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紙上的Mauritshuis之旅 荷蘭海牙莫瑞泰斯皇家美術館

2016年06月23日
全部 > 特寫
  • 紙上的Mauritshuis之旅 荷蘭海牙莫瑞泰斯皇家美術館

  • Johannes Vermeer 
《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》 1665 
這幅全球知名的《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》是Mauritshuis的鎮館之寶。曾巡遊日本、美國及意大利展出,為Mauritshuis翻新工程籌款。

    Johannes Vermeer
    《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》 1665
    這幅全球知名的《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》是Mauritshuis的鎮館之寶。曾巡遊日本、美國及意大利展出,為Mauritshuis翻新工程籌款。

  • Mauritshuis現貌。

    Mauritshuis現貌。

  • Mauritshuis翻新工程設計圖。

    Mauritshuis翻新工程設計圖。

  • 真人版《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》踏足翻新後的Mauritshuis,正在參觀她的「新居」。

    真人版《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》踏足翻新後的Mauritshuis,正在參觀她的「新居」。

  • 來自Haarlem的Elsa Oushoorn透過參與Mauritshuis Facebook的活動,上載了一幅她與掛在家中的《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》合照。在芸芸參加者中贏得比賽後,獲邀在博物館中搭建她一比一的客廳模型,而掛有《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》的位置則換上真跡。她指:「能和丈夫在『家中』欣賞真跡,覺得不可思議。」

    來自Haarlem的Elsa Oushoorn透過參與Mauritshuis Facebook的活動,上載了一幅她與掛在家中的《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》合照。在芸芸參加者中贏得比賽後,獲邀在博物館中搭建她一比一的客廳模型,而掛有《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》的位置則換上真跡。她指:「能和丈夫在『家中』欣賞真跡,覺得不可思議。」

  • Dr. Emilie E.S. Gordenker,Director of Mauritshuis(荷蘭海牙莫瑞泰斯皇家美術館館長)

    Dr. Emilie E.S. Gordenker,Director of Mauritshuis(荷蘭海牙莫瑞泰斯皇家美術館館長)

  • Johannes Vermeer
 «View of Delft»   1660-1661
畫出了Dutch Golden Age的日常風景。城市的靜態令人感到平靜安逸,在Vermeer筆下,水面、城市和天空呈現在三個橫向空間,層次分明。

    Johannes Vermeer
    «View of Delft» 1660-1661
    畫出了Dutch Golden Age的日常風景。城市的靜態令人感到平靜安逸,在Vermeer筆下,水面、城市和天空呈現在三個橫向空間,層次分明。

  • Hans Holbein the Younger
 «Portrait of Robert Cheseman(1485-1547)»   1533
畫上的拉丁文說明了畫中人是48歲的Robert Cheseman,英國國王亨利八世的chief falconer(負責飼養及訓練隼及鷹等鳥類)。這幅是德國畫家Hans Holbein的作品,細緻繪畫出隼的羽毛及紋理,真實細膩的筆觸令人不禁注視。

    Hans Holbein the Younger
    «Portrait of Robert Cheseman(1485-1547)» 1533
    畫上的拉丁文說明了畫中人是48歲的Robert Cheseman,英國國王亨利八世的chief falconer(負責飼養及訓練隼及鷹等鳥類)。這幅是德國畫家Hans Holbein的作品,細緻繪畫出隼的羽毛及紋理,真實細膩的筆觸令人不禁注視。

  • Peter Paul Rubens 
 «Old Woman and Boy with Candles»  1616-1617
老太太臉上的皺紋像在訴說她豐富的人生經驗。她正在告訴身旁的小男孩自己那精彩多姿的人生,而小男孩的眼神亦在期待著未來變幻莫測、充滿挑戰的人生。

    Peter Paul Rubens
    «Old Woman and Boy with Candles» 1616-1617
    老太太臉上的皺紋像在訴說她豐富的人生經驗。她正在告訴身旁的小男孩自己那精彩多姿的人生,而小男孩的眼神亦在期待著未來變幻莫測、充滿挑戰的人生。

