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七年長征尋膠跡

2016年08月04日
全部 > 特寫
  • 七年長征尋膠跡

  • 《A Plastic Oceans》導演Craig Leeson。

    《A Plastic Oceans》導演Craig Leeson。

  • 全球每年生產逾3億噸塑膠垃圾,逾半屬即用即棄。

    全球每年生產逾3億噸塑膠垃圾,逾半屬即用即棄。

  • 位於亞洲南部的島國斯里蘭卡,是全球六大塑膠污染重災區之一。

    位於亞洲南部的島國斯里蘭卡,是全球六大塑膠污染重災區之一。

  • 在鳥類體內發現大量海洋垃圾,當中包括塑膠。

    在鳥類體內發現大量海洋垃圾,當中包括塑膠。

  • 世界徒手潛水冠軍Tanya Streeter(圖)與Leeson同為專業潛水員,多次合作潛入深海拍攝。

    世界徒手潛水冠軍Tanya Streeter(圖)與Leeson同為專業潛水員,多次合作潛入深海拍攝。

  • 七年長征尋膠跡

  • 位於南太平洋的島國圖瓦盧四處都是塑膠垃圾。

    位於南太平洋的島國圖瓦盧四處都是塑膠垃圾。

  • 七年長征尋膠跡

  • 生長於深海的海草夾雜了大量塑膠粒。

    生長於深海的海草夾雜了大量塑膠粒。

  • Leeson指印度的塑膠污染僅次於中國,多少也源於貧窮問題。

    Leeson指印度的塑膠污染僅次於中國,多少也源於貧窮問題。

  • 攝製隊的潛水員在海底撿走塑膠化驗,部分驗出有毒致癌物。

    攝製隊的潛水員在海底撿走塑膠化驗,部分驗出有毒致癌物。

  • 團隊在深海撿走海龜屍體解剖,發現體內藏有大量小膠粒。

    團隊在深海撿走海龜屍體解剖,發現體內藏有大量小膠粒。

  • 《A Plastic Oceans》攝製隊動用潛水艇深入海底,結果在法國偏遠的深海都能找到塑膠。

    《A Plastic Oceans》攝製隊動用潛水艇深入海底,結果在法國偏遠的深海都能找到塑膠。

   

 

里安納度狄卡比奧奪得應屆奧斯卡影帝時,憑一番「環保宣言」獲得全球掌聲,
更被譽為關心社會的有品巨星。名人效應或者是宣揚環保理念最簡單之法,
但仍有一群無名英雄,花上無數時間和金錢向大眾揭露全球生態危機,
甚至踏上長征,花7年走遍世界,記錄全球膠跡。

文:Wing  圖:莊振邦、部分由受訪者提供


記錄污染路線圖
來自澳洲的新聞工作者Craig Leeson,2010年與BBC著名特輯《Blue Planet》監製Jo Ruxton,以及世界徒手潛水冠軍Tanya Streeter合作拍攝紀錄片《A Plastic Oceans》,這位曾於BBC、CNN、ABC及彭博等新聞機構工作的資深記者,2000年初創立了兩所製片公司Leeson Media International Limited及Ocean Vista Films Ltd,從此便集監製、導演以至演員多個身份於一身,不過,他強調自己仍是新聞工作者,對報道海洋生態問題有種莫名的使命感,「我喜歡說故事,就像新聞工作一樣,整理元素,然後呈現給觀眾,但電視台的新聞最長都只有兩分鐘,不能完整地將故事呈現,所以製作紀錄片就成了另一種新聞平台。」任職新聞記者多年,Leeson足跡幾乎遍布全球,早已得知海洋生態正面臨危機,96年至06年間,他駐守位於爪哇島的印尼首都雅加達,親眼目睹當地塑膠使用量之多,作為新聞工作者,他既震撼又憤慨,及至10年終於付諸行動,與多個國際海洋保育非牟利團體如The Ocean foundation及英國的The Plastic Oceans Foundation等合作拍攝紀錄片《The Plastic Ocean》(下稱《Plastic》),聯同Jo Ruxton及Tanya Streeter走訪全球多個塑膠污染重災區,除了拍攝當地人的塑膠使用情況外,更以水底攝影機、潛水艇等裝備記錄「膠化」的海底影像,尋找由塑膠分解的有毒物質,是怎樣從海水、魚類傳播至人體;從資料搜集、化驗、研究至拍攝及剪輯,團隊足足花了7年時間製作,雖然今年初已發布預告片,可惜至今仍未找到發行商。


