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肯去做自然有機會 柳俊江

2015年03月13日
全部 > 娛樂
  • 肯去做自然有機會 柳俊江

  • 肯去做自然有機會 柳俊江

  • 肯去做自然有機會 柳俊江

  • 肯去做自然有機會 柳俊江

  • 肯去做自然有機會 柳俊江

  • 1 上映一周,《雛妓》累積票房收800多萬元,前晚與阿Sa和任達華到戲院謝票。

    1 上映一周,《雛妓》累積票房收800多萬元,前晚與阿Sa和任達華到戲院謝票。

  • 2 娛記最愛問:「有無床上戲?」有啊!嗱。

    2 娛記最愛問:「有無床上戲?」有啊!嗱。

  • 3 告別主播生涯,連氣場都改變埋。

    3 告別主播生涯,連氣場都改變埋。

   

 

自去年831開始,「框架」猶如香港的緊箍咒,從北方來的傳話,觸動城裡人的神經,想將來的2017,有人歡喜有人愁。跟柳俊江(柳爺)做訪問的2月初,天色灰濛一片,他望出窗外問:「不想走出去?其實有無探究出了去,還可以有陽光或不同的天氣,不一定如你主觀所想!」在霧霾籠罩下,仍有點擊過億的《穹頂之下》,柳爺深信改變由自己做起。四年多前,踏步跳出電視框後,自由地遊走於不同媒體,繼而在報章爬格子、執導廣告、參演微電影,最近更以《雛妓》登上大銀幕,「有誰想到柳俊江會跟阿Sa做對手戲?很多事不是發夢,肯去做,自然有機會!」新聞王子能夠化身跨媒體創作人,別人看來是贏在起跑線,他卻自言是遲熟一族,還自爆:「其實,我本身個人都低能㗎!」懶理有框無框,豁出去,便換來更廣濶的一片天。
文:許惠敏
圖:莊振邦
服飾:Nike
場地:Mira Moon Hotel


自然皆因貼近現實 是喜是悲?
早於兩年多前,柳俊江已在獨立電影《哭喪女》做男主角,新作《雛妓》雖不是擔正,卻由小眾躍身主流,可會是正式踩入影圈的先兆?柳爺半開玩笑道:「隨緣吧!又無經理人幫我Sell『柳俊江好好㗎!』最緊要老婆不反對,無Kiss、唔可以脫囉!」除了為著家中至愛的妻女,柳爺甚少自設框框,跟夏蕙BB「搞鬼」之餘,又與艾威惡搞「防早鳴」(房祖名),爆笑短片令網民忍俊不禁。不過,柳爺愛拍不愛看,對慣鏡頭卻最怕看到屏幕上的自己,「很難為情,仲要咁大個screen!」幸好,夫婦拍拖看首映後,綜合太太與各界友好的意見,大致都讚柳爺演得自然,總算順利過關。柳爺飾演雜誌社中層,手到拿來的「人辦」頓時浮現腦海,對戲中情節更感熟口熟面,難怪他說:「跟阿Sa講的對白『你唔好咁浪漫主義啦,現實是這樣,你去面對啦。』很現實,令角色很著地!」不難想像,類似說話,柳爺聽過不少,這種拿捏角色上的優勢,是喜也是悲。


誰將Say No之權 拱手讓人?
在柳俊江眼裡,媒體老闆高層是始作俑者,明顯有自己的考慮,不容報道敏感題材,皆因利益所在,卻不及中層來得可惡,他不諱言:「這類中層只為了維護那少少的薪金,不想被老細邊緣化,不能升職,便犧牲了大原則!他們可能覺得好無奈、被迫,事實是一齊助紂為虐,做新聞審查,我覺得這些人……」柳爺表現肉緊,愈說愈激動,他認為相對於前線記者,中層有權Say No,可是柳爺所見,他們大多選擇隻眼開隻眼閉,「如果覺得記者做得對,可以選擇撐『我都覺得咁樣可以出街喎!』如果言之成理,上頭沒有藉口收埋件事!」縱然早前的「暗角七警」事件,算是為大台爭番口氣,但他仍慨嘆,隨著一些人將權力拱手讓人,新聞自由便逐漸消磨殆盡了。近日即傳來民建聯前總幹事陸漢德擔任無綫新聞部編輯主任的消息,訪問當日,事件仍未曝光,柳爺的憂慮與彭督在回歸前的預測遙遙呼應,在自主權還未被剝奪前,已經俯首貼耳將權力一點一滴斷送之輩,又豈止新聞界?