  • Rembrandt van Rijn 
 «Portrait of an Elderly Man»  1667
一般個人畫像模特兒都會把自己打扮得最完美。而這位老人卻恰好相反,衣領不但沒有整理好,連外套也沒有扣好,加上看起來很放鬆,感覺與畫家Rembrandt相熟,似乎不是那種很正規的個人畫像。

    Rembrandt van Rijn
    «Portrait of an Elderly Man» 1667
    一般個人畫像模特兒都會把自己打扮得最完美。而這位老人卻恰好相反,衣領不但沒有整理好,連外套也沒有扣好,加上看起來很放鬆,感覺與畫家Rembrandt相熟,似乎不是那種很正規的個人畫像。

  • Jan Steen 
 «Girl Eating Oysters»  1658-1660
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畫作,Emilie問我:「吃生蠔代表了甚麼?」我回答:「Making us strong?」她解釋:「畫中的女生一邊處理生蠔,一邊賣弄風情,用魅惑的眼神看著你,似在誘惑男生來吃吃能壯陽的生蠔,是一種性暗示。」Jan Steen擅長繪畫帶有性暗示的畫作,這亦不例外。一幅畫可以看到如此有趣的故事,不是由Emilie專業的解釋,我也看不懂呢!

    Jan Steen
    «Girl Eating Oysters» 1658-1660
    這是我印象最深刻的畫作,Emilie問我:「吃生蠔代表了甚麼?」我回答:「Making us strong?」她解釋:「畫中的女生一邊處理生蠔,一邊賣弄風情,用魅惑的眼神看著你,似在誘惑男生來吃吃能壯陽的生蠔,是一種性暗示。」Jan Steen擅長繪畫帶有性暗示的畫作,這亦不例外。一幅畫可以看到如此有趣的故事,不是由Emilie專業的解釋,我也看不懂呢!

  • 1.10.2012
為地庫入口進行挖土工程。

    1.10.2012
    為地庫入口進行挖土工程。

  • 29.7.2013
重新安放外牆裝飾。

    29.7.2013
    重新安放外牆裝飾。

  • 12.8.2013
完成外牆修葺,重現昔日原貌。

    12.8.2013
    完成外牆修葺,重現昔日原貌。

  • 31.12.2013
完成展館內牆身翻新。

    31.12.2013
    完成展館內牆身翻新。

  • 1.4.2014
完成Golden room的翻新工程。

    1.4.2014
    完成Golden room的翻新工程。

  • 4.4.2014
將Pellegrini畫作重置於天花板。

    4.4.2014
    將Pellegrini畫作重置於天花板。

  • 27.6.2014
Mauritshuis重新開幕。
荷蘭國王(右)亦到場參與開幕儀式。

    27.6.2014
    Mauritshuis重新開幕。
    荷蘭國王(右)亦到場參與開幕儀式。

   

 

每家美術館總有一兩件鎮店之寶,正如荷蘭海牙的Mauritshuis(荷蘭海牙莫瑞泰斯皇家美術館),來自全球的參觀者定必爭相朝拜Johannes Vermeer的《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》。可是在人潮中擠擁,難以靜心欣賞作品的美態。其實Mauritshuis內有很多極具藝術價值的珍藏,就由館長Emilie用文字帶我們遊覽Mauritshuis吧!
文:Phoebe Yuen
圖:WKK、Mauritshuis官方網站
Credit:Dutch Day


位於荷蘭海牙的Mauritshuis館藏達850件,主要收藏了Dutch Golden Age(1585-1720)時期的畫作。自1995年起,美術館由國營轉為私營,由Foundation Royal Picture Gallery of Mauritshuis(莫瑞泰斯皇家美術館基金會)管理,自負盈虧。美術館本來是拿騷-錫根親王約翰‧毛里茨(Johan Maurits van Nassau-Siegen)的住宅,是一座建於17世紀的荷蘭古典主義建築,這同時是該派別的代表建築物,在建築史上具有地位。1822年,此建築物改建成美術館,即現今的Mauritshuis,並對公眾開放。歷經三百多年風霜,Mauritshuis變得殘舊昏暗,沒半點生氣。擁有紐約大學Institute of Fine Arts博士學位榮譽的Dr. Emilie E.S. Gordenker於2008年出任館長,並決定為Mauritshuis進行大革新,將這座擁有三百多年的標誌性建築物換上新面貌。「這座美術館擁有極具藝術價值的畫作,可惜內部裝潢開始殘舊,變得昏暗,了無生氣,好像不太歡迎人;加上閘口予人感覺森嚴,令人卻步,因此我希望可以來個大翻新,吸引更多人來參觀。」

