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[人物]蕭若元 陶傑 隔空火併

2015年12月31日
全部 > 新聞
   

 

城中兩位名咀蕭若元與陶傑因「難民論」繼續隔空交鋒,蕭若元針對陶傑一篇指法國應規管少數族裔及數上三代的文章,認為是種族及宗教歧視,將該文譯為阿拉伯文並廣寄予人權及回教組織,此舉引起網民熱議,擔心招引恐怖組織「伊斯蘭國」(IS)來襲香港,陶傑亦在電台節目聲言會報警。蕭若元接受本報訪問反駁外界批評,並「挑機」陶傑若報警必須通知傳媒,他亦會同步去警署自首。陶傑回應本報表示,正徵詢法律意見,他並表明不會與蕭若元公開辯論,直言「因為佢冇資格同我同台。」


兩位名咀連月大戰,源於陶傑發表敘利亞難民言論,認為歐洲國家應將難民趕出公海,不要收容,引來蕭若元向陶傑開火,狠批對方是「人渣」。及至上月17日,陶傑在報章以《法國總統在吹水》為題的專欄文章,回應法國總統奧朗德在巴黎恐襲後宣布「這是戰爭」的全國廣播,指奧朗德若有「打仗」的誠意,「第一步是規管監控法國國內所有少數族裔人口,包括三代之前已經移民到法國的家庭,沒收電腦手機。」他並提及二次世界大戰期間,邱吉爾將英國德裔公民聚集在大酒店看管、羅斯福將美國日裔僑民關進集中營。


蕭若元:佢講嘅係針對溫和穆斯林
這篇文章令蕭若元大動干戈,找專人先後將該文譯成英文、阿位伯文及法文,並附上陶傑的照片,寄給所有人權組織、全球媒體、回教組織及法國穆斯林團體等。不過,蕭若元將阿拉伯文信件寄出的舉措,引起網民極大反響,擔心會引來IS恐襲香港。
蕭若元接受本報訪問回應外界批評,認為上述說法荒謬。他指IS襲擊對象是褻瀆其宗教或攻打IS的人,與陶傑的言論無關,「佢(陶傑)講嘅唔係針對IS,係針對所有和平、溫和嘅穆斯林,要人歧視呢啲人。」蕭若元狂罵上述文章「離晒譜」,他直斥陶傑是種族主義者,發表仇恨語言(hate speech),並形容陶傑「衰過」美國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特朗普,「Donald Trump(特朗普)都係唔准回教徒入口(境)啫,唔敢話看管美國所有回教徒;而陶傑竟然話要看管法國六百萬回教徒,同埋仲要數番三代祖宗㖭!」
蕭若元對陶傑不斷口誅筆伐,他承認是變相為對方宣傳,但他指煽動仇恨的言論有市場,必須嚴厲批評,若陶傑不收回並繼續發表相關言論,「我會繼續做,如果佢講新嘅,我就會譯啲新嘅。」他又說,若陶傑願意公開辯論,「我無任歡迎,幾時都得,收錢(入場費),啲錢俾晒佢添。」但他說,「陶傑邊敢?」
另一邊廂的陶傑,月中在電台節目回應事件,「目的好明顯呼籲伊斯蘭國聖戰戰士入境香港,想招惹伊斯蘭國恐怖分子入嚟香港對付某名咀,有目的地刑事恐嚇同煽動他人謀殺……」他並說,「我唔驚,但我會去報警。」
陶傑接受本報電話訪問時否認會報警,「我係話佢將我啲文譯做阿拉伯文,寄俾伊斯蘭國組織包括在內,如果有伊斯蘭恐怖分子入嚟,咁係咪應該報警呢?呢個遲早嘅事。」他並說,「依家諮詢緊法律意見,報警隨時可以報嘅。」


陶傑:依家香港係咪只准一邊聲音
對於被蕭若元「咬住唔放」,陶傑說道:「咪咬囉!」但他反問,「呢個世界係咪只可以發表擁護收容難民嘅言論,不能發表反對收容難民嘅言論?依家香港係咪只准一邊聲音?何況呢個難民唔係香港(問題),係指歐洲,關你蕭若元咩事?」他又說,「全香港演藝界、文化界、中環嘅商界,都知道邊個係人渣……佢可以再鬧一千次,可以寫信俾玉皇大帝、如來佛祖去投訴我歧視」,他揚言無任歡迎,亦歡迎有人繼續將其文章譯成多種語文,「譯埋冰島文同非洲葡萄族土話都得。」但他斷然拒絕與蕭若元公開辯論,「唔係唔敢,因為佢冇資格同我同台。」

 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80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