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[am專訪]曾健超:畢生難忘 漫長4分鐘

2014年10月20日
全部 > 新聞
  • [am專訪]曾健超:畢生難忘 漫長4分鐘

  • [am專訪]曾健超:畢生難忘 漫長4分鐘

  • 曾健超(右二)昨由律師陪同報案。(鍾式明攝)

    曾健超(右二)昨由律師陪同報案。(鍾式明攝)

   

 

這些天黑暗的日子好像特別漫長,早前疑被7名警員抬到添馬公園暗角毆打的曾健超,親身經歷了人生中最漫長的4分鐘,教他畢生難忘。他日前接受本報專訪,首次對外描述那4分鐘的感受,自言肉體痛楚不及心頭傷痛,他激動連連,不解自己成長的地方會淪落如此,但他自言不是英雄,亦無後悔結束南美流浪之行提前返港,強調不會因強權或受傷而退縮,會與學生及群眾肩並肩,「一齊去面對打呢場仗,成個民主運動屬於每個香港人。」記者:鄭秀韻 攝影:林振東


曾健超在訪問中表示,事件已進入司法程序,他不能透露詳情,但回憶那4分鐘的感受,「我嗰下其實冇感受,佢哋(警員)一衝埋嚟就噴胡椒噴霧,扯開我眼罩鼻罩,食到應晒,所以我俾人抬走時已經阿媽都唔認得,個腦根本諗唔到咁多嘢,其實好複雜感受,成個人狀態好亂……」

他形容那4分鐘是39年人生中最漫長的一刻,「諗番嗰4分鐘其實覺得好快,我同自己講唔可以暈,唔可以休克,唔可以冇知覺,要keep住唞氣,因為中咗胡椒噴霧,『乸』得好緊要,視力模糊,同埋唔可以俾自己個肺收縮得好緊要,否則會暈……」他坦言當時有恐懼感,「戴住眼罩,戴住面罩,其實會令一個人有恐懼,所有腎上腺素出晒,因為聽唔到自己呼吸,恐懼好大……」



心情稍平復 背腫難入睡
他指現時心情已平復了很多,但入睡困難,「好似著咗件羽絨背心瞓覺,成個人厚咗,因為背脊腫咗,每晚都瞓得唔好,瞓三、四個鐘就醒,開手機上網,一睇新聞就更加瞓唔到……」
他形容身體損傷的痛並非最大,而是心痛得最大,「諗番成件事,其實最激動係諗點解香港係咁?」他續說,「我仍然願意相信唔係大部分警察都係壞嘅,可能只係個別少數警察濫用暴力,但係就算個別事件,點解會覺得暗角係可以濫用暴力嘅地方?呢啲係好六、七十年代嘅風氣!」他心裡充滿疑惑,「香港呢幾十年慢慢建立好嘅風氣,無論警方、廉署或社會,大家嘅道德水平已好唔同,但一下子原來有啲嘢崩潰得好快好犀利。」
儘管傷痕纍纍,但他形容自己是不幸中的大幸,「不幸係受傷、被濫用暴力,要身邊嘅人擔心,幸係如果比起不幸,係大得好緊要。」事後有人跟他說,事件由很多巧合構成很多幸運,「咁『橋』我係選委,我係公民黨人,我係一個社工,但如果乜都唔係,只係一個普通人,係咪就抵打,完全冇辯駁機會?」



被暴力對待 非單一事件
他深信自己並非唯一被暴力對待的人,「但咁清晰拍到成個片段,仲係由一個大家覺得……嘅傳媒拍到,仲要深宵時分高層瞓咗覺而有機會出到條片……」他指在黃竹坑警署被拘留時,身邊有一名約20歲穿短褲的少女,膝蓋流血;另有一名年約17歲的青年面部有瘀傷,他們身上呈現的都是被暴力對待。
曾健超當了十年外展社工,很多輔導對象都是黑社會或邊緣青年,他經常陪「細路」到警署落口供,他認識的青少年中無人相信警察,「我接觸嘅外展細路,好多都會俾警察打,查身份證都會打兩巴先,所以我對佢哋(警員)冇咩期望。」但他無怨懟警員,他笑言社工訓練很包容及有愛。
事後網上出現很多流言,包括指他是救生員,曾在摩利臣山泳池非禮女泳客,「我感動嘅係我未澄清,我識嘅青少年話我睇住佢大,澄清我係社工,唔係救生員、唔係黑社會……」面對連串抹黑,他選擇不會主動回應,強調不回應並非軟弱,「對住好多無知嘅指責,根本唔需要回應。」



南美捨母急回守護香港
曾健超去年11月辭工到南美流浪一年,流浪生涯踏入第11個月,剛從消防員退役的母親到彼邦結伴同遊,他從網上新聞知道警方施放催淚彈,當即感到激動,「我喺地球另一邊實在太無力、無助,但我覺得作為一個香港市民,呢個地方我有份,我要即刻返嚟……」他本答允陪伴母親至10月底,但悄悄訂下機票後才跟母親說要回港,兩人為此有拗撬,「我唔俾佢有還擊機會,同佢講依家情況咁,我要即刻返去,佢知我性格,冇得講……」
曾健超上周四晚到金鐘廣場集會站台,迎來如雷掌聲,但他說,「我唔係英雄,我係受害者,我係一個被傷害嘅人!」他指每位公民抗命的人都在對抗一個巨型嘅機器,「我哋根本唔需要英雄……對我嚟講,英雄係冒死反抗高層而出到報道嘅記者,羈留坐我隔籬嘅十幾歲男仔係英雄,一個著短褲嘅女仔係英雄……依家好多新一代出嚟,佢地無畏無懼,佢哋真係英雄,點排都未輪到我。」
雖然事件令他有陰影,但他強調絕不退縮,「因為咁多人守護,我更加應堅守、堅強撐落去,而唔係因為有強權或受傷而退縮。」他短期內亦無意剃掉鬍子,「我有恐懼,我害怕,但唔會退縮,如果剃鬚係因為唔想人認得我,呢個係退縮表現,我更加唔會剃鬚。」
另外,曾健超昨在大律師陳淑莊陪同到警察總部報案,要求警方在今早10時前提供涉事警員的資料,否則會申請司法覆核,期間逗留了9小時。陳淑莊引述警方說,會循刑事方向調查涉事的警員,又指警方昨錄取口供4小時,只紀錄兩頁紙共5行字,批評警方阻撓和無理。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64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