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八旬衛斯理 新春談生死

2015年02月27日
全部 > 新聞
   

 

【AM專訪】去年底,眼前這位老翁失驚無神哼起歌來,「周華健有首歌叫《明天我要嫁給你》,我呢,明年我就八十歲啦!哈哈哈哈!」相隔兩月,初七人日,人人生日,再探望老人家,他卻聲稱已經81歲,「以上海人的計算方法,人一出世就是1歲,每過一次新年加1歲,我現在虛齡已81歲,所以我個女當年未滿月就已經2歲了,哈哈哈哈!」明白,但總有一種被整蠱的感覺……生日願望呢?「希望『喳』一聲去咗!」
新正頭人日談死亡,真夠弔詭,但出自倪匡的口,又會變得無傷大雅,事關堂堂衛斯理,向來百無禁忌,思考套路亦非一般人所能理解。踏入八字頭,他今次不談寫作,也沒有緬懷《今夜不設防》,只閒話家常,講講心境,還有去年發生的佔領運動。文:蔡俊健




提起生日願望,倪匡還有補充:「一睡不起就最好不過,最開心。臨老生cancer,電療又化療,好陰功。眼見患上頑疾的老人經常出入醫院,明知沒有希望,就算醫得好,又如何?何不花十元八塊買條繩,乾乾脆脆?」他並非鼓吹放棄治療,而是認為自己生命,理應由自己選擇,「始終是社會制度有問題,你話安樂死幾好!打一針就解決,我支持到極點。」談及癌症,他更眉頭猛皺,大表不解,「煙民有機會生肺癌,不吸煙的人也有機會生肺癌;成年人有機會生骨癌,小孩亦有機會生骨癌。癌症起因無從稽考,就連學者都只解釋是『因為倒楣』,根本無法預防。況且,癌細胞的生存方式也很奇怪,地球上所有生物都是求生,癌細胞出現的目的卻是死亡,搞死人之餘,連自己都死埋,同歸於盡。」



拒絕戒口
倪匡自言百病纏身,卻未有因而改變飲食習慣,依然最愛肥豬肉,紅燒肉、梅菜扣肉和臘肉是至愛,「臘肉當中的肥肉,水晶一樣,晶瑩剔透,撈飯一流!」容易疲倦、肥胖、傷口較難愈合等糖尿病徵有齊,但指數一直維持正常水平,連醫生都難以置信,「到了我這個年紀,還要戒口?我現在甚麼都不理,總之好味就會食。」以為倪太太會阻止,豈料她亦不遑多讓,「我每日飲一罐可樂。(Zero?)紅色原味。」她邊吃薯片邊喝可樂的說。

身體總算無大病痛,但有時意外難防,前年他就在住所附近摔了一跤,「跌得好厲害,整個人向前仆,頭顱與路邊石壆只有幾公分距離,差點現在就是逝世兩周年了,哈哈哈哈!」老人家跌倒,可大可小,他憶述當時跌得滿身傷痕,然而發覺「行得走得」,手腳關節活動自如,故毋須召喚救傷車,只需到診所洗傷口、打消炎針。「有3個師奶見我跌倒,立即跑過來,『阿伯,你點呀?咦?原來是倪先生,你好呀!我好鍾意讀你的作品啊!』我話『多謝,不如你先扶我起身好嗎?』哈哈哈哈!」



雞蛋變高牆
訪問倪匡,話題自然離不開時局政治。佔領運動結束已超過兩個月,沒有爭取到實際成果,他認為原因在於行動方法出問題,「老早我已經不理解何謂『和平佔中』,根本無可能將『和平』與『佔』放在一起,『佔』一定會涉及武力。示威者一直佔據馬路,妨礙民生,結果與民眾形成對立面,原本示威者是雞蛋,反而變成高牆,一般老百姓則淪為雞蛋。」他甚至覺得行動發起人太天真,完全不了解共產黨,「在馬路上搭建帳篷、自修室溫習功課,豈會影響到共產黨?正如張曉明所講『太陽照樣升起』,根本動不到敵人一根毛。到後來終於覺悟,號召佔領政總,但當時已經洩了氣。回想當初幾十萬人走出來,最後清場時卻只得二百幾人,還取笑人家『689』?你們連689都無。」

佔領運動後來衍生出網民發起的「光復屯門」、「捍衛沙田」等抗議內地人來港購物行動,每每釀成衝突,倪匡認為行動根本沒有作用,「他們的做法毫無目的,簡直無賴。(你不認同?)我贊成呀!有機會當然做,不知幾過癮。條魚被放在砧板上,都會掙扎跳幾下啦!」至於政改又能否通過?他滿有信心,「大家可以放心,一定會通過,議員要轉軚,何其容易!分分鐘更會來個集體轉軚呀!」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92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