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【am專訪】蘇守忠:香港人有恐共症

2013年04月25日
全部 > 新聞
   

 

【am專訪】香港脫離英國百年統治已16年,但仍有一些老左派在扣帽子式點評「港英餘孽」,有如活在「反英抗暴」年代。73歲的蘇守忠,四十七年前因天星小輪加價五仙,年輕的心怒火與道德勇氣迸發,獨自絕食抗議結果觸發騷亂,半世紀過去,早已看破紅塵剃度出家的蘇守忠,依然充滿革命鬥爭色彩,批英反美不亦樂乎,並診斷香港人有「恐共症」,這名香港公民抗命的先行者,對「佔領中環」更視為大逆不道,狠批「搞亂」香港。記者:鄭秀韻    攝影:林振東
眼前一位出家人,卻像透「維園阿伯」,逢泛民必反,每逢叫喊「倒梁」、推動「佔中」,他都一一狠批,連帶遊行隊伍中有人舉「龍獅旗」,他亦算到泛民頭上,那管舉旗的只是小市民。香港近年遊行示威不斷,蘇守忠歸因於香港人無知患上「恐共症」,令香港「亂到好緊要」,「成日不停咁嘈,你嘈得多人哋都厭,有冇效先?」對於法律學者戴耀廷倡議佔領中環爭取真普選,他連珠炮發,「佔領中環根本破壞香港經濟,搞亂香港………呢啲懵人讀壞書,中晒西方嘅毒………」

 

他批評一些人盲目相信西方的所謂民主,「你照搬西方嘅嘢唔掂,有啲恐共症,香港人知識水準又低,未去到獨立思考層面,讀歷史讀到唔三唔四,國民教育都反對,即係冇根嘅?冇祖先嘅?班人冇五倫嘅?一味西方嗰啲,不知所謂,呢啲根本冇晒倫理。」他還用俗語說:「佢(哋)想西方嗰套普選咋嘛,呢啲真係『聞』美國佬狗屎『聞』得多,不知所謂………」
他多次指香港人有恐共症,「啲人一聽見恐共症,傻㗎,有冇認真睇過中共黨史?有冇認真睇過佢啲鬥爭史?」他認為泛民背後有英美勢力唆使,從中渾水摸魚,記者問他英美搞亂香港有何得益,他一副教訓口吻:「你對英美(歷史)睇得好少………」
 

批佔中幼稚質疑道德勇氣
記者問及若佔領中環有很多香港人支持,問題還未說完,他便搶白:「多人唔代表真理,我呢個傻人點解66年走出嚟,即係話得一個有道德勇氣嘅人………(當時)根本可以隨時死人,嗰時差佬權力咁大,我朋友(盧麒)19歲死咗,你睇呢班人有冇道德勇氣先?」佔領中環倡議者強調這是一場覺醒運動,他不屑一顧,「其實好幼稚,你佔領中環就代表你好民主咩?你能夠爭取到嗰啲嘢嘞咩………」
問他是否一生「反殖」?「呢個講法唔係錯,而係awareness(覺醒)………」那麼香港人是否要盲目愛國?他有點動氣,「唔係盲目………」他繼而滔滔不絕,「我覺得班香港人無知,真係未開腦………佢哋真係冇讀歷史,你鬧中共,嗰個係你敵人,你都唔了解敵人,點對付佢嚟知己知彼呀?」他再補白,「我反對嘅係無知,你盲目一味見中共就反,你對你嘅敵人都毫無認識,你反咩嘢啫………」
他認同特首要愛國愛港及不能與中央對抗,問他愛國定義,他說:「了解先啦,你都唔花時間了解歷史………」那麼要求「平反六四」是否不愛國的表現?他毫不猶豫說:「唔係」;高喊「結束一黨專政」又如何?他思考片刻,「唔………好自然發生嘅,多黨未必一定好………所謂多黨即係不同聲音,中共唔係唔可以批評,根本有啲嘢未做好………」香港人恐共是否源於「六四事件」?「你不能一朝被蛇咬就可以咁,泛民班人搞嚟搞去,想中共搞多次六四,中共點會咁傻呀,錯就錯過,但學生亦有錯………」
他對舉港英「龍獅旗」更深惡痛絕,「港英旗是甚麼東西?愛嚟『抆』屎呀………舉港英旗嘅人不知所謂,你去到英國,英國承認你咩?你是甚麼東西呀?你黃皮膚嘅,你去到咪又係三等公民,你估揸英國護照好威咩?」
 

