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她們是外傭 她們是作家

2016年05月03日
全部 > 特寫
  • 她們是外傭 她們是作家

  • 她們是外傭 她們是作家

  • 「工餘讀書會」去年曾於大圍新村私人家庭居所中舉行聚會。

    「工餘讀書會」去年曾於大圍新村私人家庭居所中舉行聚會。

  • 集結多名印尼作家及印傭作品的文集《工餘》。

    集結多名印尼作家及印傭作品的文集《工餘》。

  • 《工餘》部分展品:
《The Trap》(Santiago Sierra)
西班牙藝術家Santiago Sierra在智利搭建了一個劇場,借故邀請一群權貴來參觀,目的為引領他們到舞台上,面對186位早就坐在台下的秘魯移民工,創造「對話」平台。

    《工餘》部分展品:
    《The Trap》(Santiago Sierra)
    西班牙藝術家Santiago Sierra在智利搭建了一個劇場,借故邀請一群權貴來參觀,目的為引領他們到舞台上,面對186位早就坐在台下的秘魯移民工,創造「對話」平台。

  • 《工餘》部分展品:
《Keep reaching for your dreams》
(Xyza Cruz Bacani)
曾於香港任職女傭的菲籍女攝影師Xyza Cruz Bacani,去年獲美國Magnum Photos基金頒發「人權獎學金」,到紐約修讀短期攝影課程,一直鼓勵同工們要堅持夢想,是女傭藝術家的代表人物之一。

    《工餘》部分展品:
    《Keep reaching for your dreams》
    (Xyza Cruz Bacani)
    曾於香港任職女傭的菲籍女攝影師Xyza Cruz Bacani,去年獲美國Magnum Photos基金頒發「人權獎學金」,到紐約修讀短期攝影課程,一直鼓勵同工們要堅持夢想,是女傭藝術家的代表人物之一。

  • 《工餘》部分展品:
《97 House Maids》(Daniela Ortiz)
在眾多藝術品中,Arista最喜歡這幅由外傭做「布景板」的家庭照,呈現出最真實的僱傭關係。

    《工餘》部分展品:
    《97 House Maids》(Daniela Ortiz)
    在眾多藝術品中,Arista最喜歡這幅由外傭做「布景板」的家庭照,呈現出最真實的僱傭關係。

  • Arista Devi

    Arista Devi

  • Aiyu Nara

    Aiyu Nara

  • Terenia Puspita

    Terenia Puspita

  • 她們是外傭 她們是作家

   

 

每逢周日,港島區尤其皇后像廣場、維園一帶,總有成千上萬外傭姐姐徘徊街頭,她們大多在唱歌、閒談甚至聚餐,但茫茫人海中,卻有一群愛閱讀、寫作的文青「姐姐」,默默地在嘈吵聲中看著書,沉思著人生價值。
文:Wing  圖:莊振邦、
部分由Para Site Gallery及受訪者提供

由印尼藝術團體「KUNCI Cultural Studies Center」(KUNCI)與香港印尼外傭社群合辦的「香港外傭社群計劃」(A Room of Their Own),去年起開始推行,連同本地藝術中心Para Site Gallery舉辦了一系列以外傭公餘生活為主題的活動,當中包括近月正舉行、利用跨媒體藝術品呈現移民勞工問題及傭工生活的《工餘》(Afterwork)展覽,不過,展覽主角並非藝術家,反而是推出《工餘》文集的一群「工餘讀書會」(Klub Bacaan Selepas Kerja)成員。「工餘讀書會」是外傭社群計劃活動之一,主要活動為定期舉辦讀書會,讓成員可一同閱讀文學作品,而《工》則集結她們讀過的文章,以及讀書會成員作品的文集。為此書撰文的印傭,當中不乏已推出個人作品的出道作家,同時亦有新手的文青姐姐,雖然她們的文字不如名家華麗,卻令寫作變得別具意義。


Arista Devi~來港工作8年,曾於多本印尼刊物發表詩文、短篇故事及評論,同時為本地印傭刊物《Voice of Migrants》撰寫文章,2012年首次出版個人作品《Empat Musim Bauhinia Ungu》。