不止海洋真心膠
「拍攝《Plastic》是Jo Ruxton的提議,她了解海洋面臨的危機,基本上整片海洋都布滿塑膠!這是很容易理解的說法,亦很多人知道,但知道又如何?沒有人想理,因為未殺到埋身,反正遠在他國可以扮唔知。所以,我們要證明膠污染正威脅全球人類。這次我們在海洋生物身上有新發現,我和幾位科學家、攝製人員及生物學家,坐潛水艇深入1,600公里深海底,撈獲海洋生物屍體解剖,發現體內藏有很多細小的膠珠,這現象非常可怕!」Leeson指,這顯示了塑膠已在海洋以至全球「繁殖」,間接解釋了美國疾控部門的研究──全美有百分之九十以上人口體內藏有塑膠。《Plastic》攝製隊把嚇人的畫面包括布滿膠珠的海豚、海龜屍體統統記錄下來,這些影像至今仍烙印在Leeson腦海,「這是因為塑膠廢料隨海洋食物鏈的運行而擴散的結果。人類把塑膠扔進大海,小魚會連同食物一併吞食,然後大魚又吃掉小魚,膠珠便這樣傳播開去。」膠珠在海洋飄浮當然不可能影響人類健康,但當它與化學污染物混合後便會形成致癌物,繼而在人類世界無孔不入,「我們將魚類屍體解剖後,抽取部分物質作化驗,發現有致癌物質黏付在魚身,因為船隻航行時遺下的汽油、煤油、柴油、潤滑油以至石蠟、瀝青等化學物,還有金屬等有害物料,流進海洋後令塑膠分解,變成致癌物,而且它無色無味,肉眼無法看到,相信我們已大量進食了,所以我現在都不吃魚類,這等同直接進食致癌物。」同時,Leeson亦在岸邊撿走海鳥屍體進行解剖,結果同樣發現大量膠粒,他指,鳥類亦受膠污染影響,當牠們在岸邊覓食時,把膠廢料如樽蓋等一併進食而窒息致死,而且,鳥類習慣於海上獵食海魚,進食時便連魚類身上的致癌物都統統吞食,當牠們飛至不同地方時,有毒物便傳至世界各地。


膠袋等於新鮮?
Leeson形容長達7年的拍攝旅程,猶如追蹤海洋污染物行蹤,他們先從海洋生物屍體找線索,找到污染物及塑膠後,便把污染物分類並找出源頭,然後再以燃燒等方式對物料進行測試,推算它對人類的影響,呈現了一幅塑膠污染路線圖。「我們到了塑膠使用量最高的國家如印度、中國、菲律賓、斯里蘭卡、位於南太平洋的島國圖瓦盧等地拍攝,而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塑膠污染六大重災區之一的中國,他們似乎從不認識回收是哪回事,他們不止到處都是膠,而且即用即棄,就連買杯飲料都用塑膠袋。不止中國人,其實全球很多地方的人都認為膠袋象徵新鮮和乾淨,好像在超市買生果,通常都用保鮮袋包裝,這是一種形象化的洗腦,其實用膠袋來裝的東西可以有多乾淨?相信很多人都心知肚明吧,只是因為膠袋可即用即棄,太方便了。」他指,這些地方普遍沒有嚴謹的排污法,如內地為維持稅收而向高污染產業收取低廉的排污費,廠商無需顧慮產生多少污染物,人民卻養成使用塑膠的習慣,「雖然現時的塑膠容器都印有塑膠分類標誌,但大眾卻以為任何塑膠都可回收,最終當局需花上更多人力和物力才能做好回收工作。」Leeson指,全球現時每年生產逾3億噸塑料,不少國家正積極提升民眾回收塑膠意識,當中以德國最具參考價值,「我們到過德國採訪,它是個工業國,而且有不少塑膠廠,早年是個工業污染相當嚴重的國家,當地政府自91年起推出自願回收獎勵計劃,在超級市場等地點設置回收機器,市民每投入一個膠樽等塑料便可獲得25仙歐元,所以德國街上不會有任何塑膠造的東西,因為每件都是錢,而且現時的回收率已高達百分之九十,有機器能自動把塑料分類成可回收及不可回收,令回收工作更具效率。」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72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