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[am專訪]第三性全球熱議 港府醫學界開路鑽探Gender X

2014年03月05日
全部 > 新聞
  • 麥棨諾的研究在國際醫學層面上,只是一個小步,他自言是渺小而落後。但在香港,作為專業界別的第一個研究,則已是一大步。消弭公眾歧視,才能展望日後走得更遠。

    麥棨諾的研究在國際醫學層面上,只是一個小步,他自言是渺小而落後。但在香港,作為專業界別的第一個研究,則已是一大步。消弭公眾歧視,才能展望日後走得更遠。

   

 

全球多個國家在人類性別史上,最近出現翻天覆地的變革。先有澳洲及新西蘭陸續確立第三性的法定地位,德國去年底亦頒布新法,容許具有雙性特徵的新生嬰兒,可在性別欄上寫上X(Gender X)。一向在跨性別議題上落後保守的香港,也捲進性別革命的大氣候,歷史悠久的全球跨性別醫學會議今年首次有香港醫生出席,會上並公布了自香港開埠以來第一個研究跨性別人士的先導報告,揭發他們在這個缺乏公眾認知的社會下痛不欲生的一面。同一時間,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日前正式開展性小眾歧視研究,透過顧問公司正招募18歲以上曾遭遇不同歧視經歷的性小眾參與研究。文:簡淑明攝:莊振邦 林振東

 所謂Gender X,可稱為第三性或中性,在歐美國家略有不同標準,現時有澳洲、新西蘭、印度、尼泊爾及德國公開認受Gender X。德國暫時界定有男性及女性特徵的初生嬰兒,可在出生紙上填上X。但澳洲政府則容許任何年齡的公民,除了填寫出生時被確定的性別外,亦可憑自我認定去選擇性別,只要有醫生證明,毋須強制接受任何外科手術,亦可登記為X。至於香港,法律及醫學層面只發展至認同有「性別認同障礙」的患者,如有需要,經評估後可接受絕對的變性手術,但「心理性別」這層面就從無涉獵。
由08年起積極協助香港跨性別人士精神評估的精神科專科醫生麥棨諾,上月接受全球跨性別健康專業團體(WPATH)的邀請,到曼谷出席跨性別人士健康透視的週年會議,他在會上發布了香港醫學界首個針對跨性別人士健康的報告。他與其團隊在過去一段時間,歸納了本港近百名被診治有「性別認同障礙」的跨性別人士一般特徵、用藥及自殘傾向進行先導研究。「在性別的光譜中並沒有絕對的分野,不是人人都想做變性手術,有些做一半,有些考慮過手術的風險後,乾脆只服用荷爾蒙,主力在外觀及表徵上的改變。」
 

極端厭惡性器官
該研究披露約有兩成受訪者出現不同程度的抑鬱及焦慮狀態,另有三成甚至有自殘及自殺傾向,「自殘是因為他們對性器官極端式的厭惡,有見血的摧殘,譬如男仔用利器去弄損性器官,也有不見血的,例如女想變成男,她痛恨乳房不斷長大,故長年累月用繃帶包紮著胸部令它平坦,即使胸骨受傷、有皮膚病也好也繼續包紮著。」已經在成長的歷程中痛苦,長大後仍為世所不容,被家人及朋友排斥、常遭暴力對待、經常失業,存在經濟困難。香港過去5年有150名為跨性別人士,估計實際數目是更多。」
由於今年內會有詳盡醫學文獻發表,麥棨諾暫不能披露太多報告內容,但他承認作為第一位本港醫學界人士站出來公開跨性別人士的處境,是因為想公眾對性小眾有更多的認知。「現時香港的法例及醫學的層面,都無法全面照顧跨性別人士,他們仍然被冠以很多負面用語:愛滋病、性濫交、變態佬,在我預知若不改變這些守舊及無知觀念下,可能會更有多人自殘甚至自殺的話,我希望帶起這個初導研究,讓公眾及政府去討論,未來對性小眾能了解更多。」
同一時間,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去年六月成立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後,日前正式展開本港性小眾歧視研究。小組將探討性小眾在香港有否遭受歧視、遭受歧視的經歷,並委託了政策二十一有限公司進行,並正招募人士參與。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56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