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6日

樂觀到底!黃百鳴

2012年06月29日
全部 > 娛樂
  • 樂觀到底!黃百鳴

  • 樂觀到底!黃百鳴

  • 新作記錄了黃百鳴種種經歷。

    新作記錄了黃百鳴種種經歷。

  • 《陰陽錯》背後原來有一個有趣故事。

    《陰陽錯》背後原來有一個有趣故事。

  • 黃百鳴與哥哥合作無間,常滿和常騷是經典之一。

    黃百鳴與哥哥合作無間,常滿和常騷是經典之一。

  • 新藝城鐵三角:黃百鳴、麥嘉和石天。

    新藝城鐵三角:黃百鳴、麥嘉和石天。

   

 

新藝城是不少港人的集體回憶,因它象徵著港產片甚至香港的盛世時代,「在新藝城的十年裡,幾乎點石成金。」新藝城三大老闆之一黃百鳴這樣描述當年的風光景況,他所編、演的電影,屢破紀錄,票房大賣,還讓觀眾帶著笑容回家,掌握了脈搏,觀眾恍似跟著他所編奏的音樂徐徐轉圈、舞起來,《最佳拍檔》系列、《開心鬼》系列和《喜事》系列等都是成功例子。不過,又越過高山必然又越過谷,峰與谷是個人生、城市的循環交替,望著頂點邁進,自能笑面迎對,俯衝滑下,能否保持愉快樂觀心境?「懷著恐懼、消極,已經輸了一半,當你覺得會得,就會得!」
文:陳龍超    圖:鍾式明

 

這幾句驟耳聽來恍似是人生教練的例牌訓誨,帶著點積極思考(Positive Thinking)味道,黃百鳴卻是用親身經歷驗證了信念的可行性,姑勿論能否普及應用,對他而言是work的,「我跟太太打癌症那場仗就是一個好例子。」戰事發生在上世紀《醉街拍檔》試片晚上,收到來電,黃太身體出現警號,醫生判定癌症第四期,「全世界都話唔得,你跟著走,只有死路一條,我選擇積極去面對,不要放棄,當時我飾演著這件事的導演。」這位電影業老闆頓時放下手上工作,專心為家人親自製作一齣親情喜劇,每位入場親友都被要求轉開心mode,否則謝絕探訪,「現場唔笑,拍甚麼喜劇?當她沒有恐懼,有自信,就贏了一半。」導演必須贏得主角信心,才有機會按劇情發展下去,「她是悲觀底,我要用我的樂觀感染她,我跟她說兩個月後一家會去馬六甲度假。」這張期票是否開得大了點?

 

借來的火車 今天還隆隆響著
編劇想法可以天馬行空,今次為太太生命執導的黃百鳴,要把心中所想逐步成真,「記得我拍第一齣電影《漩渦》(由黃元申和趙雅芝主演),構思了一場行駛中火車車頂正邪決戰,那裡可找到真火車拍攝呢?初生之犢冇有怕,我走上鐵路局借火車。」機會或許一直在某處,只待有心人上前爭取,他敢於嘗試的精神,從和合石借來一輛真火車拍攝,這輛火車一直在他的人生路軌上飛馳,「發生事件後兩個月,我每天為太太度腰圍,肚子一天比一天小。」從馬六甲回歸,她經歷了一次重生,癌症範圍縮小,離奇康復,黃百鳴將真實案例在2002年出版成書《絕處求生》,今年適逢十五周年,他決意重新推出,命名為《生存.奮鬥》,「15年是個醫學指示,說明她真的完全康復。」奇難雜症今天愈來愈多,有板斧能夠勝過頭號殺手,根本不愁銷量,而醫病相信只是他的表層目的。

 

艱難讓樂觀者創造上位
病其實只是一個象徵,可以代表生命中不同難處,逆境不一定打沉樂觀者,相反累積的艱難,讓樂觀者創造上位的機會,黃百鳴就是例子,「我是家中老大,家中曾經有工人服侍,後來爸爸天天回家睡覺,就知道生意失敗。」母親辛苦讓他讀完中學,暑假人人在玩,他選擇在當年刻薄馳名的印度洋行打工賺錢,畢業後第二份工即當上洋行經理,月入過萬,這是獅子山下式一次成功經驗,然而經濟沒有壓倒一切,他對戲劇仍充滿興趣,「我台前幕後都喜歡做,最初幕前是在澳門綠邨電台聲演天空小說。」六十年代電視台出現,讓舞台劇演員擁有「入屋」機會,「電影演員,如謝賢或蕭芳芳的身價都很昂貴,所以入去電視台多是舞台劇出身,梁天叫我到電視台幫手,我當時除客串一下《民間傳奇》,還膽粗粗給他寫了個偵探劇本。」黃百鳴自言當嘗過在家中觀看一手打造的劇集,一試難忘,只是公仔箱滿足不了他的熱情,但首齣電影卻票房失利,「家人知道不知幾開心,以為我會浪子回頭。」

 