現年35歲的Arista,一身紫色服飾,即使素未謀面都能找到她的身影,全因其刊載於《工餘》的文章名為〈紫色證言〉。她是讀書會的活躍分子,同時亦擔當「大家姐」的角色,希望藉同鄉的遭遇喚醒傭工自強不息的精神,「在Erwiana被虐打事件前,早已見過很多同類個案受害者,但我寫〈紫色證言〉,不是要責難香港僱主。本地不時發生傭工自殺案,其實警察不太會跟進或查明原因,曾經有新聞報道指,一位自殺傭工生前曾向丈夫透露唔開心,相信是壓力太大所致。」眼見同行遇到情緒問題,Arista坦言很想幫忙卻又無能為力,但最重要是「預防勝於治療」,而學習紓壓就是當前之急。她指,大部分僱主不喜歡傭工做「低頭族」,因此她選擇透過看書來減壓,而持之以恆的閱讀習慣,令Arista於2012年成功出版個人文集,達成了作家夢。「我希望同工都能愛上寫作或閱讀,但本地書籍大部分只有英文版,奈何許多印傭只懂印尼文,而我懂英語和廣東話,可在讀書會上讀書給她們聽,既可鼓勵大家藉閱讀減壓,亦可增進知識,即使視作朋友聚會亦無妨,聊天也是減壓方法之一。」


「她結結巴巴在令人心碎的嗚咽中可憐地呻吟著。我想要抹去她的淚水,但那是突然的。且她肯定會拒絕。如果她想擦乾她的淚水,一條小手絹或許會更有用。」
節錄自《工餘》〈紫色證言〉



Aiyu Nara~1984年出生的本地印傭,2013年加入印傭工會並積極參與傭工閱讀活動,部分評論及詩集曾刊於多本書籍。
周日的維多利亞公園,熙熙攘攘的都是外傭,來港工作多年的Aiyu指,她們都稱那裡為「爪哇村」(Javanese village),而她亦是周日常客之一,但當其他人在野餐和唱歌時,她卻在低頭看書。「在移民工的世界裡,書本其實很重要,是我們唯一的知識來源。」據指,現時仍有不少傭工不了解香港勞工法例,而她認為,主因是傭工的閱讀習慣並不普及,「我早年在台灣工作時,當地政府出版過不少供免費取閱、關於勞工法例的書籍,但都因為沒有人看而變成廢紙,這就是因為傭工沒有閱讀習慣,才會錯失認識自身權利的機會。」Aiyu之所以在《工餘》中撰寫〈維多利亞那公園邊的安靜圖書館〉(Quaite Library on the Edge of Victoria Park),為的就是呼籲傭工跟她借書閱讀,「很多印傭都認為,看書是聰明人和讀書人的專利,因而令我下決心進行『行動圖書館計劃』。」每逢周日,Aiyu會帶著放滿書籍的行李箱坐在維多利亞公園內,希望有意讀書的人來跟她要書,可惜至目前為止,參與人數仍寥寥可數,「主因是公園的警衛不准我打開行李箱,因為這等同非法擺賣,正因如此,計劃參與人數比預期中少很多很多,但我會堅持下去。雖然讀書未必能直接解決生活上的困難,但它有助啟迪思維,一生受用。」

「許多移民工在工作環境中受到身體和語言的凌虐,但多半只能消極的任由命運擺布,因為恐懼早已麻痺了他們。這種恐懼必須終結。該怎麼做呢?閱讀就是方法之一。」
節錄自《工餘》〈維多利亞那公園邊的安靜圖書館〉


 
Terenia Puspita~原名Reni Puspitasari,2012年來港工作,熱愛閱讀,目前於香港公開大學英國文學系進修。
現年26歲的Terenia,是讀書會中年紀較小的成員,卻又是最硬朗、堅強和獨立的一位,「在香港工作的傭工,大部分都是女性,我們固然無法認識同鄉男朋友,同時又很難認識香港男生,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,所以很討厭人問我為甚麼還是單身。」Terenia在《工餘》中的文章〈溫室秀〉(The Greenhouse Show)中,以一位在父母庇蔭下成長的女孩為主角,她指,用意在於暗諷現代女性都活在別人的期望之下,「有哪個女人不想結婚?但未找到合適的人,又何必急於一時?而且,婚姻不是女性唯一出路,我們應該有自己的世界,如工作和朋友等。」時下不少外傭都以儲錢返鄉嫁人為目標,但Terenia卻把錢耗費於進修課程上,「我相信知識改變命運,作為女性,更應利用它開創自己的事業和人生。其實女性獨立主義由來已久,或者長輩覺得,我這個歲數還未嫁,看來是嫁唔出,但我不在乎,因為我不想活在別人的標準下,為自己而活才是我的夢想,所有女性都應該有這個夢,希望我的文字能夠讓大家勇敢一點,夢想,其實離我們不遠。」

「至少工作時我可以嘗試許多新事物,在這個據說隨時間不斷擴張的宇宙中,展現我的存在感。」
節錄自《工餘》〈溫室秀〉


Afterwork展覽
即日至本月29日(逢周三至周日中午12時至晚上7時)
地址:Para Site Gallery (鰂魚涌英皇道677號榮華工業大廈22樓)
查詢:www.para-site.org.hk

 
 



 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56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