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[am專訪]留住港產電車

2014年08月04日
全部 > 新聞
  • 陳是耀指一架電車可分成三部分同時製造,底盤、車身及內籠各需時三周。(莊振邦攝)

    陳是耀指一架電車可分成三部分同時製造,底盤、車身及內籠各需時三周。(莊振邦攝)

  • 關偉基指控制中心可直接與電車車長聯絡。

    關偉基指控制中心可直接與電車車長聯絡。

  • 工人以玻璃纖維打造俗稱「鬼面罩」的車頭外板。

    工人以玻璃纖維打造俗稱「鬼面罩」的車頭外板。

  • 車身以鋁合金打造。

    車身以鋁合金打造。

  • 打磨車輪的車床沿用近一個世紀。

    打磨車輪的車床沿用近一個世紀。

   

 

雙層電車不僅是本港獨有的城市標誌,亦是其中一種最能細味大街小巷的代步工具。縱橫港島超過110載,電車發展幾歷巨變,由昔日的單層分等,變成今天的雙層均價;車身亦由最初先在英國預製、再運到本港裝嵌,變成今天一條龍本土製作。駛過百年路,電車唯一不變的是火柴盒一樣的外觀,還有司機在每次進站時,所發出的清脆響亮「叮叮」警告響聲。
文:賴銘傑

走進西環的屈地街電車廠,映入眼簾的除了是一輛輛有待維修的舊電車,還有車輪機床發出的打磨聲,以及只有鋁片車身的未成型電車。電車公司高級工程經理陳是耀指,新一代電車除了底盤、車輪及部分木製結構,會從舊車拆下來重用外,其餘部分如車身及樓梯等,均在車廠由工人直接製造。其中,車身所用的鋁材,無論是拉力或硬度,均僅次於製造飛機的質素,「我哋千禧年造咗4架車,2011年我哋拆開嚟檢查,無生銹、無裂紋……再用木嘅話,電車無得行㗎喇,好難保養……有技術嘅木工亦都愈來愈少」。
 

憑木製結構圖逐步改裝
電車在本土製造實非偶然,陳是耀透露以往曾向歐洲及內地車廠,查詢訂製新車的費用,但因本港車隊規模小,而且外國以單層設計為主,「報番嚟價錢嚇到我哋跪低……而且我哋車上面好多嘢要拆番嚟用,又要保住我哋電車獨有嘅外形,咁我哋覺得只有我哋係最熟悉佢」。電車公司於是憑著一張張流傳下來的結構圖則,一步一步將木製車身,換成今天所見的鋁合金物料,唯獨火柴盒外觀仍得以承襲至今。
至於要數電車獨有的乘車體驗,首選窗外撲面而來的生風。對於近年有乘客建議引入空調電車,陳是耀透露電車公司正研發一套變頻冷氣系統,「電車用電其實好少,1度電行1公里,開冷氣初步計要3度電1公里,即係用多兩倍電,要諗點慳電」。日後會否全線加裝冷氣,陳是耀稱現時未有定案,「咁我哋都各適其適嘅,唔會一次過變晒」。
 

百年電車難敵水浸山泥
電車經歷過百年歲月洗禮,仍每日川流不息穿梳港島街頭,交通控制主任關偉基形容,電車最怕的始終是水浸及山泥傾瀉,「其實6吋水以上就有危機,浸到車底兩個摩打……山泥落咗路軌,亦會令電車出軌」。其中,令關偉基印象最深刻是08年6月初的一場暴雨,天文台在短短一個鐘頭內,先後發出黃、紅、黑色暴雨警告訊號,上環及跑馬地一帶積水及膝,兩區約70架電車頃刻被困。他憶述,「當時連我哋嘅巡邏車都入唔到去,要派步兵(工程人員徒步)落去,我當時著水靴都差唔多浸到大髀,唯一(可做)係拉低啲集電弓,驚佢漏電」。被困電車最終需在水退後,「由未死嗰啲(電車)推死咗嗰啲返廠」。關偉基稱,事後花近一個半月才能正常運作。
位於屈地街車廠的電車控中心,現時主要透過RFID射頻識別技術,實時掌握每輛電車的位置,以便作出適當調度。同時,控制中心可透過裝設在電車控制板面的MDT裝置,經3G網絡向司機傳送最新調度指令或天氣資訊,緊急時並可作語音通話。電車公司現正構思在前、後門加裝鏡頭,統計上、落車人數,方便站長疏導人流。同時,電車公司促請政府考慮,「駁回」被切斷的電車專線,避免電車與汽車爭路。
 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56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