全情投入=奮鬥
樂觀的人,總是從失敗中找出成功的鑰匙,「我覺得失敗是因為我們屬業餘性質,不夠專業,成功就要全情投入。」全情的具體行動就是辭了高薪厚職,再一次在另一個職場從低做起,一位洋行經理當起場記、副導,今天又有多少人能從低處窺見希望,「後來跟麥嘉和洪金寶合作,只給我一把單刀,一枝櫻槍,就要寫個劇本,不懂武術,唯有靠武俠小說幫手。」這齣《搏命單刀奪命槍》引伸出一間鐵三角公司——新藝城,「麥嘉當導演,石天管演出,而我則負責編劇,出來的電影成績愈來愈好。」

 

重一劇之本
打造傳奇「奮鬥七人小組」
每齣電影的成功,可訴諸蒙幸運之神「幫拖」,然而,筆者認為電影劇本紮實功不可沒,只是本地編劇地位仍然「低水」,這似乎是一早定下的遊戲規則,「香港當時沒有編劇訓練,我搞話劇十年期間,曾經重新翻譯過不少老外名著,這十年為我打了穩陣基礎。」黃百鳴表示,《最佳拍檔》系列的光頭神探和差婆,靈感其實源自莎士比亞的劇作《馴悍記》,而新藝城的運作模式有別邵氏及嘉禾,貼近荷李活做法,「新藝城的導演沒有無上權威,他們不可以隨便改劇本,如有改動,炒得!」這是對好劇本的一份信任,「一個好劇本,就算由功力差一點的導演去拍,也差不到哪裡。」事實證明方向正確,新藝城集中火力專攻劇本,首次以集體創作模式即締造了2,700萬元的香港票房紀錄,「《最佳拍檔》劇本是由一個奮鬥七人小組合力製成,這個組合今天不可能再有。」這個組合確實不可能再現,成員除了鐵三角外,還有徐克、施南生、曾志偉和泰迪羅賓,粒粒大星,「我負責劇本骨幹,徐克來點天馬行空,志偉擅長一些小趣味。」分工清晰,各有所長,劇本質素不難想像,遂建立了新藝城的黃金年代。

 

上火了,
盜版就是電影工業的癌細胞!
「麥嘉和石天認為電影會成為夕陽工業,退出享福。」兩位前輩預言非虛,95至04年可算是港產片的黑暗時期,當時盜版厲害,港產片產量急劇下降,黃太97年患病竟為黃百鳴提供了一支強心針,「跟太太打的那場戰役,讓我也上了火,發覺任何困難都可以克服,有甚麼難得過面對死亡?我把盜版看成是癌細胞來打!」黎明隨CEPA落實出現,黃百鳴自詡屬本地電影工業另一個春天,「面對13億觀眾,我首選是穩陣的動作片,簽了當時還不算太貴的甄子丹。」慧眼製造了宇宙最強,《盜火線》算是熱身作,《葉問》系列把黃百鳴送上了億元俱樂部,除了歸功動作設計和兒子編劇才華外,合拍片政策佔了不可替代的地位。

 

戲院變樓上舖 地產霸權要整頓
樂觀的人會否繼續看好這片東方荷李活?「內地已鼓勵發展文化工業,電影肯定是文化的重要一員,多年來政府對電影業支持長期不足。」眼見韓國科技和文化大有蓋過東瀛之勢,源起多少跟政府政策有關,黃百鳴支持設立文化局,人選對他反而不是重點,「最緊要是願意聽我們業界聲音,香港地產霸權真的太嚴重了。」地產霸權觀念多是中、基層挑機權貴的論述,由黃百鳴開口發表確有點訝異,「香港目前戲院座位由最初的12萬跌至4萬,足足沒有三分之二,就算有人肯拍港產片,都找不到戲院放映,租金又貴,戲院要由地下搬到樓上。」他認為政府該訂下政策,要求特別是港鐵物業發展商,把戲院定為商場必需具備設施,方可有效打救香港電影工業,從名牌手袋趕絕銅鑼灣戲院事件只屬冰山一角,趕絕小店舖事情每天皆在發生,筆者不想商場悉數變成不同品牌的地產或連鎖店舖,文化觀念也不該單單局限於電影類,很多創作題材都是取材於一些多元和小眾文化生活,香港可以不是文化沙漠,這也是黃百鳴的一個理想,或許美好將來不會白白降臨,終日自怨自艾只會加速死亡,用腳把樂觀想法踐行,這是黃百鳴之道,你呢?周日可會是個好日子?

 

後記:
跟黃百鳴傾談是個樂趣,或許如他的電影一樣,總給人不少歡笑,還口述了不少影圈歷史,其中一件較深刻的是,有次某導演被七人小組炒掉,罪名是改劇本,剛巧奮鬥房來了一位剛從美國留學返港的電影愛好者,七人小組遂把導演之責交給這位年輕人,冷手執個熱煎堆的是誰?林嶺東是也!電影?就是捧紅了倪淑君,主題曲《幻影》唱紅了譚詠麟的《陰陽錯》。

回首頁      列印

 

 

/104



C觀點

中原城市領先指數

廚神

旅遊