Emilie花了4年時間籌備及籌集資金,並得到歐盟、Royal Dutch Shell及私人企業等捐助,加上將鎮館之寶《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》借出作巡迴展覽籌款,最終籌得3,000萬歐元,比預期的2 ,700萬歐元還要多。「在全球經濟危機下能籌得如此理想的金額,真的意想不到。」除了翻新建築物外牆、內部裝潢、燈光、窗戶設計及閘口外,美術館的天花亦掛上了當代荷蘭畫家的作品。而Mauritshuis亦挖通了地庫作入口之用。鑑於海牙是一座水上城市,因此挖掘地庫時遇上不少技術問題。此外,Emilie更將左邊那座私人物業改建成Mauritshuis新館,以作不定期展覽、教育室、圖書館、咖啡店、紀念品店及職員辦公室之用。「由於該座建築物為私人擁有,加上地權和土地註冊等問題,我們需要與不同單位和部門溝通,才能將它改建為美術館。而旁邊又是荷蘭首相的辦公室,因此挖掘地道時要加倍小心。」誰也估不到,這樣浩大的工程,只需短短兩年就完成了。「我們只想快點向公眾重開,不要讓喜愛藝術品的朋友久等。」她們聘用了7家建築公司,在不改變建築物原貌的大前提底下進行翻新工程。


空降《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》
2014年6月27日,Mauritshuis重新開幕,向大眾展示耳目一新的展館。“We share the best of Dutch Golden age painting in our house.”正是她們的目標。翻新後的第一年,入場人次突破60萬,比翻新前的25萬人次多出超過一倍。

Emilie邀請了荷蘭國王Willem-Alexander Claus George Ferdinand出席Opening ceremony,連環遊了世界兩年的《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》亦在當日「返屋企」。「我們打算為大家準備一個充滿驚喜的開幕典禮,但無奈我們的團體只有70人,marketing team更只有2人,因此聘請了Xsaga幫忙,帶來令人難忘的表演。」他們請來了雜技演員打扮成真人版的《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》,由木箱跳上屋頂,以行鋼線的方式從Mauritshuis走到新館,又走到翻新後的「新居」參觀,全程更有美術館的導賞員指引呢!這個驚喜的開幕典禮吸引了全球人的目光,並成為了翌日報章的頭條。

為了吸引不同年齡層的參觀者,Mauritshuis曾經透過社交平台舉行活動,勝出者可在美術館搭建一比一的家居模型,可「安坐家中」欣賞《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》真跡。團隊又開發了Mauritshuis的app,所有館藏、地圖和展覽資料等都一目了然。Mauritshuis翻新後,Emilie大可休閒地當個館長,但熱愛藝術的她,仍到處搜羅具有藝術價值和成就的畫作,把獨特的作品和故事帶給參觀者。正是她那一份執著,令Mauritshuis變得更有活力,亦讓全世界知道,荷蘭除了Van Gogh Museum外,還有Mauritshuis。


Mauritshuis
翻新工程大事回顧

21.4.2011
開始籌募改建經費。

22.2.2012
獲Shell贊助300萬歐元進行擴建工程。

 2.4.2012
為配合改建,畫作需搬離Mauritshuis,其中100幅著名畫作暫存於海牙Gemeentemuseum展出。

4.6.2012
清空博物館後,改建工程正式啟動。

1.10.2012
為地庫入口進行挖土工程。

29.7.2013
重新安放外牆裝飾。

12.8.2013
完成外牆修葺,重現昔日原貌。

31.12.2013
完成展館內牆身翻新。

1.4.2014
完成Golden room的翻新工程。

4.4.2014
將Pellegrini畫作重置於天花板。

 27.6.2014
Mauritshuis重新開幕。
荷蘭國王(右)亦到場參與開幕儀式。
 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48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