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一年3宗新例 本地零機制處理 雙性人迷失決「性」分

2014年03月05日
全部 > 新聞
  • 一年3宗新例 本地零機制處理 雙性人迷失決「性」分

  • Cody隨身帶著醫管局信件證明他可進入女廁。

    Cody隨身帶著醫管局信件證明他可進入女廁。

   

 

在麥棨諾醫生處理過的性別認同障礙個案中,除了歸納近百個跨性別人士已進行心理追蹤先導研究外,他亦開始留意到有別於跨性別人士、關於天生雙性人(intersex)的案例。他每年平均約接三至四個雙性人的新個案,有些是長大後才出現另一性徵,也有一些因出生時雖被父母決定了性別,卻因體內存在了另一種性別的荷爾蒙,令其長大過程中,一直想變成另一性。最諷刺的,是在醫學科技先進的香港,原來並無雙性人的分類,因為無分類,也從來沒有機制為雙性人提供任何支援。他正朝向下一個醫學研究,集中探討雙性人。

 在醫學界的認知裡,天生雙性人的分類有很多種,在台灣單是對雙性的界定,已有九十九種分類,最明顯的是出生或長大後出現兩性性徵,也有可能只是體內一直存在第二性的荷爾蒙。今年37歲的Cody是7年前發現自己長出乳房,已婚的他不敢告訴太太,直至乳房已長大至B級,才無奈相告。
「我天生係有啲乸乸地,我深知自己是男仔,但有時想扮女孩子,一直以為我只是心理因素,就算30歲開始長出乳房,我去求診,醫生都只是說我雄激素偏低,開咗好多雄激素我食,但我身體承受不到,不斷發燒甚至影響了肝功能,後來醫生改給我吃雌激素,之後我終於豁然開朗,好似終於做番自己一樣。醫生安排了我稍後驗DNA及染色體,再下一步才考慮變性手術。」Cody現時已是全女性打扮,太太愛屋及烏,支持他如有需要的話,可去做變性手術。
麥棨諾重申,並不是每個雙性人也會有身份認同的障礙,「有些嬰孩一出世時,經診斷後覺得它有明顯傾向的,當下就為他做了決定,有些會健康地成長,但也有個別例子是悲劇。」其中一位向麥醫生求診的四十歲男子,出生時因為尿道下裂,醫生診斷後認為他傾向做男生,決定為他做了一個男性性器官,但因為手術不完美,他的成長路不斷要去醫院做修補尿道的手術,「佢天性陰柔,常給同學笑女人型,直至廿多歲時去做身體檢查時才發現,體內原來存在一個不成型的卵巢及子宮,佢晴天霹靂,終於明白所謂『女人型』嘅性格真正由來,因為體內一直衍生著女性的荷爾蒙,後來他回香港找我們評估,考慮做變性手術。他跟我說,很感慨,如果當年父母或醫生由他長大後才決定性別,人生就不用兜兜轉轉四十年。他以前在醫院認識不少跟他有類同個案的病人,可惜有些早已自殺死了。」
本報記者向保安局查詢會否考慮仿效澳洲或德國,給予市民有第三性(Gender X)的選擇,當局發言人清晰回覆,根據《生死登記條例》規定,現時各公私營醫院會為初生嬰兒的性別,向入境處出生登記處呈報。而醫院管理局在決定生殖器官不明確的嬰兒性別時,會評估它長大後最有可能發展的性別及性功能。考慮的因素包括:診斷結果、受產前雄激素影響而顯露的男性化表徵、對外源的雄激素所引起的反應、性功能及成孕機會、父母的社會文化背景及期望等。
發言人續稱,有關決定過程需透過跨部門諮詢及考慮對家庭的影響。故此,醫院可能需要數個月才能作出決定。如遇到這種情況,登記官會暫緩為嬰兒辦理出生登記,直至嬰兒的性別獲得醫院確定為止,而入境處並無雙性人的數字。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56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