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但願你用心聽

2015年02月05日
全部 > am77
  • 但願你用心聽

  • ◆◆黃啟昌Ken
入行:約10年
經典角色:L《死亡筆記》、坂田銀時《銀魂》、千秋真一《交響情人夢》
◆◆袁淑珍
入行:約35年
經典角色:戴翅偉《足球小將》(電視動畫)、小丸《忍者亂太郎》、味吉陽一《伙頭智多星》、愛德華艾力克《鋼之煉金術師》

    ◆◆黃啟昌Ken
    入行:約10年
    經典角色:L《死亡筆記》、坂田銀時《銀魂》、千秋真一《交響情人夢》
    ◆◆袁淑珍
    入行:約35年
    經典角色:戴翅偉《足球小將》(電視動畫)、小丸《忍者亂太郎》、味吉陽一《伙頭智多星》、愛德華艾力克《鋼之煉金術師》

  • 但願你用心聽

  • 但願你用心聽

  • 但願你用心聽

   

 

配音行業以日本最為盛行,與南韓一樣,配音員被稱為「聲優」,日文「優」泛指演員或明星,因為ACG界發展蓬勃,配音員有著無可取代的地位,甚至可以躍升偶像,由經理人管理,有專屬fans club。反觀本地,配音員別稱為「暗星」,由於香港不如內地或台灣般有眾多電視台,也不如日本般有盛行的動漫市場,容身之所自然寥寥可數。

香港的粵語配音員,多年來為大熱卡通賦予生命,工時長、機會少卻收入不高,然而,他們與知名藝術家一樣,離別一刻才最受注目。保全叔為多啦A夢聲演多年,傳媒效應令2,000人趕往送別,表揚他多年付出,但恐怕新聞未播出前,大概沒有多少人聽過「林保全」的名字,當我們意會到時,卻已來不及細味。或者你和我一樣,感覺有點遺憾,但離開的都已離開,是時候珍惜我們專業的粵語配音員,且細聽兩位TVB配音組員工,如何用心雕琢每句對白。


文:林穎嵐 圖:莊振邦
場地提供:天堂錄音室(fb: Heaven Recording Studio)
特別鳴謝:留聲堂



愛德華的俏皮女聲
本地配音業予人感覺很神秘,觀眾對幕後工作似乎認知不多。配音員經常一聲幾用,一人同時兼任數角,又或者由女聲演繹男角色,只是聽者不太為意。TVB資深配音員袁淑珍(珍姐),算是行內經典的男聲女相,跟她訪談感覺相當親切,事關其中性又帶點俏皮的聲線,曾演繹多個經典男角色,如《足球小將》戴翅偉、《忍者亂太郎》小丸,還有大熱動漫《鋼之煉金術師》的愛德華等,陪伴著一眾80、90後成長。

1979年入行的珍姐,是TVB配音組的前輩級人馬,但回想入行經過,她卻以「指腹為婚」來形容,「當年我參加藝員訓練班入電視台,後來卻被安排到配音組工作,若不做配音員便白白浪費一年的訓練,最後還是簽下合約。」由於是「被入組」的緣故,珍姐起初表現不濟,更被排除於人物角色以外,只能專責配製聲效。

「八十年代時,每部劇都由一人負責聲效,記得當年的《排球女將》經常有一群球員跑入球場的鏡頭,一個人要同時間配很多腳步聲,有角色扣球時,又要兼顧跳起、著地等連貫的聲音效果,雖然已經在講稿上take notes,但開咪時還是會手忙腳亂。」她笑指,偶爾會因為使用道具而發生「意外」,為模仿水聲而打瀉水都是平常事,但正因為「任務」富挑戰性,令她逐漸愛上這份工作,一待便是30年。


