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愛上千萬個女孩

2016年06月02日
全部 > 特寫
  • 愛上千萬個女孩

  • 愛上千萬個女孩

  • ●●街拍目的係capture moment,所以張相應該係冇過去,只有現在,即係嗰一刻嘅感覺,希望佢哋喺我嘅鏡頭下係一個人,一個平凡女仔,而唔係一件product……

    ●●街拍目的係capture moment,所以張相應該係冇過去,只有現在,即係嗰一刻嘅感覺,希望佢哋喺我嘅鏡頭下係一個人,一個平凡女仔,而唔係一件product……

  • 愛上千萬個女孩

  • 愛上千萬個女孩

  • 愛上千萬個女孩

  • 愛上千萬個女孩

  • 愛上千萬個女孩

  • 愛上千萬個女孩

  • 愛上千萬個女孩

  • 愛上千萬個女孩

  • 愛上千萬個女孩

  • 愛上千萬個女孩

  • 愛上千萬個女孩

  • 愛上千萬個女孩

  • 愛上千萬個女孩

  • 愛上千萬個女孩

  • 愛上千萬個女孩

  • 愛上千萬個女孩

  • 愛上千萬個女孩

   

 

從邀約攝影師沈平林(Jimmy)訪問到真正碰面,大概相距了一年半時間,記憶所及,當時他獲邀拍攝一輯《香港‧女孩》。這位與女孩關係密切的港產攝影師,早年憑一輯《東京女孩》成名,就連正籌備拍攝的電影都與女孩有關,他坦言,傳媒最愛問他「何謂美女」,然而,他的答案總是「只要你喜歡甚至愛上鏡頭前的女孩,她自然變得漂亮。」一個難以三言兩語描述的動機,當中的「變靚」魔力從何而來?
文:Wing
 圖:莊振邦
部分由受訪者提供


「拍攝東京女孩……要記(紀)錄的不只是女性外表,而是記(紀)錄我的情感。」Jimmy在Facebook的「東京女孩」相簿中特別註明。而首次聽見Jimmy說出此話,大概是數年前的電台訪問,今次他再次複述,解釋成名作對他的意義。「中學開始鍾意影相,畢業後去咗美國讀攝影,返來香港之後唔想做攝影,於是去咗做電視廣告,之後連電視廣告都唔想做。可能因為嗰陣讀藝術攝影,所以接受唔到香港呢個商業市場。」時值千禧年初,Jimmy回港後一度放棄攝影,直至04年遇上日本藝術攝影大師荒木經惟及細江英公,令他再次拾起相機。「嗰陣主要接時裝攝影工作,由Agent公司接job,呢種攝影其實最主要睇styling,但點講都係影靚嘅嘢,已經叫做比較接近藝術,但嗰種靚比較表面,我只係用藝術手法為客人解決問題,冇再深層嘅意義,但我個人攝影作品中每個主角我都記得,每位對我都有種吸引力,甚至愛上佢。」
 
 
無常最美
雖然時裝攝影與藝術攝影南轅北轍,但主題都離不開「人」,於是Jimmy將「人」放大,嘗試請模特兒拍攝私人作品,但在短短數小時的街頭拍攝裡,高挑美女脫離了模特兒靈魂,而Jimmy亦不是攝影師,「當時我搵咗幾個公司嘅模特兒朋友出去影,我覺得影相一直都係心態主導,你想事事完美,有靚人有靚景,件事就變成設計出嚟,好唔自然,反而你當佢哋唔係model,係朋友,影出嚟就會好自然,好生活化。」Jimmy指,他很嚮往街拍,全因大自然總會給他驚喜,「喺日本影相,無論影舖頭定影人都要同對方講聲,要顧及對方或店家感受。雖然係約定嘅,但每次都唔理天氣好定壞,就算落大雨都照影,公司俾咩model我就影咩人,佢幾點嚟,著咩衫,化唔化妝我都唔知。因為我希望佢哋唔好當係工作,只要好似朋友咁一齊行街就得,邊行邊傾偈,幾時會攞起相機,我都唔知。」
 
 
一張相 一段情
拍攝過程中,Jimmy與女孩邊走邊說,偶爾聊人生、生活,偶爾談愛情觀,而拍下來的照片,就呈現了他倆從短暫對話中建立的關係,「其實我唔會用張相嚟紀錄主角嘅故事,街拍目的係capture moment,所以張相應該係冇過去,只有現在,即係嗰一刻嘅感覺,希望佢哋喺我嘅鏡頭下係一個人,一個平凡女仔,而唔係一件product,隨意做番自己,因為我好想人喺張相度感覺到love同尊重。」物化女性,香港地隨處可見,但有時物化者卻非攝影師,反而是一群觀眾,「每個人睇相都有自己嘅角度同諗法,對日本人嚟講,女性應該係俾人欣賞,我指從美嘅角度,佢哋嘅文化係,靚嘅嘢應該俾人睇!女性性感就係因為靚,呢個係日本人嘅共識,女性覺得自己係女性,男性覺得女性係女性,一方應該被欣賞,另一方應該去欣賞,或者因為日本男性地位比女性高,同時女性又願意保持傳統女性形象,所以呢種關係就成立,反而香港人表面太保守,睇見水著甚至裸女就心邪,令女性或大眾覺得,著得少俾人眼望望係種侮辱。」

 
香港女孩呢?
訪問中,我多番問Jimmy:「點解當年要影《東京女孩》,而唔係香港女孩?」他一直欲言又止,終在訪問尾聲回應。「日本女仔自細受寫真文化影響,知道咩係靚相,因為當地流行攝影雜誌,所以較易理解攝影師想要咩mood,當然呢個係從商業角度去睇,但就算影個人作品,佢哋又的確較容易影,因為對攝影藝術有認識。而香港女仔呢……需要同佢哋熟絡啲先至容易影,比較放心將成個人交俾我,但調番轉頭講,佢哋比日本女仔易溝通,講咩都得,更易喺拍攝過程中成為朋友。而日本女仔,好似啱啱所講,佢哋接受兩性地位有高低之差,唔會主動追求平等,習慣做弱者,講嘢好婉轉。每次同佢哋傾偈都要估,其實所有日本人,不論男女都唔鍾意直接講自己感受,我聽過一個日本女性朋友講:『我哋唔鍾意咁直接,要講feeling』。所以同佢哋拍拖,可能到分手嗰日都唔會同你講我愛你。」Jimmy懂得日本女性,甚至連沈太也是日本人,卻不代表他偏愛日本女性的特質,「我太太唔似一般日本女仔,可能因為喺外國讀書,講嘢比較直接。我7年前有個日本朋友嚟香港搞東京電影節,佢同我講,有個同事嘅朋友會嚟香港工作一段時間,叫我帶佢周圍玩下,佢呢個朋友(即係我太太)做finance,唔想淨係識行內人,想識啲其他行業嘅香港人,我起初真係做導遊㗎咋,雖然前女友都係日本人,但我唔係偏愛日本女仔,而且我識佢嗰陣都未開始做東京女孩呢個project,否則,可能佢就唔係我老婆喇,哈哈!」



Jimmy出沒注意! 
Jimmy近日獲銅鑼灣Fashion Walk邀請,於本周日、11及12日在銅鑼灣街頭,隨機挑選潮人拍照,同時亦會跟攝影迷分享街拍心得。
 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56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