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[虐傭案]女僱主否認襲擊恐嚇 印傭作供吸塵機吸管插口

2014年12月09日
全部 > 新聞
  • Erwiana(中)在外傭組織代表陪同下到庭作供。(鍾式明攝)

    Erwiana(中)在外傭組織代表陪同下到庭作供。(鍾式明攝)

  • 被告羅允彤只承認無為Erwiana投保的控罪。

    被告羅允彤只承認無為Erwiana投保的控罪。

  • 涉案吸塵機等證物。

    涉案吸塵機等證物。

  • 外傭組織到庭外聲援。

    外傭組織到庭外聲援。

   

 

印尼女傭Erwiana懷疑受虐案昨日在區域法院開審,涉案女僱主被控襲擊、刑事恐嚇等21項控罪,但只承認一項無為僱員投保的控罪。Erwiana在庭上親述受虐細節,一度情緒激動,她供稱,被告經常向她施襲,致身體及面部常有損傷及流血,更曾經用吸塵機吸管插入其口中扭動。她又指,受僱期間每天只准睡4小時,僅獲1碗飯及3塊麵包充飢。案件預計審訊20日,控方將傳召十多人作供,包括2名懷疑曾遭被告虐待的外傭。


被告女僱主羅允彤(44歲)一共被控21項控罪,當中包括襲擊、襲擊他人致使身體嚴重受傷和刑事恐嚇等10項刑事控罪、10項欠薪傳票罪,以及一項「沒有為僱員投取保險單」罪,被告否認20項控罪,只承認沒有為僱員投保。控方開案陳詞時指,Erwiana於去年6月開始到被告位於將軍澳的家中工作,被告因不滿Erwiana的工作表現而經常虐待她,亦只准她每日最多睡4小時、不准離開家中及沒有提供足夠食物,Erwiana曾因肚餓而拿取家中食物被打,並曾向鄰居乞討食物。
 


衣架指甲施襲 眼鼻受損
Erwiana供稱,去年7月收不到第一個月的工資後,曾逃走到大廈管理處借電話致電中介公司,要求撤換僱主,但被中介公司職員帶返被告家中,自此被告開始虐打她,曾多次以衣架、間尺、吸塵機等施襲,令她身體經常留有傷痕及流血,被告又以手掌及指甲襲擊其面部,致眼睛、鼻翼及門牙等位置受重傷。她憶述被虐經過時指,被告曾經以吸塵機的不銹鋼吸管打其頭部,並曾將吸管插入她的口中不斷扭動長達約10秒,致上唇及牙齒受損,令她感到非常震驚及痛苦。
Erwiana又指,去年12月冬天,一次因倦極在工作時睡著,被告便脫去她所有衣服,淋冷水後,再開風扇吹2小時。而被告每日只供應1碗飯和3片麵包充飢,Erwiana曾向被告表示不足夠飽肚,但不獲理會,她曾向鄰居乞求食物,亦曾拾取跌在地上的飯菜吃,但遭被告指偷竊及施襲。被告亦曾在Erwiana爬上摺梯清潔冷氣機時,拉開摺梯令她跌倒,又曾在走廊工作期間遭被告打暈,醒來發現身在房中,被告見她醒來就叫她繼續工作,亦試過雙腳受傷滲出血水,被告只著她以膠袋裹腳,勿弄污地方。
 


迫簽糧單 從未支薪
Erwiana表示,在被告家中工作半年,被迫簽署糧單,但從未收取支薪,亦沒有假期,被告曾稱是因她損毁家中物品,例如洋娃娃、廁所門、陶瓷等。她憶述,曾在沖涼時被催促,但因腳傷,穿褲子時疼痛,情急下跌了一跤,損壞了座廁。
直至今年1月初,Erwiana身體虛弱至無法工作,被告數日後將她帶到機場送回印尼。Erwiana指,當時虛弱得無法起身如廁,被告便要她穿尿片,又要她穿兩條褲和6件衫以遮掩傷勢、雙腳包上繃帶及穿上襪子,並為她化妝以令她不似曾經受虐,被告亦給予她10萬印尼盾(約62.7港元)及機票。Erwiana說,這是被告唯一一次給予金錢,而被告亦曾恐嚇她不可透露被虐,否則會殺死其父母,但在候機時因認識的同鄉追問傷勢,才講出受虐經過,揭發事件。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64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