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留住最動人時光 

2015年12月10日
全部 > am77
  • 剪影藝術師薛方寧師傅。

    剪影藝術師薛方寧師傅。

  • 薛師傅每天都帶著這本剪報,為大家介紹多年來的成就。

    薛師傅每天都帶著這本剪報,為大家介紹多年來的成就。

  • 獲邀赴日任《香港節》活動表演者。

    獲邀赴日任《香港節》活動表演者。

  • 一把剪刀,一張紙,成就了令人嘖嘖稱奇的精彩剪影藝術。

    一把剪刀,一張紙,成就了令人嘖嘖稱奇的精彩剪影藝術。

   

 

要留住某一刻的時光,
可以用文字、照片、錄影、錄音,
甚至圖畫去表達,
而剪影藝術師薛方寧師傅,
則使用獨門的剪影技巧,將美好的剎那保存。
文:Phoebe Yuen   圖:朱古力

一技之長
Silhouette一字,本是法文,解作側影。Silhouette cutter是剪影藝術師的專稱。在薛師傅心目中,這門藝術獲專有的稱呼,是對從事該藝術工作者的一個肯定。「任何人都會執筆提字,唯獨書法才算一門藝術。」說得真對,拿起剪刀剪紙,誰也曉得,但剪影藝術卻並非人人都懂。
年屆74歲的薛師傅,從事剪影藝術已有54年,是本港唯一一位專職剪影達50年以上的老師傅。在大學修讀食品工業化學的他,投身社會的第一份工作是任職大學教師,教授微積分,與藝術本是風馬牛不相及。後來他卻突然辭職,並居然走到街上擺檔繪畫人像。六十年代初,香港的經濟環境並不富裕,不是每個人都擁有相機,想留低倩影,除了到影樓拍照,繪畫人像便是最折衷的方法。有書不教,寧願在街上日曬雨淋擺「走鬼檔」,原因還是不外乎生活。「當年香港地搵食艱難,當然是為了餬口。」可是,兩、三個月後,他便轉攻剪影藝術。「個個都掛住搵食,那有時間坐下來慢慢讓你畫呢?就算是速寫,都起碼要需時10分鐘,怎會有人願意花這些時間?」 剪影只需1分鐘便完成,自然大受歡迎。薛師傅當年在沙田、旺角和銅鑼灣大丸附近擺檔,每幅剪影收費0.5元。無牌小販的生涯,除了隨時要「走鬼」,也得乖乖向黑社會「收規」。他笑說:「有牌都沒用,擺檔的指定位置人流疏落,要做生意,還是要走到人流旺一點的地方。」假如被捕,便要繳交5元罰款。回想一次被抓個正著,竟然不但沒有被罰,更獲外籍法官同情。「法官很好奇這些街頭藝術家在倫敦和巴黎成行成市,為何本港政府偏偏容不下我們。他放過我之餘,更著警察還我5元罰款。」不過,在當年的社會,警察似乎也份外有同情心,基本上會「隻眼開,隻眼閉」,只是一個月拉兩、三次,交個差便算數。自力更生,總比攤開雙手拿取政府援助好。然而,在現今的香港,自力更生似乎不為世人所認同,欲靠自己努力賣藝,卻負擔不起嚇人的高昂租金;在街頭賣藝,卻被「勤奮」的警察驅趕。對!還要應付自由行和跳老舞的強國大媽。香港人就是可悲。
回看當年一般市民一個月的人工大約120元,而薛師傅每月收入就有300元至400元。更甚的事,他每日只在晚上8時至10時擺檔。在那個年頭,這是一筆相當可觀的收入呢!「偶爾也會在中午到黃大仙或大角咀一帶擺檔,附近有很多工廠,一放飯,就會有很多工廠妹來排隊光顧。」由於工廠妹一個月的人工只有大約80元,因此他亦調整收費至0.3元。現在,他偶爾在尖沙咀文化中心和香港公園等地擺檔,收費30元,幫襯的人依舊不少。

 
呈現真實
薛師傅從未修讀過與藝術有關的課程,由繪畫到剪影都是無師自通。他解釋,剪影的秘訣,在於將人的側面真實呈現出來。「單看側面未必能剪出好看的剪影,畢竟人是立體的,要如畢卡索一樣,把立體的面形在平面的紙上呈現。」他從來不會放大面上的特徵,他笑說:「特徵很多時候都是缺點。」曾有外國遊客要求別剪出他的雙下巴,惟薛師傅堅持不作修飾,還向他解釋:「在中國文化裡,雙下巴是好福氣的象徵,是一件好事,怎能剪掉呢?」拿起剪刀五十多年,剪過的側影以10萬計,白的、黑的、黃的和棕色皮膚的人種統統都剪過,在他眼中,東方人與西方人的輪廓大有不同。東方人輪廓雖然沒西方人的分明,卻柔和得多;西方人的輪廓線條則清晰突出。另外,女士和小孩的剪影難度較高,始終女士的輪廓不如男士般出眾;而小孩嘛,最怕就是坐不定!

 
吉卜賽生涯
被新加坡傳媒形容為“A minute to go”的剪影藝術,為薛師傅帶來生計之餘,更帶給他成就感,可謂名成利就。自六十年代起,他便應各國邀請到當地表演。他用20個字來形容四處走訪的吉卜賽生涯:「東渡觀櫻花,西征歐羅巴,北闖神州地,南訪星馬家。」想不到薛師傅除了手工了得,對文字也有相當研究呢!他走遍內地、東南亞、美洲和歐洲各國。在1976年,就跟香港小姐林良蕙出國作親善訪問;又曾代表香港出訪馬來西亞,擔任國慶表演嘉賓等;更是2002年第一批進駐星光大道的藝術家。走遍各地,所見所聞定必比他繼續留任大學教師多。得到各方邀請和肯定,周遊各國交流和演出,為他帶來了成就感,亦是對他的藝術工作一個肯定。
每次開檔,他都帶著一個用了多年的公事包,裡面裝的東西十年如一日:一把剪刀、一疊紙和一本紀錄他多年工作的剪報。別以為他用的只是一把普通的「張小泉」剪刀,這可是薛師傅專用的剪刀,連上廁所也會帶著,是只有他才可以用的寶貝,他直言:「剪刀在,人在。」剪刀的鉸位螺絲調校得很鬆,以便剪出彎位細節時更利落。年事已高,但薛師傅沒退下來的意欲。「直至看不到,剪不了,我才言休。」不過,他亦沒有收徒弟的打算。「我脾氣很怪,不是人人也受得了。更何況我只會自己剪,還未有功架指教別人吧!」這門傳統的剪影藝術,也許在10年間逐漸消失。要留住當下的美好,除了千篇一律的自拍外,我認為剪影顥得更有價值,更添一份神秘感。


◆◆◆薛師傅除了不定期於文化中心和香港公園擺檔外,由即日起至明年1月3日,逢星期六、日及公眾假期下午2至5時,於海港城海運大廈露天廣場作慈善義剪。只需即場捐款$50予香港血癌基金,便可獲得屬於自己的剪影。詳情:2118 8666◆◆◆
 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96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