天生一把百厭聲
配音員向來只聽其聲不見其人,他們不如藝人般有鮮明形象,但觀乎各人的經典作品,還是可大概為其聲線分門別類。擁有一把「百厭」聲線的珍姐,擅長聲演動畫卡通,但她指,單靠聲底並非長久之計,要百分之百處理所有角色,還是要對人物深入了解,「當時我一接下《忍者亂太郎》小丸的角色,便知道要把重點放在『貪錢』的特徵上,每當對白出現與錢有關的字眼都要特別肉緊、提高語調。而《鋼之煉金術師》的愛德華特性是矮,每次被取笑矮仔都會『失控』,即使接下來的對白只是『你好』,語氣都會用得較重、帶點怒氣。」珍姐聲演過的作品中,部分是相隔多年才推出一輯,縱然由同一位配音員演繹,但聲線及感覺亦難免有出入,珍姐對此有一套獨門秘技,「要把角色形象化,例如小丸,他是個7至8歲的小孩,我便從生活圈中找出年紀相近的聲線來標記他,就算多年後重演,只要記起那個人,還是能演出相同感覺。」

珍姐個性積極開朗,面對每日廠過廠、排山倒海的工作,意志並未消磨,反而更勇於挑戰難度,務求一把聲演盡所有角色,「情緒起伏大、較漫畫化的人物,對我來說依然很有挑戰性,就如愛德華,一句對白內可以存在兩種極端情緒;而另一種則是內心戲多的人物,這類角色無法跟稿讀,配音員要有豐富經驗,在句子之間加入助語詞,把自己特色融入角色中。」


 

搞怪港版L
香港政府甚少投放資源在配音業上,老一輩的本地精英,多由電視台自行培訓,最為人所知的,大概是九十年代始辦的無綫配音訓練班,多位行內前輩如陳欣、鄧榮銾、林保全及謝月美都曾擔任導師。現職TVB配音員、J2報幕員的黃啟昌(Ken),是無綫第三期配音訓練班學員,受教於前輩鄧榮銾,至今已入行10年,Ken聲演過的角色既神怪又陰森,經典作有《死亡筆記》L、《銀魂》坂田銀時等,同時是台灣演員賀軍翔、阮經天等人的常任配音員,就連日劇《交響情人夢》主角玉木宏,亦由他聲音演繹。


奸人思維難代入
本地配音業曾經歷七十年代黃金時期,行內人都以自由身接job,但因著電影電視收音技術日益進步,對配音員的需求亦相對下降,較資深的都紛紛加入電視台成為合約員工,自此便有了「專業」(電視台合約制)及「非專業」(自由身)之分。隨著千禧年來臨,亞視正式解散配音組,本地配音業步入前所未見的寒冬,而Ken卻偏偏選擇此時報讀配音訓練班,「當年其實對配製聲效較有興趣,反正我向來喜歡用聲音扮鬼扮馬,於是便決定一試。」他笑指,TVB配音訓練班像極雞精班,速學速成,「課程已開辦至第六期,為期一個月,我當年的導師是電影界出身的鄧榮銾,他上課時會先講解行業歷史,然後介紹主要工作程序,從數口、讀稿到細緻技巧都有教授,例如按人物距離運用聲線等,但統統都要在一個月內學會。」

對自命動漫迷的Ken而言,《聖鬥士星矢》、《銀魂》既是工作亦是愛好,雖然聲線不如著名配音員般辨識度高,但憑著熱情、愛搞怪的個性,令他接下不少神怪題材的動漫角色,「小時候看動畫都會留意角色對白,現在能夠參演,當然很滿足,尤其是《銀魂》的坂田銀時,他有點神經質,講到情義他便顯得很嚴肅,突然又會變得幽默,是個很跳tone的角色,演起來很過癮。」

訓練班的培訓,的確為Ken打下良好基礎,但他亦坦言,在錯誤中成長是每位配音員的必經過程,「曾經為內地劇《後宮》配音,我負責配譚耀文飾演的太監,這角色很多時候都在思考,是個奸詐的假太監,我比較難代入奸人思維,很難捉摸譚演出時的情緒。」他指,要聲演一位觀眾熟悉的演員,獲得的接受程度普遍較低,「當大家都記得他的聲音時,早就先入為主,認定後期配音的絕不是原聲,很難說服人接受,但我認為,無需刻意模仿演員聲音,只要捉到神緒、形神合一,觀眾自然不會感覺突兀。」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64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