買字粒、信封及油墨,又或者去攞手稿。七十年代嘅文華里,俗稱圖章街,嗰度啲舖頭唔止幫人造圖章,仲會接埋印卡片同埋印信封信紙嘅單,佢哋接咗之後會交俾我哋呢啲小型印刷公司做,攞咗啲稿返嚟就執版印,當時光華部分生意就係嚟自呢類舖頭。」眼前的Sam哥,跟攝於華賢坊西舖的舊照比較,當然年長不少,但跟他「合照」的西德製海德堡印刷機卻依然「壯健」,「呢部機七十年代買㗎,依家仲用得,我哋俗稱為『風喉照鏡』,屬於半自動機,因為用風力吸紙,一個鐘印到二千幾至五千幾張,當時嚟講算好快㗎啦,亦由於用滾桶式印刷,印出嚟顏色均勻,當年要成6萬至7萬蚊先買到。」Sam哥接著又找來一張兒時照片,「相中後面嗰部就係16吋『手落照鏡』,老竇開舖時買落㗎,依家扔咗啦,係香港製造㗎!呢部機印到16吋紙,行摩打,不過就要人手加紙囉,所以先叫『手落』照鏡之嘛!」


惜「字」如命
Sam哥指,只要是由人手拼砌鉛字粒執版的印刷方法,都屬於活字印刷或活版印刷,相較於現時的柯式(菲林)印刷、數碼及雷射印刷術,缺點是效率低,但真正令它被社會淘汰的最大因素,是因為它必須與字粒共存,「八十年代好多行家轉用柯式,好多賣字粒嘅舖頭相繼結業,到九十年代中,連最後一家鑄字行都執埋。」由於字粒與活字印刷的緊密連繫,依附著當年印刷廠生存的鑄字公司同樣選擇紮根中上環,但在唇齒相依的營商關係下,它們自七十年代起也逐一倒閉。首家結業的是七十年代中後期倒閉、位於威靈頓街的永成,接著是八十年代初結業、位於砵甸乍街的博文,第3家是消失於八十年代末、位於結志街的建國,至九十年代初,連最後一家達興鑄字行也宣告倒閉,「依家好多行家都因為搵唔到字粒而要轉做柯式,依家唔止香港、澳門,連廣東都冇人做活版,好自然就冇晒鑄字廠。九十年代有好多字粒俾人當爛鉛賣,我仲記得當時賣6蚊一斤,好在嗰陣我買咗好多,如果唔係都做唔番活版印刷啊!」提到「字粒」,Sam哥指,當年4家鑄字公司出產的字粒,幾乎大小相同,適用於所有活字印刷機,最小的是6號字,由小至大的順序是6號、5號、4號、3號、大號及初號,據講更大的稱為特號,用於廣告印刷,「當年其中3間鑄字廠嘅字粒係好難分,惟獨是永成最易認,因為佢偷工減料!」Sam哥手執的4款字粒中,其中一款屬空心設計並鑄有「永成鑄字所」,他笑言這是聰明的營商手法,既有自家牌頭亦可縮減成本。
如Sam哥所言,印刷工都有上欄、下欄之分,下欄指的是低技術工作如整理紙張等,而上欄工夫之一則是任爸爸從事的排版員,「我阿爸強項係排版,我就專門操作機器,即係負責印嘢。」他解釋,排版是最考功夫的工序,在電版上排字粒非常耗時和花心思,「最基本係睇字款,放字粒時要計字距,我哋用俗稱『瓜打』嘅鉛塊計算,唔同大小嘅字粒都有專用瓜打,而行距就用鉛片。」所謂工欲善其事,排版工作繁複如此,自然需要工具輔助,例如盛載字粒的「字的」、銅片和字鉗等,不過,Sam哥似乎特別照顧成千上萬粒的字粒,他著攝影師不要磨擦枱面,一旦刮花便會影響印刷效果,「字粒好易耗損㗎,尤其英文字,用耐咗又會磨蝕,有時啲版有一半新字粒一半舊字粒,負責操作印刷機嗰個就要用瓜打托番高,好大責任㗎。」


活字寶手作坊
Sam哥近年致力舉辦「活字寶手作坊」,除了分享本地印刷業歷史外,更教授參加者活字印刷基本知識及自製DIY賀卡,詳情可瀏覽活字寶手作坊facebook專頁或致電2546 8970查詢。
地址:光華印務(上環西街45號地下)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56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