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We can do it!

2016年08月11日
全部 > 特寫
  • We can do it!

  • 速度接力跳著重默契,繩中人一不小心就會「中頭獎」。

    速度接力跳著重默契,繩中人一不小心就會「中頭獎」。

  • 悅童(左)和心怡熱愛跳繩,每周花上12小時練習。

    悅童(左)和心怡熱愛跳繩,每周花上12小時練習。

  • (左起)香港跳繩代表團成員李心怡、伍悅童、黃啟銘、劉浩男、周永樂及何柱霆。

    (左起)香港跳繩代表團成員李心怡、伍悅童、黃啟銘、劉浩男、周永樂及何柱霆。

  • 頸上的金牌見證著他們一路以來的努力。

    頸上的金牌見證著他們一路以來的努力。

  • 與其他國家的選手交流,知己知彼。

    與其他國家的選手交流,知己知彼。

  • 香港運動員一樣能於國際賽事上發熱發亮。

    香港運動員一樣能於國際賽事上發熱發亮。

  • 花式跳繩講求創意,原創動作令評判眼前一亮,自然能獲取更好成績。

    花式跳繩講求創意,原創動作令評判眼前一亮,自然能獲取更好成績。

  • We can do it!

  • We can do it!

  • We can do it!

  • We can do it!

  • We can do it!

   

 

沒有他們創下的佳績,港人未必對跳繩這項運動有所認識,亦未必留意香港跳繩隊一直以來的努力。一場「世界跳繩錦標賽2016(世錦賽)」暨「瑞典公開賽」,香港跳繩代表團勇奪22金、22銀及19銅,包攬男子組總成績冠亞季軍之餘,更創下多項世界紀錄,為港爭光。凱旋回歸,帶來的除了獎牌及榮譽,亦把香港跳繩隊這名字帶到世界舞台。文:Phoebe Yuen 圖:蘇文傑


香港精神
由何柱霆、周永樂、黃啟銘及劉浩男組成的男子組,奪得世錦賽男子組團體冠軍。於「4X30秒速度接力跳」、「4X45秒交互繩速度接力跳」、「2人同步花式」、「4人同步花式」、「3人交互繩花式」及「4人交互繩花式」6個項目中,分別奪得4項冠軍及2項亞軍,累計總成績排名奪得總冠軍。其中,「4X45秒交互繩速度接力跳」一項,更以671.5下(只計算右腳下數)的成績創下世界紀錄。而兩位首度參賽的女運動員,年僅12及13歲的伍悅童及李心怡,亦分別於世界跳繩青年錦標賽(世青賽)中,獲得「個人花式」及「30秒速度跳」冠軍。
創下如此佳績,他們當然感到鼓舞,亦感謝教練的指導和意見,才得以保持每組動作的穩定表現。永樂表示:「我最想多謝家人一直以來的支持,亦感激教練和隊友,鼓勵我於個人賽中表演一套有自己風格的花式。由於這套動作有難度較高的花式,沒有他們的支持,我也許沒有信心做好。」憶起比賽當日的情形,於「4X45秒交互繩速度接力跳」中任最後一棒的柱霆直言特別緊張:「當前面3位隊友都做得如此暢順,沒有任何失誤時,跳出水準,當下不禁緊張起來。假如自己有失誤的話,除了會影響成績,亦會影響士氣,令大家失望。」面對緊張關頭,柱霆接棒時,頭10秒的高度集中成功跳出節奏,場外的教練和隊友的打氣聲,亦令他開始放鬆,忘了自己置身比賽中。「最後10秒真的特別疲憊,速度有稍為放慢,不過最重要是保持節奏。」四子異口同聲表示,比賽時最重要是保持平常心,面對壓力時不要過分緊張,只要將平日的訓練發揮出來,做到最好便足夠。浩男指:「速度跳並沒有特別加快速度,保持平穩及水準,只要不失足絆倒便可。」

 
 
港隊優勢
連同教練,一行137人的代表團於世錦賽前陸續抵達瑞典,適應當地環境及進行特訓,以迎接比賽。啟銘指:「我們於比賽前4天已抵達瑞典馬爾默(Malmö),每天一早開始練習,中午後進行第二次特訓,每天兩次、每次3小時的訓練有助我們適應比賽節奏,以及訓練體能應付4小時的比賽。」雖說跳繩的器材只需一條繩及空地便可,不過場地地面的用料和軟硬度,會直接影響發揮。永樂笑言:「最難適應是室內沒有空調,十分焗促。(那如何解決?)唯有一感到翳焗便走出室外呼吸一下。」
4位男運動員中,有高大的、有健碩的,對於跳繩這項運動來說,各有優勢。高大如啟銘,手腳較靈活,有利花式表演時動作更俐落敏捷;而健碩如浩男,自然更有力量應付速度跳。「揈繩其實好攰!」浩男笑說。
團體賽講求合作精神,沒有任何人可獨當一面。揈繩的要配合跳繩的同伴,力度稍有偏差,跳繩的就會「中頭獎」,4個人一條心,難怪他們感情如此要好。至於要獨自上陣的心怡,座右銘是:冷靜。「如此多人同時比賽,真的會感到壓力。不過緊張就容易絆倒,因此要學會冷靜。」年紀小小已經見慣大場面,明白比賽時的心態有時比技巧還更重要的道理,前途可謂無可限量。累積實戰經驗,相信日後的發展絕對有望比幾位同門師兄青出於藍。

 
 
冠軍的意義
世界冠軍和世界紀錄對這班香港代表來說,絕對是一項殊榮。而更重要的,是令香港人更認識跳繩這項運動,亦同時把香港跳繩隊的名字帶到世界舞台。浩男感激:「這次比賽的勝利有不少主流媒體報道,身邊亦多了朋友主動了解和認識,令我們相當意外。」而令這運動普及,也是他們小小的願望。「當初只為興趣而接觸跳繩,到現在,能將興趣變作成就,是我們始料不及的。」悅童說。由於四子現時於大專主修體育,亦期望畢業後能從事與體育相關的工作。提到跳繩運動員的生涯,一般只到三十多歲。「始終步入中年,體力開始下降,會顯得有點吃力。」柱霆指。退役後,部分運動員會選擇執教鞭,培養新一代的精英。對於仍有十多年運動員生涯的四子來說,最希望能以香港運動員身份參與奧運會。「我們最想加入香港體育協會暨奧林匹克委員會(港協暨奧委會),爭取國際奧委會的認同,將跳繩列入奧運比賽項目。」
 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64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