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吳京:「我的堅持就是我的至武技!」

2010年08月27日
全部 > 娛樂
   

 

重複練習一個動作,看似簡單,實則需要能耐,耐得苦耐得悶,台上表現完美一刻,背後流下多少汗水與付出多少時間,誰曉得?渴望不勞而獲不如憑雙手打拼,這是吳京自小從練習中華武術磨煉出來的體會,「武術給了我堅忍和堅持的力量!」就是這兩份人生禮物,讓他在世情變化中仍執著一份對電影、武術的熱情。

 

撰文:陳龍超 攝影:黃文山

 

 

 

從這裡跳到那邊海中,對我而言,是一種財富。」

 

吳京由北京武術隊員,得袁和平賞識晉身為演員,在電影《狼牙》中搖身一變為演員兼導演,過程讓不少動作演員欣羨,跟同門師兄李連杰一樣,成果是用身體來交換,「我知道今天不會下雨,因我腿部的舊患沒疼,它可比天文台預測還要準確。」他以輕鬆、歡笑口吻道出眾多動作演員之苦,「膝蓋傷患正在康復,有些是好不來的。」自武術隊時代已開始學習面對傷患,他關注的倒是另一回事,「今天受傷了,明天怎樣可以避開傷患繼續拍攝呢?」不失場的專業態度,陳慧琳幾年前倒讚賞過他,噴止痛劑繼續演出是種拼命的表現,但「錫身」是否等同欺騙觀眾,李連杰曾在另一個場合分享,當動作演員真的不需事事親身上陣,較危險的可找替身去當,一旦受傷,害苦是投資老闆和整個拍攝團隊的進度,「這個道理倒同意,但是我就是按捺不住!」吳京說著眼睛向窗戶望過去,「比方說,能夠從這裡跳到那邊海中,對我而言,是一種財富。」眼裡有點發光似的,獨特「經歷」對某些人而言,不是金錢價值可替代、媲美,旁人不易理解,誠如一些攀山隊員為了登峰,手指丟了幾根也要繼續;嗅出一陣狂狠味道,叫人生出幾分敬畏……

 

 

 

「作為一個動作演員,總想生命少一份遺憾!」

 

動作場面意外難免,面對不可測的環境因素,他認為「想得太多不是好事,有時需一鼓腦兒衝過去!」世上那有萬全之策,突破自己框框需要敢於冒險,「《殺破狼》算是我一齣嘗試轉型的電影。」他由以往正派小生變成冷血殺手,效果奇好,跟子丹一場巷戰仍為網友津津樂道,「打法比起心態需調整更多,正派特別是古裝片演出是處處留情,但時裝片的反派卻要招招致命!」拍攝動作場口除了講求個人狀態,更需跟對手良好配合,才能達到一個高潮,吳京在可能的情況下,總會要求導演多拍一個take,「作為一個動作演員,總想生命少一份遺憾!」

 

 

 

「功夫不能停留在打打殺殺層次,電影也不能重複著中國的歷史。」

 

追求完美的性格,多少跟自小時候不斷在競爭中長大有關,「武術比賽中只有一個冠軍,第二跟第一百零二都是一樣!」他更認為取勝心更是一個好運動員、動作演員的必備,如何把中華武術在電影世界中推至世界角落固然是個難題,也是吳京心內的一個遠景,「中華武術為何可跟中華文化一直留傳至今?」他對筆者提問。他接著解釋,在這個船堅炮利的世紀,武術高低壓根兒不是宣示國力多少的指標,中華武術應有更多的文化精神有待發掘,「功夫不能只停留在平常人的打打殺殺層次,電影不能不斷重複著中國的歷史。」沒有古代、民初時代這些時代背景配合,功夫的神奇力量是否無從發揮,發揚光大永遠只是一個夢?「荷李活很不一樣,他們敢於為想像,拍了很多關於未來的電影!」吳京可謂一矢中的,本地或中國電影總是售賣昔日的輝煌,迎合老外觀眾口味,以一個個皇朝符合市場需求的東方神秘色彩,功夫在箇中找到了生存空間,最後只成了一種LEGEND,關於「未來」類型的電影,近年王晶及劉鎮偉分別拍了《未來警察》和《機器俠》,特技、財力始終未成氣候,成功還是需要一份堅持,「今回在《全城戒備》中,我飾演是一位內地專家,任務是要追捕特種人,動作場口用上是中國點穴功夫,很高興陳木勝導演把功夫帶到未來!」

 

功夫電影不能光靠「食老本」,創作局限於昔日時空框架,迎戰外國挑戰需要堅持著求變,在不斷重複實驗掌握竅門,製作新一代功夫電影,除了需具實力的導演、肯投資的老闆外,還要不同面貌、風格的動作演員,光看全宇宙最好打的,似乎會沉悶了一些 ……

 

 

 

後記:

 

翻查資料,吳京原來曾開過餐館,細問下才知他除了能打,還是一個能烹、能吃的人,最愛吃的倒是媽媽、婆婆煮的家常菜,如土豆絲、怪味雞等,說著說著口水也幾乎流了出來,鐵漢也有搞笑的一面。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64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