相信false hope 誰之過?
《雛妓》劇本寫於2013年,戲中官商勾結、削教育經費、自我審查等情節在今日的社會裡,似有愈演愈烈之趨,有時現實比電影劇情更荒謬。一向有話直說的柳俊江大嘆:「最可惡是很多人會給你false hope,如果你聽話將來會升你,誰知升你之後,原來無人工加!」言猶在耳,如果「袋住先」便給你真普選之後,又傳來如果政改方案不通,現屆特首將連任五年的消息,孰真孰假?聽者自決。當false hope不斷落空,難免感到忿忿不平,然而,柳爺卻反問:「你自問有無爭取過?有無將心裡團火拿出來?還是做個心裡充滿忿恨而現實上不斷低頭的人?」
無可否認,現實社會充滿限制,看似永遠趕不上理想目的地,耳聞目睹「已上位者」逐漸認命,柳爺寄語年輕的前線工作者,不要為討好眼前老闆,或虛無的晉升機會而輕易放棄理想,他有感而發說:「每個人肯多走一步,首先改變自己,只要多一點點堅持,社會才會慢慢改變,香港人太容易低頭了!」


輸在起跑線 可又如何?
身處於儲一世錢也未必能置業的社會,年輕人動輒被標籤為「廢青」,在無力感的包圍下,說堅持,拒認命,談何容易?柳俊江出身基層,曾經無錢交公屋租金,是屯門仔一名,成績也不特別標青,入大學讀新聞系,卻毫不通識,怎說也不算贏在起跑線,「我的基礎語文能力、人際關係也比人落後,在電視台的頭幾年,相對其他同事,也是沒有明顯優勢!」柳爺之名,正是因初入行經常撞板而來。今日的新聞王子,首次試鏡後,得來的評價是:「你個樣唔得喎!」這一次的挫敗,促使柳爺「啲起心肝」,花功夫應付第二次試鏡機會,他憶述說:「我好認真錄Demo,不斷重看,表情動作、說話聲線,甚至哪隻眼大些、咀角高低……也嘗試控制,務求效果好睇一些!」即使起步比人遲,終於也踏上主播之路,與其嗟嘆今天的失敗,倒不如發奮裝備,好讓自己能掌握未來的機會,柳爺身體力行證明箇中道理。


由零開始 誰說不可?
當柳俊江成功闖出名堂,做主播又兼任《新聞透視》主持,2010年底卻因不甘繼續做「照單執藥」的記者而毅然辭職,離開工作了八年的東家,縱然有人笑他太天真,憑著心中一團火,仍毋懼失去一份穩定而有機會上位的工作。話說回來,柳爺也不是全沒計劃部署,最重要是清楚自己長處所在,他的溫馨提示是「要Keep moving,不斷發揮以致讓人看見。」柳爺自知擅於寫作又習慣出鏡,「我著手寫多些作品,幕前會爭取機會,有些人從我的寫作發現我是有Idea的人,便找我做導演拍廣告。」機會臨到沒擔保能穩操勝券,柳爺熱愛看電影,讀大學時曾萌起轉讀電影系的念頭,卻不成事,換言之,執導廣告,一切從零開始,只能將勤補拙,「不懂畫Story Board(分鏡劇本)點算?唯有自己做好多research,不斷畫不斷試,開幾晚通宵,拿著鉛筆,畫完又擦、擦完又畫,終於畫好,又要細想如何跟工作人員溝通,技術上的工序……要指令清晣,還有後期製作!」事前花足工夫,讓他首次贏得廣告金帆獎,也發掘了自己有執導的能力,柳爺認為,這個年代毋須把自己局限於某一行業,他強調:「機會擺在前面,在乎你如何掌握,而不是以前讀過甚麼!」


不思進取 能怪責誰?
最後,談回柳爺的老本行,問到傳媒未來的發展趨勢,他肯定說:「一定是向網絡發展,我入行時,傳媒的可信性壓倒一切,現在則講求方便,最容易又低成本,便是成功。」出身於主流傳媒的柳爺深信,若能好好結合網站、Apps、facebook等,定能穩坐領導地位,如今不思進取,便得由民意主導的網上媒體取代。他也承認,這難免會流言滿天飛、假新聞湧現、充斥侮辱性或不負責任的言論,他補充說:「關鍵是取得平衡點,不單是傳媒的問題,對觀眾讀者更是重要,要所有人也被教育如何看新聞,我相信經過多次傳聞的挫敗、受過教訓後,便學懂如何選擇網上媒體,這是自然生態。」


想將來 你點揀?
言談之間,想將來,柳俊江似乎態度樂觀,「我的哲學是,無論你對人做了甚麼,結果怎樣,首先是改變了自己。」環境控制不了,別人怎樣選擇也不由自己話事,就如《雛妓》結局,無論何玉玲(阿Sa飾)能否成功拯救泰國雛妓Dok-my,她首先也拯救了自己,脫離以前家庭帶來的傷害,重拾失落了的童年,再起步去尋找到自己的意義。至於Dok-my的命運如何?他認為,這可以發展成另一個故事,可以走回頭路或是邁向更美好人生,柳爺將責任交給觀眾,「視乎你如何想像自己的將來,這是自己的選擇!」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104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