自言愛國信黨信國家
蘇守忠說自己愛國,那麼愛國是否等同愛黨?他說道:「我都冇資格入黨,未曾有資格入黨!」即曾經想入黨?他頓了數秒說,「我覺得保留自己身份都可貴,問題係我都相信黨、我都相信國家………」他再停頓片刻後說,「但有時佢哋上級嘅嘢會唔會過敏呢?好似艾未未,一個artist(藝術家)喺西方嚟講好受尊重,你對artist咁緊張,人哋覺得你傻傻哋………」他會批評中共,但功蓋於過,「如果唔係共產黨,你同我仲拖住條辮,俾鬼佬踢緊籮柚!」
記者問他年輕時是否共產主義信徒,他答說:「又唔係喎,因為我哋睇到天主教苦行、自我犧牲同約制,都好接近共產黨………」蘇守忠年輕時曾是虔誠天主教徒,96年在寶蓮寺受三壇大戒,剃度為僧,法號曜樂比丘,他認為,「耶穌根本係佛教徒」。出家人向來少講政治,他教人眼前一亮,「冇人敢講,有啲嘢真係好忟憎,你唔出聲唔得!」早於四十七年前他已毋懼殖民地保守氣氛為公義發聲,他形容那股勇氣源自天主教積聚的力量,但那時挺身而出亦非偶然,他於64年在母親安排下,隨中共船隊運送大米到古巴,他當時在船上職位是見習買辦及二管事,「第一次出外離開香港,好似開腦」,他目睹古巴革命後的境況,眼界大開,「古巴革命好romantic(浪漫)」,回程路經已脫離英國的新加坡,「(那趟遠行)啟發我做呢件事」。
他自小看很多書,初期受耶穌影響,接著是印度聖雄甘地,及德國哲學家尼采的《蘇魯支語錄》(此為內地譯法,通譯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》),「耶穌同甘地都係以退為進,尼采嗰本勁啲,即係好似毛澤東講嗰句:思想武裝乃是最佳的武裝。」他稱頌甘地的公民抗命,話題又談到佔領中環,同樣是公民抗命,他此刻理性地說,「如果經常咁做會癱瘓香港,當年我抗議亦用呢個方法,唔可以隨便用,做得太多,群眾都唔會同情你,有反感,嗰樣又示威,又呱呱嘈,你唔懂群眾心理,行出嚟issue(議題)嗌唔嗌得響?」

 

後記─年輕一輩或許對蘇守忠感到陌生,年前社運界保衛皇后碼頭,他曾公開露面,一度成為傳媒追訪對象,記者上周電話約訪,他二話不說即答應,行事爽快,反對佔領中環立場亦毫不忸怩,但他原來不知誰是「戴耀廷」,最初還誤以為是「鍾庭耀」,他亦如實告知每天只看一份報章的專欄版,記者恍然大悟。訪問翌日收到法師來電,著記者報道佔領中環時要小心,但他又希望訪問見報後,可讓人對佔中有所警惕,他慨嘆「啲人唔識珍惜」,並坦言希望見到有人舉「五星旗」,與「龍獅旗」抗衡。法師同日第二度來電,希望提供愛港組織的資料,若然愛港行列日後有一位僧人身影,大家毋須大驚小怪,套用毛澤東所言:「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,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」。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64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